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打得好打得妙(求推荐)
    ,精彩小说免费!

    和娟儿随意解释几句,郑景仁不再急着离开,让娟儿打探有没有快速前往骑士大陆的方法和收集九州新出现的虚道境信息。**地狱走不通,得想想其他办法···

    两日后,郑景仁回到乱佛界,看着原本堆放六具尸体的地方只剩下六颗舍利子。

    抬手将舍利收入锦囊,拿出地图在罗伽寺的位置点了点,朝下一座古寺方向飞去。

    ······

    乱佛界北部,怜花站在那面宝石般的湖水前,双手翻飞手诀连动,朵朵粉莲投入她面前虚空飞向乱佛界某处,湖水下的舍利子佛光大盛,磅礴佛力加持在飞入虚空的粉莲中。

    樊青衣几个起落从欢喜密宗的佛殿中奔越到此,身上气息彻底巩固在真境巅峰,俏美面容越显英朗,“我好了。”

    怜花头侧头瞥了她一眼,“别那么急,你现在兼修两条大道,杀伐之道容易偏颇,心性上的修行别落下了。”

    “轮回舍利用完了。”樊青衣应了句。

    怜花闻言窒了窒,轻笑着叹气,“真是拼命。”白皙素手翻转如飞,掐动不知多少繁妙手诀后,她面前虚空裂开一道口子,“好了,这次三个虚道,我能压制削弱的时间不久,你要抓紧。”

    “好。”樊青衣简单应了声,脚下轻点弹入虚空裂开的口子。

    怜花手上保持着手诀的姿势,湖水中密集的舍利佛力汇集她手上,源源不断投入虚空。

    ······

    东部剩下的那座古寺距离罗伽寺不远,郑景仁只飞了半天,在日落前来到这剧情任务的第七座古寺,名为‘来生寺’。

    来生寺北边有座巨城,规模和乱佛界南部的红尘寺相去不大,人口众多,因为近靠水源,城中的人生活得还算不错。

    如今郑景仁待在来生寺的知客院里,一脸纠结的看着系统提示:

    他到来生寺不到半个时辰,已经把这座古寺的剧情事件完成。

    原因是这寺里的佛僧热情接待,他问什么答什么,和外面的正经佛寺相去不远。

    只是这寺里的修行观念极为别扭,他们许下大愿,只修来生。

    这一世欠下无数因果,待来世还尽时,即可身入极乐,成为西方极乐世界的佛众之一。

    寺里的佛僧都是欠了一身因果的人,他们年轻时会去不远的大城里娶妻生子,都是自由恋爱,从不压迫欺凌。

    但在生下儿女后,他们会抛妻弃子回来继续当僧人,他们不让妻儿自尽,却不管妻儿是否穷困潦倒,生存艰难,只在他们快要撑不住时给予一些食物救助。

    这样的一座古寺,虽说让城里的人多有诟病,但也谈不上厌恶。

    因为边上的大河常有河怪出没,这些河怪力大无穷,喜爱吃人,多次在夜里潜入城中想要吞食人口,不过大多被来生寺的僧人拦下打死。

    郑景仁观察过,旁边的大河是条活水,河中的河怪不是豢养之物,想找到源头灭杀基本不太可能。

    自由恋爱不压迫,但事后抛妻弃子全是人渣,说这寺里的僧人不对吧,这些僧人确实又护住了普通人的周全,郑景仁在纠结这种寺是打还是不打。

    打吧,感觉他们只是一群道德败坏的人渣,一直生活在城里的人知道他们是这样的僧人还要和他们结为夫妇,打了好像有点多管闲事。但是不打感觉心里又有点过不去。

    左右纠结半天,郑景仁把炎风刀收回锦囊,趁着已经入夜邪雾弥漫,渎佛言论咆哮耳边,紧了紧拳头走出知客院:

    “果然还是打吧,抛妻弃子的渣渣,不打真是枉读十来年圣贤书,不打死就好了。”

    不出片刻,被暴打的惨叫声在来生寺里响起,远比天上咆哮的渎佛言语要响亮···

    痛叫和哀吟在来生寺里响了一夜,唯一一个虚道境和尚被郑景仁重点照顾。这家伙比较耐打,其他人下手重了容易打死。

    一夜过后,东边的日光升起,灰褐邪雾渐散,来生寺的和尚鼻青脸肿躺在地上呻吟,短时间内没人能爬的起来。

    郑景仁神清气爽的从来生寺藏宝阁走出,锦囊里多了三十三件珍品,十九件稀世珍品以及三件绝世珍品的佛宝。

    “一不小心就当了土匪···真是太不小心了。”

    盘算着‘公输子的百宝箱’能什么好东西后,恬不知耻哼着小曲飞起,拿出地图把来生寺也点上,目前就只剩下西部的两座古寺。

    夜里有邪雾弥漫不能赶路,飞到西部的古寺又要好些天,路上的尼姑庵得多找找,可惜了魅魔那一身道境的动情能量···

    乱佛界南部的镇魔洞中,神秀和尚忽然睁开眼笑了笑。

    他身上依旧有灰褐邪祟的混乱大道冲刷,只是他已经不再皱眉,菩提树青翠枝叶垂搭在身,显得清净淡然。

    “打得好,打得妙,郑施主真是妙人···”他自言自语道了句,几欲抚掌大笑,不过最后还是忍住。

    他入道观念是‘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跟来生寺故意招惹因果的观念几乎是完全对立。

    若放在其他地方,这种理念不同的寺庙,他见过后退避三舍不再看便是。

    但他是乱佛界的看守者,灵念早已融入乱佛界中,对乱佛界各处是何种景象都一清二楚,这个理念和他彻底相反的佛寺在他灵念中就特别显眼。

    他这一看就看了一千多年,相当于被恶心了一千多年,现在看到郑景仁把这寺里的和尚暴揍一通,他没直接哈哈大笑都算他涵养心性好了。

    心情欢愉的他身前忽然浮现一道金光,金光中有‘卍’字真言流转,六祖慧能的声音从中传来:“师弟,人皇绘道即将结束,你与欢喜密宗那位和樊女施主商讨如何?”

    神秀脸上笑意收敛,双手合十正色道:“已妥当。”

    ‘卍’字真言滴溜溜旋转,慧能的话语继续响起:“善。郑施主身后那位的印记我会在行事当日传给你,望师弟慎而处之。”

    “是。”神秀微微颔首,脸上严肃中带着期待。‘卍’字真言金光消散,神秀合十的双手放下,静坐古洞不再言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