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砍瓜切菜
    ,!

    “嗯···还不止这三个身份吧。”

    郑景仁神态笃定,指尖纯白刀意刺破永宁太阳穴的肌肤,一缕殷红鲜血顺着他脸侧流下。

    永宁三人脸上伪善的神色微怔,不见惧意反而多了几分好奇,三人异口同声:“看来你知道的不少,是你走后神秀祖师千里传音告诉你,再让你折回来?”

    郑景仁撇了撇嘴没说话,任由面前‘三’人猜测。

    三个最奇怪的人承认自己是同一人,系统还未出现剧情事件完成的提示,说明转生寺的住持不止这三个身份。

    另外他想起这扫地僧,也就是前任住持了尘和尚说过的话,他说他在扫落叶,也是在体悟不同的人生。可以理解为他已经历过诸多人生,所以郑景仁才会大胆猜测。

    现看这三人反应以及他们的回答,郑景仁知道自己没猜错。

    没回答永宁‘三’人的问题,好奇开口:“在下还是有些不解,为何你让每任住持都接过‘了’字辈的佛号?单纯为了让分身更好接任住持之位?”

    三个和尚脸上微笑,语态诙谐:“这点,算是老衲的嗔念。老衲自身是‘了’字辈,明面上接任住持的分身被人称呼听起来更舒服。”

    郑景仁闻言看了眼被他指尖抵着的永宁和尚:“原来如此,在下理解了。算算大师你也活得够久了,有没有想过去西天参拜佛祖?”

    他话语刚落,耳边传来系统提示音:

    了奇、了尘、永宁三人脸上微笑不减:“这就是神秀祖师派你来的目的?但只凭你一个还杀不了老衲,还是说神秀祖师要亲自出手?”

    顿了顿后他笑吟吟的自问自答:

    “也不对,神秀祖师不会亲自出手,沾因果的事他做过一次,揽下乱佛界这大包袱,肯定不会再做第二次,那他怎么会觉得你能杀得了他最聪慧的徒孙呢?”

    随着他话语徐徐道来,转生寺某个方向升起上百道真境巅峰的气息,皆是临门一脚就可踏入虚道境。

    郑景仁眉头皱起,他毫不怀疑这上个道真境巅峰能在下一刻同时突破虚道,因为这些都是这转生寺的第一任住持的分身!

    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将这些分身的修为降到真境巅峰,而且完好保留了他们躯体活性。

    拥有最年轻相貌的了奇微笑上前,伸手推开郑景仁抵在永宁太阳穴上的手指:

    “从新认识一下,老衲了凡。佛门于九州扎根后第六代弟子,添为慧能、神秀两位祖师的徒孙。看在神秀祖师的份上,老衲不杀你,不过你也帮老衲传个话给神秀祖师。”

    郑景仁手指被推开,没有弹出刀意刺穿永宁的头颅,眉头紧皱站在原地:“什么话?”

    ‘年轻的’了凡和尚仰起头,看着藏经阁的天花板道:“神秀祖师您若不想再背负乱佛界这大包袱,再等十载弟子可去替您担下。”

    “好。”

    一声应和,淡白刀光横扫,扫下两颗面带错愕的大光头,带起两个猩红色的要害击杀数字。

    门口原是扫地僧的‘了尘’和尚同样带着错愕,只是他错愕中还带阴沉恼怒,他一步退到门外,盯着郑景仁冷声开口:“既然你自寻死路,那老衲便送你去西天吧。”

    话音一落,他原本真境巅峰的气息悄然突破至虚道境,苍老面孔上骨骼移位,形成一张既不是了尘、也不是了奇、更不是永宁的面孔。

    同一时间,转生寺中那上百道真境巅峰的气息悄然成为虚道,带着一股冷然杀意飞至。

    郑景仁施施然的跨出藏经阁门口,立于门前轻抖刀身上的鲜血,看着漂浮在藏经阁周围上百个面孔一致的老和尚轻笑:“就你这些分身,再来一千个也不过是砍瓜切菜矣。”

    “狂妄!”

    上百个虚道境身影同时开口,音波似雷震天击地,灵气狂风絮乱形成数道龙卷乱流徘徊寺外,寺内建筑震动不止,普通僧人捂着流出鲜血的耳朵惨叫间软倒在地。

    距离转生寺不远的青阳镇鸡飞狗跳,那如雷音般的‘狂妄’二字传过来,人畜俱惊间牲畜发狂,普通人捂着耳朵面现痛色瘫在地上。

    郑景仁状似随意的抬起左手掏了掏耳朵,周身有淡白刀光流转,隔绝音波侵袭,目光打量着这上百虚道境。

    这上百个虚道境分身绝对有很大缺陷,否则了凡和尚不用将他们隐藏起来!

    不等“狂妄”二字的余音散去,了凡的上百个分身一左一右聚集,漂浮在阵眼位置同时掐诀。

    磅礴沛然的佛力如天河倾泄,金莲天降间,磅礴佛力勾连寺中大阵,形成一尊面色冷然的大佛端坐转生寺上空。

    恐怖的压力如大山盖顶,郑景仁浑身骨骼爆响,身上淡白刀光被压在体外一寸,肌体泛红变形,双眼细小血管爆开,眼白血红流出血泪间他低吼出声:“唵!”

    直透人心的六字真言‘唵’字音响起,令人心神狂躁絮乱憎怒的癫狂充塞了凡脑海,他上百个分身齐齐闷哼,手中手诀错乱,天上的大佛淡化,恐怖压力徒消。

    郑景仁肌骨被压得有些变形的右手真气流转膨胀,炎风刀轻鸣如长江吸水将被转化成淡白色的疯魔道纹法理吸入刀身。

    “死来!”

    一声怒喝,炎风刀自下而上撩起,撩出一道锐利的纯白天幕斩向左边的阵眼。

    以六叠劲施展入疯魔!

    “嚇···”

    未从“唵”字音中恢复过来,聚集在左边阵眼的了凡分身瞬间被斩成齑粉,猩红的要害击杀数字在淡白天幕中十分显眼。

    郑景仁身上接连升起五道升级白光,一刀秒掉数十个虚道境,他直接升了五级。

    顾不上看自身升级后血量暴涨多少,他撩起的炎风刀反转,六叠劲第二叠配合断忧愁朝右边阵眼立斩下劈!

    “呼!”

    风声大作间青风璃火缠绕淡白刀罡,化作耀眼的三色刀罡斩向右边的阵眼。

    短短一瞬间死去辛苦培养的几十个分身,了凡和尚精神剧痛中操控分身离开阵眼,同时怒吼出声:

    “叭!”

    骤然,郑景仁脑海剧痛,如遭万千利刃刺砍,头上跳起一个大大的-550000,眼前发黑软倒向地面。

    古河护符现出古河的虚影,配合心莲禅的虚影护在他周身,郑景仁脑海微清,摔倒前以刀杵地勉强站住,鼻孔的鲜血如小溪般流淌滴落。

    六字真言之一“叭”字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