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无耻小贼与兀那秃贼(求推荐)
    ,!

    六字真言之一的“叭”字音!

    郑景仁脑海如被刀刃刺砍,似被钉耙犁过,搅成一团浆糊。

    他杵着炎风刀半蹲在地,鼻孔流下的鲜血似小溪般,脑袋发木发空升不起丝毫思绪。

    了凡和尚剩余的几十个分身脸色狰狞同时出手,之前他没想到郑景仁会六字真言,也没想真杀掉郑景仁,毕竟郑景仁背后是神秀和尚。

    虽说损失两个分身,但也还在他可以接受的范围。

    只要让郑景仁吃点苦头,让他知难而退离去,之后他再培养几个分身就能尝试绘道图登天门了。

    但郑景仁一刀灭掉他几十个分身,连其中的分魂和佛力都来不及收回,暴怒之下的了凡已经顾不得事后会不会被神秀和尚报复,只想一掌拍死这混账贼子。

    几十个分身手中佛力流转,金光闪耀间拍出‘卍’字流转的佛掌,一时间此方天地佛光大盛,混乱邪祟的道纹法理被稍稍挤开。

    如来神掌第五式,佛光普照!

    他出手既是全力以赴的杀招,对郑景仁已是恨之入骨。

    “啪!”

    传承上千年的转生寺瞬间被拍成齑粉,内中昏迷的僧人身上忽然有清静无为的大道浮现,显然是神秀和尚隔空出手了。

    诺大的转生寺变成一个凹下的巨大手印,手印外泥土如地龙翻身,山摇地动荡起‘波纹’扫向四方。

    但这‘波纹’扫出不远,被一股清静无为的大道挡下,没有波及到临近不远的青阳镇。

    清静无为的大道护住了寺中僧人,隔绝了‘波纹’的扩散,偏偏没有护住郑景仁。

    了凡和尚苍老的面孔仰起对天嘶吼质问:“神秀祖师!你打的好算盘,借他人之手毁掉弟子的转生寺,自身不沾半分因果,是担心弟子突破道境抢走你乱佛界掌控者的位子?”

    余音袅袅,在呼啸的灵气狂风中持久不散,但神秀和尚却没有回应他。

    他冷哼一声,低头看向已经被排成齑粉的残垣,“乱佛界本就混乱,弟子之‘道’在此界已算宽厚,庇护功德远比吞噬罪孽多。当初你没阻拦弟子,为何今日却派人来阻拦?”

    “沙···”

    沙子粉末滑落的声音响起,绿色的大树虚影从泥土中钻出,郑景仁浑身肌骨大面积变形,左手颤抖着将一颗还魂丹送入嘴中。

    丹药入口即化,药力流转经脉肌体修复伤势,血槽上只剩1的血量瞬间回满。

    “你怎么会不死?”了凡和尚眼珠圆瞪,面上满是不可思议。

    刚才一掌用尽他全力,几十个虚道境同时出手,别说虚道境,就连半步道境要是不躲不避他都有信心打死!

    那可是神通级别的如来神掌!

    郑景仁一言不发飞起,心中暗骂神秀和尚出手护住其他僧人却偏偏不护住他。

    要不是刚才他用出‘元素之甲’上的附加技能海龙之魂、圣光抗拒、火焰之盾以及‘娜娜克罗之心’的绝对防御,他怀疑‘自然女神的庇护’都保不住他。

    刚才那技能已经超过‘自然女神的庇护’承受的威力,足以达到打破这种‘免死’的规则。

    毕竟它只是一件‘史诗’装备,连传奇都算不上,上面蕴含的法则确实已经跟不上郑景仁现在所面对的敌人了。

    心中暗骂神秀和尚混账王八蛋,他张口再次吼出‘唵’字音。

    但已经吃过一次亏的了凡和尚此刻已有防备,几十个虚道境分身的身体亮起金光,低声念诵着佛经,隔绝了那股狂躁絮乱的癫狂。

    同时他们手中佛光再起,金色‘卍’字流转,既然一掌拍不死,那就再拍一掌!

    就像师兄曾经说过,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一记如来神掌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记!

    郑景仁心头狂跳,这了凡居然还有防范‘唵’字音的手段,那他这些分身就不是随意劈砍的歪瓜劣枣了。

    如今保命技能都在冷却,郑景仁想也不想立刻张开自由之翼发动展翼空间。

    佛光大盛间,原本已经被拍得下沉的地面再次下塌,周围泥石崩裂,裂开数十上百道巨大裂缝蔓延向四周,但最后都被清静无为的大道挡下。

    三十里外,郑景仁身影从虚空浮现,他转首看向那佛光大盛的方向,一时间有些为难。

    几十个虚道境,心魂只有一人,心念相通出手根本没有破绽,沾到就是死,还能防御‘唵’字音,这怎么打?

    沉吟片刻,了凡和尚已感应到他逃遁出来的气息,控制着几十个分身追来,三十里距离转瞬即逝。

    看着了凡和尚人多势众,郑景仁收刀回鞘,身上淡白刀光浮现飞向南方,同时拿出墨家追神弩,在‘众多’了凡和尚的注视下装好短矛,回身随便瞄准一个分身射去。

    “咻!”

    凄厉破风声响起,短矛快若极光,撕扯着空气扎入了凡和尚其中一个分身的额头。

    这分身头上跳起一个巨大的要害击杀数字,双眼失神的向前坠落。

    太快了!

    了凡和尚拼命往前追赶,加上墨家追神弩射出弩箭的速度本就极快,两相加速度下了凡和尚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就已损失掉一具分身。

    “无耻小贼!可敢停下与老衲一战?!”他气急败坏大吼,已是不敢追得太近,只能控制分身稍稍后退,怒视着郑景仁再次装上第二根短矛。

    “你几十个打一个就有齿了?”郑景仁轻飘飘回了句,再次瞄准一个分身扣动扳机。

    “咻!”

    凄厉暴鸣响起,已经见识过一次的了凡和尚立刻操控分身散开,但带有些许追踪功能的短矛还是快若极光的扎穿了他一具分身。

    这具分身双眼黯淡的坠落向前,了凡和尚心中滴血,气得面目扭曲破口大骂。

    他哪里见过这种带追踪会稍稍拐弯的巨弩?

    但他能活到现在并走到接近绘道图的境界,立刻知道就算再气也不能再追了。

    损失几十个分身,一千多年的培养布置消减过半,了凡和尚此刻有种吃了满满一口苍蝇又不能吐出来的感觉。

    很难受。很痛苦。恨不得把那无耻小贼抓起来抽筋扒皮,放其血啖其肉,挫骨扬灰无所不用其极!

    可是他也知道他不能,所以他果断控制着剩下的几十个分身转身飞向青阳镇方向。

    寺没了可以再建,分身没了可以再培养,一次多培养几个就好!

    一直用精神外探关注了凡和尚的郑景仁立刻停下身形,反身追向了凡和尚,真气运转至喉间大喊:“兀那秃贼!可敢停下吃小爷一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