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属性面板,久违了
    ,!

    “兀那秃贼!可敢停下吃小爷一箭?!”

    郑景仁喝声从身后传来,了凡和尚气得鼻子一歪,操控几十个分身脸色狰狞的回身就是一记‘佛光普照’!

    郑景仁左手戴着的空间之跃微闪,身形消失在原处,再出现时已经往左边平移十五米,他顺势朝左边避开,让这记‘佛光普照’拍空的同时手中墨家追神弩射出一道极影。

    凄厉破空声响起,了凡和尚赶忙控制分身撤开,但他被瞄准的那具分身还是被追踪的短矛射穿肩骨,身形趔趄被短矛带着往后飞。

    “竖子小贼!”

    了凡和尚怒极,几十个分身猛然吸气真气运转吼出一声震天动地的“叭!”

    郑景仁身上的古河护符清光大放,心口和脑海的心莲禅莲花绽放,吃过亏的他反应极快使出防御手段,但就算如此他也觉脑海如被针扎,鼻孔里流下两道鲜血,头上跳起-200000。

    一把抹掉从鼻孔流下的鲜血,郑景仁眼中满是疯狂,顺手收起墨家追神弩的同时,张口吼出“唵”字音。

    了凡和尚数十分身金光大放,佛音唱诵中隔绝掉‘唵’字音对他们的影响。

    下一刻,一抹极白刀幕如水光般铺向他们,斩向他们的腰间。

    以六叠劲第三叠施展的入疯魔!

    极白刀幕太快,几乎是了凡和尚身上刚刚亮起抵抗‘唵’字音的金光,那抹极白锋利的水光就已经铺到他们身前。

    “啊!”

    了凡和尚众多分身的面上露出不甘,嘶吼声在极白刀幕扫过后渐渐消淡,断成两截的尸体如下饺子般落向地面。

    郑景仁持着炎风刀浮在天上,看着刚才唯一一个躲掉极白刀幕的了凡和尚,或者说了凡和尚的本体。

    他面若死灰看着断成两截摔向地面的分身,身上还有使用空间跳跃后的余波,气息如吹气般膨胀暴涨,转眼到了虚道境巅峰,郑景仁甚至怀疑他已经可以开始绘道图!

    “一千多年的布置···我必登天门的道路···”他语气低沉沙哑,缓缓抬起头,双眼泛红目中满是疯狂,直勾勾盯着郑景仁,“你拿什么来偿还?”

    “你的命!你家人的命!所有你认识的亲友!”他发狂般咆哮,身上空间波动闪过,出现在郑景仁身后,金色‘卍’字流转的右手手掌拍向郑景仁后脑勺!

    恶风袭脑,铁头功还差三天没练成,郑景仁甚至能感觉到脑后那被拍压重叠的空间出现皱褶,再没有任何保命手段的他感到死亡的阴影涌上心头。

    生死一线中他脑海中一片空白,真灵神性瞬间引动疯魔大道入体!

    没有任何防护手段的他,潜意识里选择用自己走出的疯魔大道拼一把。

    “轰!”

    似惊天爆炸又似虚幻的声响在他脑海响起,他双眼黑得如深邃宝石,整个人恍如疯魔大道的衍生怪物。

    于不可能的速度中,他转过身,举刀,下劈。

    在了凡和尚癫狂、痛恨、惊讶、不解的目光中,炎风刀的刀刃斩断他拍出的手臂,并有黑白交错的刀光切开他的肌体,斩断他的骨骼,灭尽他的生机。

    一瞬间。了凡和尚施展空间跳跃至郑景仁身后拍出必杀的一击,却被郑景仁以更快的速度回身斩断手臂,疯魔大道与他自身刀意完美结合将了凡和尚斩成碎片。

    “唔···吼!”

    了凡和尚化成碎片掉向地面,郑景仁面无表情,喉间低吼如野兽,身上疯魔大道的气息浓郁得具现化,形成乱纹黑烟缭绕。

    虚幻中,他行踏在疯魔大道上的白色‘希望’身影被快速染黑,周身刀气由黑白交错快速向纯黑转化,右手轻抖抖出一片刀花,刚猛无俦的刀光如牡丹绽放。

    空间被撕裂,地面被破开,他狞笑间面容狰狞射向青阳镇方向,癫狂的杀意和刀意凝结成凶兵缭绕周围,对了凡和尚尸体燃烧后的舍利毫无所觉。

    ···

    “陷入疯魔了。”

    镇魔洞中的神秀和尚眉头微皱的睁开眼,但他没有立即出手,而是‘看’着郑景仁飞向青阳镇低语:“若不能自己醒来,日后也跨不过那坎。”

    乱佛界北方的绿洲里,立在湖泊边上的怜花眉头微皱,转头看向郑景仁所在的方向···

    郑景仁周身凶兵缭绕,心莲禅由原本的绽放状态被疯魔大道压制得逐渐收缩。

    只有古河护符仍旧亮着清光,古河汐的虚影上多了几分灵动,眼神不再如之前那般木讷呆滞,她从背后搂着郑景仁,趴在他耳边的小嘴吹出“呼呼”声响。

    黑暗中,郑景仁的真灵神性看不到一丝明亮,耳边只有令人狂躁的尖叫和咆哮流转。

    他只记得最后的画面是了凡和尚被斩成碎片掉向地面,之后他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和一切感官,只有不断挤压冲刷他的狂躁在流转。

    原以为引疯魔大道入体会像上次一样,大道随着他斩出的刀光挥洒出去,他也能顺势从那状态中退出来,没想会彻底陷入疯魔。

    大道挤压和冲刷的力度越来越大,郑景仁感觉自身意识越来越弱,不甘无奈的情绪流转脑海。

    mmp的神秀死秃驴,见死不救,曹铭的情报也不准。

    他正骂着,在咆哮与尖叫中忽然听到了一丝别的声响,挤压的黑暗中有一抹清光游离飞来,带着“呼呼”的声响。

    郑景仁一眼便认出那是古河护符上的清光,心中狂喜中还是自家古河妹妹靠谱,竭力朝那抹清光挤去。

    那抹清光似乎也发现了他的真灵意识,游离着飞卷向他,而后包裹住他的身形,将他拉扯出这片无限咆哮尖叫的黑暗。

    睁开眼,青阳镇的建筑近在眼前。

    身上狂躁的思绪与杀意徐徐褪去,黑色乱纹和烟雾消失,真气和刀意回转成白色。

    差一点···

    心有余悸的郑景仁转过头,看到古河汐的虚影趴在他肩上打了个哈欠,化作清光回到古河护符中。

    辛苦了。

    摸着胸口的古河护符,郑景仁暗念一声,随即脸色一震反应过来,等等,她刚才打了个哈欠?!

    立刻掏出胸口里的古河护符,真气灌输,小声的叫着:“古河?古河?”

    古河护符收到真气灌输发出淡淡清光,不过古河汐的虚影却没出来。

    莫不是刚才看花眼了?

    见此情形,郑景仁疑惑的将护符贴身戴好,纵身飞往了凡和尚死的地方,同时回想刚才陷入疯魔大道的情形。

    大道本无情,第一次引入体内侥幸没事,是因为当时能借用撬动的大道力量不多,引入的大道和现在完全是两个等级。

    除非彻底踏入道境,否则再做这种举动完全就是在作死。幸好这次有古河护符,否则这次已经彻底陷入疯魔,成为只知道杀戮的疯子。

    不过导致这种情况的也有因为听了生命女神带来的信息,心中隐隐有种就算自己保命手段全无,神秀和尚也不会看着自己死的错觉。

    外加上了凡和尚将分身死前的佛力凝聚到本体,实力太过强横,不知是他领悟的大道导致,还是他也有穿梭空间的装备,能直接穿透空间过来。

    从他连续使用这种能力没有冷却时间来看,他自身领悟的大道有这方面涉及的可能性比较大。

    要是提前知道了凡和尚有这种手段,自己不会逼得太紧,温水煮青蛙,慢慢耗死他才是正确应对方式。

    郑景仁想着刚才那场战斗,暗自总结得失。飞了将近半刻钟,远远的看到了凡和尚死的地方有金光浮现。

    是时候收集战利品了!

    ······

    镇魔洞中紧皱眉头的神秀和尚眉头缓缓舒展,他身上似要升腾的大道逐渐沉淀,不太确定的开口:“认主之物,勉强也算靠自身吧···”

    北方的绿洲里,怜花轻吐了口气,收回目光看向面前的湖泊。和之前相比,湖泊里的佛光更为明亮,内中如星辰繁骤的舍利子更多,勾连出一繁密大阵。

    郑景仁飞落在了凡死的地方,一颗纯金浑圆的舍利安静躺在地上,浓郁的金色佛力隐隐要凝结成一尊冷漠又怜悯的佛像。

    左右看了看,确定没爆出什么功法秘籍,郑景仁有些可惜的将这颗舍利摄入手中。

    舍利子(佛面冷心):邪僧圆寂遗留之物,有深厚佛力及冷然邪念,顶级炼器材料,单独使用可做阵眼

    可惜,没把他那随意穿梭空间的能力附带出来。

    失望的叹了口气,将这颗舍利收入锦囊,朝南方镇魔洞方向飞去。

    九座古寺的探访已完成,只要回到镇魔古洞交了剧情事件的任务,就不用在这破地方待着,重心也该偏向骑士大陆两个次神的遗址上。

    想到此,郑景仁打开许久不曾详细看过的属性面板。

    姓名:魔君花郎·郑景仁

    特殊状态:气运之人、乱佛厌恶、三宝功德加身

    拥有称号:千人斩、龙台五剑、屠城魔君、大胃王

    千人斩:面对异人(玩家)时,攻击力增加20%

    龙台五剑:闯迎龙台五剑齐空,面对游戏人物时,气势压迫增加10%

    屠城魔君:屠城灭池,面对游戏人物及异人(玩家)时,气势压迫增加20%

    大胃王:体力上限永久+1

    等级:74级56%(虚道境boss)

    下次播报行踪倒计时:191天18小时

    血量:825000/825000

    体力:73/101

    声望:687390(天下无人不识君)

    移动范围:主世界、各方洞天

    装备:千变万幻、炎风刀、连环追命弩、元素之甲、娜娜克罗之心、英勇之环、空间之跃、猫王的步伐、自然女神的庇护、古河护符、自由之翼、公输子的百宝箱、墨家追神弩

    内功:兰花宝典七阶(61%)

    领悟大道:疯魔。攻击力+30%,攻击自带乱人心神效果,大道越深天门越易

    刀意:明悟己心,贯彻己心,心神通透,刀意流转于外

    普通技能:金银指、灵狐游觅

    闻名技能:随风化影、贴身十八摸、追魂三式、探云腿、游龙之掷、六叠劲

    顶尖技能:神行百变、拍鼓手、烈虎拳、断忧愁、心莲禅、铁头功(未习得)

    小神通:六字真言‘唵’、入疯魔

    很舒服。

    这是郑景仁看到属性面板后第一反应。血量暴涨到82万多,系统更新后正式出现‘小神通’的技能,自悟之刀‘入疯魔’跻身小神通行列。

    特殊状态里除了之前就有的‘气运之人’,还多了‘乱佛厌恶’和‘三宝功德加身’。

    ‘乱佛厌恶’他倒是记得,但‘三宝功德加身’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就不清楚了。

    选择查看这个特殊状态,下面现出一行字:

    是杀了那几座佛寺的佛僧后出现的?

    郑景仁略一沉吟猜想到这点,不过这所谓的运势有什么用,他就不太理解。

    毕竟所谓的运势说得再多,感觉还不如千变万幻的‘天地钟爱’来得实在,被动的化险为夷,保命神技之一。

    声望不知是不是这段时间摸的都是虚道境和真境尼姑,以及杀得都是些高阶和尚的原因,涨得有点夸张,直接到6万多,变成‘天下无人不识君’。

    满意的关掉属性面板,郑景仁身上的白光凝聚成刀光,速度飞涨射向南方,同时精神外探寻找尼姑庵。

    兰花宝典七阶61%,差39%便可绘道图!

    从乱佛界的西边向镇魔洞赶的途中,郑景仁特地绕了个路,陈沁儿给的信息里写着西边的极乐庵里疑有不止一个虚道境。

    单凭这点就够他绕路了,而且还是修炼**采补的淫庵,更要去!

    他一路飞行除了寻找尼姑庵外就是修炼铁头功,夜里则回到主世界的骑士大陆,同样是赶往南边。

    三天时间转瞬即过,他特地绕路去的极乐庵,里面有三个虚道境尼姑。

    他将里面尼姑不管老幼修为高低全点摸了个遍,兰花宝典直接涨到79%。

    离开极乐庵后,即将入夜时分他将最后一次铁头功的练习完成,耳边传来系统提示:

    真气从脑房流转至额前、头顶、后脑勺三个位置,而后扩散至整个头颅。

    温暖的真气徘徊在皮层下,让他有种一头能撞碎一座山的错觉,想了想他没尝试做这么蠢的动作,看着夜色将至,灵气狂风中有灰褐邪雾弥漫,他拿出破空匕回到骑士大陆。

    继续朝南飞了将近两个小时,郑景仁再次到了那片连绵不绝的火山群中,看到徘徊门口和泡在岩浆池里的95级熔岩石怪,也看到那个地宫入口。

    郑景仁眯眼看了会,发现通往地宫入口的那条小路上有玩家活动的痕迹,但这些痕迹无一例外全都在中途便没了。

    小路的前半段铺满了掉落的装备,破碎的蒸汽飞艇,还有颇为精致却明显已经被岩石砸坏的机械飞行器。

    郑景仁嘴角扯了扯,这些95级熔岩石怪会远程攻击,而且威力巨大的事他还记得。

    懒得下去看那些低级装备以及再走一遭地宫里的机关,他直接从火山口上方飞入,岩浆湖里的熔岩石怪低吼着抓起燃烧的石块砸向这不速之客,却只砸了寂寞。

    从火山口飞落,原本存放‘熔岩之心’的祭坛变得黯淡许多,苍茫古老的气息变浅,底下的岩浆湖也失去了大部分活力。

    没理会这里的变化,他直接顺着祭坛门口外那条通向地宫的通道,飞向存放火山之神神格的大厅。

    然而他还没飞完这条长长的通道,外探的精神便‘看’到存放神格的房间中有两道人影,有一道还是他认识的···

    ps:二合一的章节,今晚没有啦,不用等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