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目的
    ,!

    黛丝汀见郑景仁回答得棱模两可,而且还是推脱的成分比较大,撇了撇嘴如被抛弃的怨妇:“你就这样对曾经被你浑身摸个遍,还一起渡过生死危机的女人吗?”

    郑景仁知道这异域美女性格跳脱好玩,但也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话来,顿时脚步顿了顿。

    九州的女人骨子里都是温润和善,就算面对心爱的情郎说话也不会说得太露骨。

    最多说些‘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之类的唯美情诗。哪里会说什么‘浑身摸个遍’这种粗俗话,而且这女人怨妇般的语气是什么鬼?

    黛丝汀见郑景仁脸色僵硬的顿在原地,立刻笑出声:“哟,没想到你这色狼居然还经不起调戏。”

    郑景仁脸色有些发烫,要是给她知道小爷还是处男,怕是要被笑出花来。

    在她纤腰上的手肆意掐揉一番以作报复,掐得黛丝汀低吟叫饶,一时间原本幽蓝火焰照耀显得阴森的通道,顿时变得有些不一样。

    惩罚黛丝汀过后,二人不再说话,通道里变得安静下来,只有二人轻轻的脚步声在回荡。

    这条通道和外面入口的通道长度相似,不多久他们便来到通道的尽头。

    此处尽头有三个门口,左边的门口上方绘着水波图纹,水系元素凝聚在周围,法理条纹时不时涌现。

    中间的门口则是水波重叠在泥土上的图纹,水土两系元素缭绕,湿气和土腥味弥漫四周,法理条纹要比左边门上的要明显。

    右边的是个模糊不定的面孔,这面孔时而神圣时而狰狞,上面散发着类似于权柄的那种供奉之力,另有阴森的鬼气徘徊。

    黛丝汀召唤的人形阴影在这里踌躇不前,片刻后分化成三团大小一样的阴影,分别走入三个门口,只是左右的两个阴影没有黑色圆珠作为核心,很快就消失在阴影中。

    郑景仁疑惑的看向黛丝汀,她脸上露出喜意:“这说明三个门口都是正确的路,都能通向最终的地方,也说明我们可以探索三条不同的路,里面肯定有不同的宝物。怎么样,我们先进哪个?”

    这个阴影好智能啊···

    郑景仁心里不知是该吐槽还是该赞许,选了左边的有水波图纹的门口:“他水系权柄在神位上时就被分化出去,最好解决的应该是这个,先走这边。”

    黛丝汀闻言也没有反对意见,兴奋期待的点点头,操控有黑色圆珠的人形阴影走向左边的水波门口,二人随后跟进。

    水波门口后是一个短短的隧道,隧道尽头是“哗哗”的水声,郑景仁二人走到隧道尽头,举目望去看到密密麻麻的浑浊河流匹练凌空穿梭在大厅中。

    大厅看起来如足球场般大小,被这些密密麻麻的河流匹练覆盖,正对着的前方门口正在被泥沼覆盖,右边则开出一个新的门口。

    看到那条通向深处的门口被泥沼彻底封住,郑景仁目光转向这些密密麻麻的河流匹练:“看来这位次神不希望我们这么快到达他面前。”

    “是想耗尽我们体力?还是他觉得这三条路上有什么能够拦下我们?”黛丝汀也注意到右边新开出的门口。

    郑景仁摇摇头,站在隧道的门口没有立即踏入河流匹练中,他外探的精神明确告诉他这些河流里有东西,而且是很锋利的东西。

    这锋利的东西速度太快,任他精神覆盖整个大厅也‘看’不清潜藏在河流里的是什么。

    黛丝汀见郑景仁没有像刚开始那样立刻动手,反而是凝重的看着这些河流,奇怪的问了句:“这些河里面有什么吗?”

    “嗯,速度很快,快到无法抓捕它的踪影。”郑景仁点点头,周身疯魔大道腾起,与刀意凝结后化作白色匹练斩向这些穿梭在大厅的河流中。

    “嗖嗖嗖···”

    连绵不绝的刀光匹练几乎充塞了全部河流,但河流中的东西没有丝毫影响,河流也依旧凌空穿梭在大厅中,只溅起了一片水光飞落,正应了那句抽刀断水水更流。

    见此招不行,郑景仁收回淡白刀光,身上疯魔大道的气息裹住黛丝汀,真气运转至喉间,张口吼道:“唵!”

    音波滚滚似狂波冲荡,瞬间扫过整个大厅,并在这几乎可以算是密封的大厅中回响不止。

    水声彻底被掩盖,黛丝汀面色痛苦的捂着耳朵,心中的狂躁丝丝缕缕被裹住她的疯魔大道抽出。

    大厅中凌空穿梭的河流扭曲、溃乱、凌空穿梭的水流如被截断源头摔落在大厅,足球场般大小的大厅顿时水光汹涌。

    一声凄厉的嘶鸣响起,淡白偏黄的扁长事物从水中窜出,快如离弦之箭般射向郑景仁面门。

    迎接它的,是一记比它更快的刀光。

    寒云鞘出刀速度+15与唯快不破结合,郑景仁出刀速度甚至快得手臂模糊不清。

    “叮···嚇!”

    仿佛金铁交击的声响响起后立刻传来刀锋划破血肉的声音。

    刀光和扁长事物交错而过,被斩做两片的扁长事物从中分离,从郑景仁面门两侧射向后方,带起他耳边的鬓发往后吹拂。

    “呲呲!”

    几乎是同时响起的声响,郑景仁回头看去,只见被斩成两半,似鱼非鱼的扁长事物过半插入泥沼中。

    流淌黏稠的泥沼看起来软烂贤,但这条怪鱼以这么快速度扎上去,也不过是扎进一半而已。

    探手将这两半尸体摄下,放入大厅中的浑浊水流冲掉淤泥。

    黛丝汀此刻也从燥乱的情绪中恢复过来,顾不得埋怨郑景仁刚才不事先通知就大吼,精光濯濯的看着被摄到脚边的怪鱼。

    怪鱼看起来像剑鱼,淡白偏黄的身体全长一米三左右,长了两只带蹼的粗壮前肢,看起来爆发力十足。

    郑景仁看了眼系统弹出来的信息:

    夫西西尔鱼王,100级,王兽

    黛丝汀双眼发亮的拿出剔骨刀蹲下:“老规矩,四六分哈。”

    郑景仁应了一声,暗道要不是自己敲有‘唵’字音将它身形震停,想对付这条鱼王还真不容易。

    它在水里的速度连精神都锁定不了,若要硬闯只能用‘生命女神的庇护’来硬扛一波伤害,之后才能抓会反击。

    但它速度太快,能否抓住这种机会都两说。

    想到此,郑景仁抬头看向河水不断流进的右边门口,这上古沼泽与河流之主之所以不让他们直接进入深处,估计是想提前看看他有什么手段。

    不过自己手段也不算少,提前暴露点也没事,等会一矛扎爆这破神的独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