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邓卢帕克
    ,!

    由于已经被郑景仁从中一分为二,黛丝汀这次分得比之前更快。

    郑景仁收起属于他的那六成材料,边查看属性边等待大厅中的水流排干。

    夫西西尔鱼王前肢(史诗):带蹼的前肢拥有充足的爆发力,自带水系法则,可用于制作传奇(仙品)装备

    夫西西尔鱼王鳞片(史诗):防御力绝佳的细小鳞片,自带水系法则,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可制作防御力超绝的鳞甲

    夫西西尔鱼王长颌(史诗):鱼王仗之纵横水系的长颌,形如长剑长矛,自带水系法则,可用于打造顶尖短剑、匕首、细剑

    黛丝汀拿着她那一半长颌上下翻看,嘴角止不住的上扬:“我一直缺水系的史诗匕首,这次可以让找铜锤老矮人帮忙了。”

    郑景仁闻言放好材料,转头看向笑得合不拢嘴的黛丝汀:“你有没有认识比较厉害的裁缝?”

    “裁缝?”黛丝汀错愕的反问了句,收起手上的长颌露出得意的笑容:“原本这种情报是要收费的,不过看在我们合作愉快的份上,我免费告诉你。”

    她清了清嗓子,微微抬高下巴:“顶尖的裁缝,你面前就有一位。”

    “你?”郑景仁狐疑的上下打量,语气毫不掩饰他的质疑。

    “怎么,不行啊?偷窃偷累了扎两针是很不错的放松方式!我前两个月刚晋升圣手裁缝,你是想把刚才那蛇皮和这鱼鳞结合做件软甲吧?没问题,手工费算你便宜点,一千万金币就差不多了。”

    黛丝汀笑嘻嘻的搓着食指和拇指,目光在郑景仁腰间的炎风刀上徘徊不定:“要是拿不出这么多金币,也可以用这把刀做抵押。”

    郑景仁看她搓手指的样沉默片刻:“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娜娜克罗现在是我妻子。”

    黛丝汀笑嘻嘻的脸僵了僵,收起搓动的手指打了个哈哈:“嗯···让我们忘记刚才的谈话。意思说你想找比圣手裁缝级别更高的?”

    见郑景仁点头表示肯定,她摸了摸下巴沉吟道:“比圣手裁缝更高级的,以前不知道,不过地精一族那位圣手据说最近得到地精先祖的恩赐,已经成功晋升为神级裁缝。”

    “你消息倒是蛮灵通。”郑景仁打趣的夸赞,揽着她飞向右边那已经露出来的门口。

    黛丝瓦了声,“毕竟我也是圣手裁缝,在裁缝工会里知道些消息很稀奇吗?”

    二人飞进右边的门口,淤泥的恶臭和土腥味弥漫在通道中,水土两系法则在此处纠缠融合,形成沉重浅黄恶臭的湿气。

    在这里,疯魔大道只能勉强隔绝掉重力,却无法隔绝掉恶臭,黛丝汀难以忍受这种令人眩晕的恶臭,直接把头埋在郑景仁肩上,借他身上的兰花香掩盖恶臭。

    郑景仁屏佐吸飞到通道尽头,眉头紧皱的漂浮在半空,眼前的大厅比他们进来的那个大厅大了三倍有余,看起来略显空旷,他们两人站在通道口则显得有些渺小。

    脚下地面是泥沼,抬头可以直接看到夜空,不过有层水土法则交织的魔法虹膜挡住,浓郁的法则之力缭绕证明此路不通。

    一条体型巨大似龙似鳄的怪物沉浮在沼泽中,它头颅似龙,身体似鳄鱼,背上有两只明显退化后显得‘娇小’的肉翅。

    浓郁的水土两系法则在它周围环绕,具现化般形成淡蓝和浅黄的霞光,感觉上已经无限接近次神境,似乎就差点燃神火凝聚神格即可成为次神。

    就算有疯魔大道裹着,黛丝碗身上下仍是止不住的颤栗,浓郁的法则和龙威压迫感令她难以承受,缩在郑景仁怀里瑟瑟发抖。

    郑景仁受到的影响不大,他自身和这条怪物平阶,巨龙也杀过,只是揽着黛丝汀面对实力与他相近的敌人不太好发挥。

    犹豫片刻,把黛丝汀放在浑水漫过脚踝的地上,拿出墨家追神弩和最后十根短矛放在她旁边:“防身。”

    黛丝汀失去郑景仁这香喷喷的怀抱,身体的颤栗一下子还未消失,但看到墨家追神弩后又笑出声来:“去···吧,说不定,我还能支援你。”

    她双手抱起墨家追神弩,稍一摸索便知道这东西的用法,拿起一根短矛放在弩槽上,小腿虽然还在颤抖,但对金钱和史诗级材料的渴望明显压下身体的颤栗。

    郑景仁微微颔首,拿出一把长剑插在她身前,锋锐刀意与疯魔大道灌入剑身,纯白的剑光耀眼而凌厉。

    “别离开这剑太远。”郑景仁叮嘱一句,转身飞向已经被惊醒的庞大怪物。

    黛丝汀双眼发亮看着身前长剑,要不是剑身上的凌厉剑光让她没敢伸出手去摸索,她都想直接拔起长剑收入自己腰带了。

    转头看向已经和那条巨大怪物对上的郑景仁,这色狼身上到底还有多少宝贝?

    要不要牺牲色相,趁机从他身上‘摸’两手?

    考虑片刻,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她摇头嘀咕:“算了算了,怕到最后不知变成谁摸谁。”

    郑景仁不知道黛丝汀心里在想什么,他看了眼刚才受到音波攻击后系统弹出的信息:

    邓卢帕克,100级,传奇王兽

    (掀起泥石洪流,淹没人类、矮人、兽人三族诸多城市,经三族传奇围攻从容逃离的传奇恶兽)

    邓卢帕克一双淡黄琥珀般的眼珠盯着郑景仁,这个东方人给它的感觉很不好,锐利气息中隐藏着深入骨髓的癫狂。

    所以它除了一开始站起身发出狂吼后,没有立刻发动攻击。与这东方人对视片刻,它忽然开口:“东方人,你来这里做什么?”

    臭风铺面而来,郑景仁捂住鼻子有些意外的道:“你的次神没有告诉你我们进来的事?”

    邓卢帕克脸上露出人性化的不屑:“他重伤陨落,如今虽然勉强复苏,却还占着沼泽之主的权柄不放,我就算点燃神火也无法凝聚权柄神格,若他敢出现,我定一口吞了他。”

    顿了顿后它收起身上的威压微微偏头:“你···们是来找他麻烦的?”

    郑景仁点点头,颇觉奇怪的开口:“既然你想吞了他好凝聚神格,为何不进去寻他?”

    邓卢帕克眼中闪过一丝懊恼:

    “这卑鄙的混蛋参加众神大战前把我困在这座水土法则凝聚的大厅,并用次神权柄封住上面的入口,我无法打开上面的封印。我,我被困在了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