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祭祀
    ,!

    “那么这位鳄龙先生,若我们进去帮你杀掉这个虚弱的次神,你可有什么报酬?”

    黛丝汀的声音响起,她虽然小腿打颤,但听到邓卢帕克和郑景仁对话后立刻知道这其中有好处可捞,抱着墨家追神弩大声开口。

    邓卢帕克琥珀般的眼珠转向黛丝汀,嗤笑一声:

    “贪婪的盗贼。不过既然你们能来到这里,那么我沼泽领主,邓卢帕克在此立誓,若你们能杀掉里面的次神,我便给予你们一件次神器,以及在水沼中永不迷途的恩赐。”

    次神器?对应九州的仙器?

    郑景仁想起自己锦囊里石月花念念不忘的仙凰棍,那神器对应九州的什么?

    他曾经拿火山之神的‘熔岩之心’和‘仙凰棍’对比过,属性相比天差地别。在九州的仙器之上,肯定还有一个阶级是对应骑士大陆神器的,只是他还未见到过。

    站在通道门口的黛丝汀眼睛已经变成‘$’,不过她没有立刻答应,嘴角勾起看了眼郑景仁,朝他微微摇头后看向邓卢帕克:

    “尊敬的沼泽领主,我觉得这不太合适。事关你点燃神火,你不觉得应该在我们进去前提供一点帮助吗?不然的话我觉得我们直接离开也不错。”

    邓卢帕克眼中闪过一丝恼意,发出恶臭冲天的咆哮:“贪婪的盗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没拿到足够的宝物,你舍得离开这里?”

    黛丝汀小腿颤颤几乎站不住脚,但她弯下腰用一根短矛撑住身体,望向邓卢帕克嘿笑着开口:

    “谁知道呢?毕竟屠神的风险很大,若是诱惑不足,探宝人可是会立刻离开的。”

    邓卢帕克沉默片刻,看了眼沉默不语的郑景仁后微微点头:“好吧,或许你们可以带上这个。”

    它嘴巴张开,吐出一只灵魂波动浓郁的迷蒙珠子。

    黛丝汀眼睛发亮,就恨自己不会飞,只能眼看着那珠子飞向郑景仁。

    郑景仁一脸嫌弃的将这珠子凌空定住查看属性:

    安魂珠(传奇):使用后灵魂防御+120,持续时间10分钟

    消耗品,目前可用次数:1

    古老的骑士大陆上诞生过诸多修炼文明,精灵族的灵魂**师在踏入神境后制造了许多辅助性的灵魂道具,这是其中之一。

    郑景仁看着这沾染了邓卢帕克口水的珠子有些震惊,灵魂防御+120,这他喵的在灵魂防御上简直成铜墙铁壁了。

    拿出清水将这珠子洗净,然后才拿着一件不知哪个妹子的裘衣肚兜将它包好收入锦囊,对黛丝汀快要冒火的目光假装看不见。

    消耗型的传奇物品属性是真爆炸,在恰当的时机用出来,说不定能让无情真意吃瘪,这时不能装大方,在下个大厅的物品多补偿点黛丝汀就好。

    邓卢帕克见郑景仁收起珠子,昂起的身子缓缓趴下,溅起恶臭泥沼的同时开口道:“小心下面那个大厅,那里是他祭祀的分神所在,实力恢复得很快。”

    郑景仁朝邓卢帕克微微点头后飞向黛丝汀,不等她开口便抢先一步道:“下个大厅不管得到什么,你七我三。”

    黛丝汀张了张嘴,脸上一脸纠结的嘟囔:“这不公平!你先给我看看那是什么。”

    “行吧。不过这东西我有大用,不能给你。”郑景仁将地上的长剑和墨家追神弩收回,犹豫片刻还是从锦囊里拿出包着安魂珠的肚兜递过去,顺手揽着她飞向右边新开出的门口。

    正中间的门口早在他们还没进来前就已关闭,如今只能看到一层层淤泥重叠下落。

    邓卢帕克没有要求郑景仁做什么承诺,看他们飞入右边的门口后脸上露出人性化的期待,粗壮的尾巴似有焦急的微微摇摆。

    飞入第三个大厅的通道,黛丝汀一脸财迷的盯着粉色肚兜上的安魂珠,这逆天的属性,遇上难以承受的灵魂类攻击时,等于多了一条命。

    不过她也深知自己能来这里全靠郑景仁,要是靠她自己连进都进不来,毕竟这里不是失去神祗的遗址,而是一个有次神在主导的神殿。

    所以虽然很舍不得,但她还是将这用粉色肚兜包着的安魂珠还给了郑景仁,闭上眼十分痛心的嘟囔:“这个大厅,不管得到什么,我七你三,你说的!”

    郑景仁将安魂珠放回锦囊轻笑点头:“放心吧,我说话算话。”

    黛丝汀满脸肉疼,抬头看了眼还没到尽头的通道,试探着道:“不然,你刚才那把巨弩给我,我们可以五五开。”

    “墨家追神弩?”郑景仁怔了怔,没想到黛丝汀看上这个九州的机关产物,眨了眨眼道:“可以。”

    他有个巧匠级的机关师弟子,想要的话回九州可以随便要。

    但听邓卢帕克说下一个大厅里是上古沼泽与河流之主的祭祀分神,应该会出产些灵魂类的物品。

    他今后要面对无情真意和阿萨克伦,这方面的物品多多益善,要是灵魂攻击类的更好。

    像佛门真言的‘唵’字音,直接从灵魂精神上攻击。不过他目前也就只有这个手段,要是有些物品能增幅或者自主发动,那就再好不过。

    用两成的好处换一把回到九州又能获取的墨家追神弩,这笔账不亏。

    黛丝汀听他回答得干脆,暗自懊恼应该说六四开,或者连那把长剑也要过来才对。

    没等她懊恼太久,郑景仁把墨家追神弩递给她,二人飞到通道尽头。

    尽头处同样是个大厅,只是这个大厅相对前两个来说很小,只有半个篮球场大小,地面由各种生物的碎骨铺就,浓郁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大厅。

    幽蓝的火焰在大厅的四面墙壁升腾,将大厅中央的祭坛映照得邪异阴森。

    祭坛通体暗红,在幽蓝不定的火光下显得暗黑,祭坛的中间有一尊独角神像,赫然便是之前在宫殿门口上出现的那个独角泥脸。

    郑景仁眯眼看着那独角神像,在人皇和黄媚韵身上感觉到的那种权柄之力缭绕在神像周围,浓郁的灵魂波动在神像上扩散向四周。

    没等他们踏入大厅的地面,神像闭着的眼睛蓦然睁开,吓得同样在凝神打量的黛丝汀往后倾。

    似有似无的歌谣声响起,眼前世界变得朦胧不可抓摸。

    “强大的沼泽之主···星辰为您而亮···生灵奉您为主···您的荣光照庇水沼···”

    迷糊中,黛丝汀听到嘈杂的尖叫和某种古老仪式时的祭祀声,她双臂被束缚绑紧朝上,无力抵抗的身体拉得手臂生疼,背后靠着阴冷的物事。

    她睁开眼,看到穿着诡异祭祀服装的人围着她跳舞,自己被吊绑在一根血红的柱子上。

    旁边,一个浑身描绘了各种图纹的老人手持尖刀,狞笑着刺入另一根柱子上被绑着的人身体,鲜血溅射,吃痛的尖叫响彻耳边。

    黛丝汀瞳孔收缩,心中尚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被浓浓的恐惧充斥。

    那个被尖刀刺入体内拉出长长伤口,惨叫出声的人,是和她一同进入神殿的色狼郑景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