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天地钟爱与功德宝光(第三更)
    ,!

    怎么会这样?!

    黛丝汀面露恐惧,强大如郑景仁都和自己一样被毫无征兆的抓住,那响彻耳边的惨叫,那张只会坏笑沉稳的面庞,如今变得惊惶扭曲。

    幻觉!一定是幻觉!那次神才恢复半年,就算能在自己不经意间制服自己,也不可能这么快制住郑景仁。

    但这会不会是次神巅峰时期留下的手段?就像刚才的邓卢帕克,它气息看起来不比郑景仁弱,但它被困在那个大厅中,从众神大战之前到现在,一直无法脱困。

    黛丝汀脑海中念头迭起,忽然手臂上一阵剧痛,发现那绘满图纹的狞笑老者已来到她面前,手中的尖刀扎入了她的紧身皮衣,刺破她白皙肌肤,深入肉里。

    清晰而剧烈的痛处让她额头冷汗急冒,嘴里轻嘶一声转头看向同样被吊着的郑景仁。

    却见郑景仁已成血人,身上被划出无数道血痕,垂着头气息渐消,鲜血被身后的血色图腾吸入,整个人逐渐化成干尸。

    她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心中防线崩溃,手臂上的刺痛猛然下滑,剧痛在蔓延,血肉被撕裂,她经不住惨叫一声,惊恐的看着面前狞笑的老者拔出尖刀,扎入她的大腿,再次猛地的一划。

    “啊~”

    她恐惧、吃痛、后悔、迷茫的情绪皆有,口中放声尖叫,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已经说好进了这个大厅五五开···怎么会连命都丢了?

    她痛楚中略显迷茫的看着眼前的老者,忽然脸上被狠狠抽了一巴掌。

    眼前盯着她狞笑的老者面容忽然变得有点像色狼郑景仁,她错愕间另一边脸上又被抽了一巴掌。

    祭祀的歌舞声变得模糊,围着她跳舞的人消失不见,眼前是那幽暗泛蓝的大厅。

    真的是幻觉?

    她反应过来,心中狂喜的同时觉得脸颊剧痛,扭头看向郑景仁,发现他扬起巴掌准备再抽过来,连忙举起手挡在前面惊恐的叫道:“等等!我醒了我醒了!不要再打了!”

    郑景仁看了她一眼,见她眼中清明不再出神,这才松开抓在她肩上的手,从锦囊里拿出特级金疮药递给她:“擦擦,这么好看的脸别毁了。”

    黛丝汀接过特级金疮药,眼泪汪汪的道:“别以为说得好听就能混过去,那么多种叫醒人的方式,干嘛一定要打脸。”

    郑景仁老脸微红,咳了咳转身看向那祭坛上的神像:“其实我刚开始也不是打你脸,是用刺激穴位的特殊手法,不过你陷入幻境太严重,已经开始发疯乱叫。你别再看祭坛,就待在这等我解决。”

    说着,古河汐的虚影浮现在他身后,他脚下轻点逃也般的射向祭坛上的神像。

    黛丝汀正在用特级金疮药擦脸,丝丝凉凉很舒服,见郑景仁语气不太对,肚皮上觉得有些凉的同时还有些奇怪的感觉,不由低头往下看。

    却见自己黑色紧身衣的下摆被掀起,平坦雪白的小腹暴露在空气中,那不可描述的柔软也露出了下方的一丝白皙软肉,上面还有发红。

    幻觉带来的精神影响逐渐消散,身体神经的感官后知后觉传至大脑,她心跳加速身体开始发麻,立刻知道郑景仁在抽她的脸前,还用了什么‘叫醒’方式。

    “死色狼!”

    她脸色臊红把衣服下摆拉直,深吸几口气后平复心中的骚乱,对郑景仁的背影骂了句。

    独角神像的灵魂攻击,有些像了凡和尚的‘叭’字音和郑景仁的‘唵’字音结合体。

    拥有恐怖杀伤力的同时,带来深入心海的幻扰。

    这是他分神的权柄能力之一,至于为什么他如今最强的权柄沼泽之力不用,郑景仁想应该是被旁边大厅的邓卢帕克压制了。

    虽然这个灵魂攻击的手段很强,但经过邓卢帕克提醒,郑景仁已早有防备。

    刚才在独角神像睁开眼的同时,他体内心莲禅盛开,古河汐的身影浮现,头上跳起个象征性的-1后,连幻境都未曾陷入。

    倒是他怀里的黛丝汀开始一惊一乍,双眼失神身子扭动,郑景仁也就开始用刺激穴位来‘叫醒’她,可惜没成功,最后只能抽她大嘴巴。

    郑景仁做贼心虚,这会抽刀砍向独角神像十分卖力。

    独角神像身前有厚厚的灵魂壁垒,介于虚无和现实中的各种护盾浮现在它面前,水土两系法则似长鞭似锁链缠绕向郑景仁,有沉重的泥沼凭空掉落。

    郑景仁身上刀意和疯魔大道结合后飞舞斩向袭来的长鞭锁链,身形连闪避过凭空掉落的泥沼。

    欺至近前一刀劈开灵魂壁垒,在独角神像向后腾空飞起欲要躲避时,左手后拉轰出烈虎拳,右手长刀真气凝结引而不发。

    白色的虎头咆哮着砸向独角神像,神像面无表情,眼睛灵动射出两道凝练的清光后被砸碎。

    郑景仁矮身下蹲,躲过凝练清光后引而不发的长刀横斩,纯白刀罡覆盖间将头部已经被砸碎的神像拦腰斩断。

    但这神像断开的瞬间,一抹清光猝不及防从断口贴着刀身滑入郑景仁手中,冲入他体内。

    郑景仁手一僵心头狂跳,纵身后跃到通道口盘膝坐下,闭眼探寻体内的情况,古河汐的身影在他身后徘徊不定。

    黛丝汀见他回来原本还想骂两句,但见他脸色不对盘膝闭眼,立刻收起到嘴边的话语。

    心莲禅从心口开向体内各路经脉,但那道融入他体内的清光却像他的错觉般隐匿无踪。

    不可能看错,手上一凉的那种感觉也不会有错,这分神绝对在体内!

    难怪会觉得太容易得手,原来他是故意示弱,故意让自己轻而易举的斩断他神像。

    郑景仁心头染上一层阴霾,精神在体内快速游走,一种阴冷的感觉缓缓从他身体各处传来。

    任凭他如何使用心莲禅隔绝,用气运黄龙冲刷,都无法抵挡这种阴冷的渗透。

    当这股阴冷漫过他的脖子,想要渗入他脑海时,他面上微热,千变万幻亮了亮。

    他脑后有三色功德宝光浮现,气运黄龙一个甩尾扎入三色功德宝光中,而后拖着三色宝光缓缓盘绕下拉。

    三色功德宝光如同被拉长的光幕照在他身上,光幕中有星星点点的阴冷清光浮现,一直徘徊在他身后的古河汐虚影眼睛一亮,伸手将这些阴冷清光拿起放入嘴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