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摸惯了美女突然摸男人
    ,精彩小说免费!

    颇感惋惜的看了眼兰花宝典的进度,迈步走出城外,展翅飞往庐光山。

    要是在城中打起来,他这魔君boss肯定会被城里的军队npc出手围攻。

    边境军队的城里强弩有多少郑景仁不知道,但肯定不比当初的梁王府少。

    到时候还要防范玩家的手段,保险起见还是先离开城镇为好。

    而这附近只有庐光山一座高山,其他地方都是丘陵平原,太适合玩家围攻,所以不做他想,先到庐光山上占据有利地形。

    在山上转了一圈,落在离山脚不远的一处山涧前。

    这山涧从两侧的山壁缝隙中流出,恰好容得三人进入。

    看了下这易守难攻的地形,郑景仁踩着水花走进其中,有点心虚的想起阴魂涧。

    阴魂涧也是一个这般山涧,结果进去就幻象重重。

    平安无事走到尽头,发现这山涧的源头是从地底冒出来,渗出的水流在尽头变得急湍,形成一个翻滚的椭圆水潭。

    抬头看了看上方,狭窄的两侧山壁形成一线天景象,从上面攻击下来威力会大大降低。

    翻身跃起在山壁凸起的石块上躺下,拿出吃食恢复体力并运转内力,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战斗。

    七天时间,不知这帮派的玩家从哪来,来到这里又要多久。

    将体力恢复满,真气也恢复到盈满状态,等了许久仍不见有人来,在这微凉的山涧里懒洋洋的眯眼憩息。

    多日不曾休息,他这一眯,直接眯到夜晚。

    皎白月光从一线天的缝隙中穿落变得十分微弱,山涧缝隙里显得有些昏暗。

    他睁开眼揉了揉睡得有些僵硬的脖子,神色微动抬头看向上方的一线天。

    凌厉的剑意由远而近,一抹白色流光一闪而逝,快得像一道流星,若不是郑景仁提前感应到这股凌厉剑意,甚至都无法发现这道流光。

    “凌厉剑意,能飞行,灵剑宫的虚道境?不过气息好像很不稳定。”

    低语一句,展开随风化影轻点无声无息的踩着山壁跃上山壁的顶端。

    刚出来就感应到那抹流光身上气息大乱,身上光华消散坠向地面。

    郑景仁眉头挑了挑,这人受伤了?凭这流光飞行速度这样坠落在地,定会摔成肉饼。

    双翅展开,狂风大作间化作青白流光飞向坠落的人影。

    飞到近前,发现是个面白无须双目紧闭,脸型微圆的男子。

    他穿着一袭白衣,身上有多处伤口,鲜血将他白衣染红,嘴角溢出鲜血,苍白的面上隐有痛色,伤势很重,原本御剑而行的长剑随着他一起掉落。

    抬手抓住他脚踝,另一手抓住剑柄,带着他飞至后山腰看了眼,发现这里依旧平静,没有灵剑宫的人等着给他开门。

    撇了撇嘴,带着这人飞回一线天的山涧中,将他放在凸起的石头上。

    拿着那把长剑看了看,系统提示已绑定,无法查看属性。

    “切,小爷还不屑用剑呢。”

    酸溜溜的把锋芒毕露的长剑扔到圆脸男子旁边,双手在他胸口和腰带的地方摸索不定。

    摸惯了美女的柔嫩娇躯,突然摸男的,确实有点恶心啊。

    不对!应该是无论什么时候摸男的都很恶心才对!

    嫌弃的从圆脸男腰带中摸出药瓶查看属性。

    妙灵丹(绝世珍品)(4):服用后可快速恢复伤势。

    灵剑宫治愈神丹,以七巧灵草、圣心果、生肌花等灵草凝练而成,药效绝妙。

    倒出一粒塞进圆脸男嘴中,剩下的三粒连同玉瓶心安理得的收进锦囊,救人也不能白救不是?

    丹药入口,圆脸男脸色红润些许,但身上伤口没有恢复,仍在流着血。

    郑景仁眉头微皱掀开他衣物,发现他伤口红得有些不正常,若不细看,还以为只是普通的刀剑伤势。

    有毒?

    犹豫片刻,肉痛的拿出一粒还魂丹塞入圆脸男的嘴里,同时碎碎念低语:“要是醒过来不知恩图报带小爷进灵剑宫,小爷就斩了你。”

    还魂丹不仅对伤势有极好的治愈能力,还有解百毒功效。

    不过这圆脸男身上中的毒不知是何种毒物,连还魂丹的药效也没能立刻让他恢复过来,身上倒是没有再继续流血,气息彻底平稳下来。

    看圆脸男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郑景仁闭上眼恢复刚刚飞行消耗的真气。

    这会他已经感觉到有一大波气息朝着此处冲来,下方的山涧被奔马疾驰引起的震颤溅起水花。

    五分钟后,奔马声音停下,郑景仁恢复完真气从凸起的石块跳下,踩在急湍山涧中,好奇的看向外面玩家。

    他实在很想看看,系统通报位置时都没人来围攻他,怎么这时会跑出个申请追缉令的帮派来搞他,实在让人无法理解。

    戏颜尔脸色难看的看着眼前的山涧,这只容得下三人的缝隙,让他有种狗咬乌龟无从下嘴的感觉。

    一千二百人带过来,怎么冲进这缝里围杀战力爆表的郑景仁?

    更别说梁州本地已经收到风声赶过来的帮派,要是不能速战速决,这追缉令就白申请了,使用官府马车的经费更是打水漂。

    他第一次有种自己太冲动的感觉。但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动手那是更加不可能的。

    目光在这山缝两侧看了眼,对旁边穿着夜行衣的玩家低语:“梵夜,你轻功最好,顺着山壁看能不能上到顶部,若是可以,把你的暗器毒包都使出来,别省着。”

    那一身高级夜行衣的玩家点点头,身上伪真气鼓动,在黑夜中快若如鬼魅夜影般顺着山壁疾驰而上。

    戏颜尔侧头对旁边穿着玄色汉服的女玩家轻言:“上玄火符,轰开这山缝,‘墨守成规’准备好,别被反扑的时候秒了。”

    女玩家扬了扬俏丽的面容,朝着身后同样穿着玄色汉服的玩家娇喝一声,带着近百个玄色汉服的玩家走到山壁右侧方,剑指夹着赤色火符低语。

    一旁背着大刀和腰配长剑的玩家摩肩擦踵的看着戏颜尔:“老大,那我们呢?”

    戏颜尔阴柔的面容回首看了眼帮派成员,朗声开口:“没到伪真境的兄弟上来扔墨云雷,伪真境兄弟到左边待命。”

    待帮众成员站好,人手一枚墨云雷等着他下令的时候,戏颜尔侧头看向背大刀和腰配长剑的玩家:“墨家追神弩和墨守成规准备好,他反扑的实力你们知道的。”

    不等二人回话,已经奔上山壁顶部的梵夜甩下暗器和毒包,戏颜尔不再迟疑一声令下:“攻击!”

    好几个骑着机关蛇的播报玩家远远追上来,只见庐光山山脚火光冲天,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似狂风过境呼啸连绵。

    他们收起机关蛇,打开直播功能,写下标题《帮派(戏言天下)跨州围杀boss,现场导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