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石月花:你是不是不行啊?
    ,!

    与古薇丽丝敲定缝制斗篷事宜,交付三百万金币的定金,郑景仁回到乱佛界。

    乱佛界絮乱邪异的法则越发扭曲,在呼啸的灵气狂风中纠结,隐约要凝构成一尊佛影,遮天蔽日令地面一片昏暗。

    在天上飞了半天,夜幕降临前目光所及的地方有座村镇,里面灯火点点,在灰褐邪雾逐渐弥漫的世界中显得十分显眼。

    郑景仁略略推算这村镇的距离,身上土元素流转遁入地底。

    在土元素的包裹下,看到一个个邪祟癫狂的身影潜藏在地下,灰褐邪雾弥漫流转在泥土的缝隙中。

    看来夜里想从地下赶路也不现实。

    郑景仁有些失望,身上火元素缭绕,火光一闪间消失在地底,再出现时,在一家灶房的炉子旁。

    炉子里烧着大火,上面的大锅烧着水。

    “你是坏人吗?”稚嫩的童声传来。

    郑景仁转身看去,穿着打了三块补丁衣衫的女童仰头看着他,好奇的脸蛋沾了些炉灰,眼神很纯净,没有惊怯,让郑景仁想起千里雪原上客栈里的小女孩。

    “不是,哥···叔叔是好人。就你一个人在家吗?”郑景仁精神外探,发现这屋里就只有这小囡囡一人。

    “娘亲赶农活还没回来。”小囡囡点点头,踮起脚尖吃力的想把木质锅盖盖在大锅上。

    郑景仁见状帮她盖好,蹲下身帮她擦拭脸上的炉灰:“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你爹呢?”

    “我叫阿花,今年一、二、三···四岁半了。”小阿花扳着手指头一个个数着,随即馁了馁嘴有些委屈:“爹好多天没回来了,娘亲说他去天上了,不知道他去干什么,那么久都不回来。”

    “吱呀”

    外屋传来开门声,一个握着沾有泥草镰刀,穿着朴素的年轻女人走进来,她头上扎着守寡特有的发鬓,脚下沾着泥土。

    她惊异的看着蹲在自己女儿面前的郑景仁,一个箭步上前将小阿花抱起退到灶房门口,像护崽警惕的母狮,“你是谁?”

    “别怕,我只是路过···”郑景仁起身想解释,话语却被年轻女人打断,“我们这孤儿寡母不方便留你,你赶紧走。”

    “好吧。”郑景仁应了声,身上火光闪烁消失在灶房里。

    年轻女人惊骇的抱着小阿花退后两步,她目光在灶房里来回看了片刻,才把紧抱着的小阿花松开,“阿花,刚才那人是怎么来的?”

    小阿花搂着娘亲的脖子亲了亲,“不知道,我在给娘亲烧热水,突然就出来了。”

    年轻女人闻言抿了抿嘴,不知道想到什么,眼眶发红的抱着小阿花蹲坐在地······

    郑景仁站在她们家的门外,听着里面母女的交谈,轻叹一声拿出破空匕进入玄女界。

    和自己喜欢的几个女人边聊边睡休息到半夜,悄无声息前往石月花所在的庄园。

    石月花伤势痊愈已入虚道,穿着丝绵睡衣躺在床上,感应到郑景仁靠近睁开眼打趣,“夜探我香闺,是想把我也收入你后宫吗?”

    “···你突破的时候是不是伤到哪里,留下后患了?”

    郑景仁站在门口抿了抿嘴,有些纳闷原本端庄得体的石月花,不犯困后怎么就成皮得水了,不过一直卡在79%的兰花宝典,好像真的可以找她下手···

    石月花见郑景仁看她眼神变得有些古怪,连忙收起脸上那打趣的笑容:“开玩笑你还想当真?说吧,这么晚找我什么事?”

    “不,我突然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不是开玩笑。”郑景仁脚尖轻点出现在她身旁,金银指点向石月花玲珑有致的身躯。

    石月花翻身坐起,将点向自己穴位的大手拍开,“你来真的!?”

    郑景仁一言不发,心念一动沉重的土元素笼罩在石月花身上,她拦截阻挡的素手一滞,刚刚坐直的身子委顿半分,没能防住郑景仁点在她敏感穴位上的大手。

    “啊···”

    酥麻的快感在不可描述的部位快速扩散,她一下没防住,郑景仁整套金银指立刻施展开,配合贴身十八摸,在这闺香深房中传出一阵阵“啪啪啪”和‘啊啊啊’的声响。

    石月花头脑一片空白,她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部位如被轻微电击,痒,麻,酥,令她心跳加速的同时血液加快,一层层舒适的感觉从穴位上扩散,扩散,再扩散。

    她白皙的额头和鼻翼渗出细细的汗珠,身上处子幽香在体温上升中显得更加诱人。

    她洁白如玉的脚趾紧紧弓起再张开,纤纤十指紧抓着床单,一声似哀似愉的娇呼中,拍鼓手连连拍落。

    石月花身体一阵轻微痉挛,整个人在床上缩成一团,紧致雪白大腿紧紧夹在一起,双手捂着不可描述的柔软发出如泣如笑的低吟。

    浅粉色的动情能量散发融入郑景仁体内,温热又清凉的奇异感觉在经脉中流转,而后浩浩荡荡的汇入丹田中的墨兰,兰花宝典涨到85%!

    墨兰上微微一震,缓缓蔓延生出第八瓣墨色花瓣。

    石月花居然也是特殊体质!

    郑景仁看了眼在床上缩成一团吐着香气的石月花,直接盘膝坐下。

    虚幻的疯魔大河浮现,纯白的郑景仁身上浅黄铠甲覆盖,蓝色火焰升腾,脚下原本能影响控制的三尺范围开始朝外蔓延。

    由三尺到四尺、五尺、最终到十尺,方圆十尺的疯魔大道,皆为他掌控。

    睁开眼,他身上那癫狂的气息消散不见,像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

    对疯魔大道的掌控大大提升后,他不需要再刻意收敛,不会出现像之前逸散的情况。

    床上的石月花慵懒的侧躺着,看着郑景仁身上气息升腾后又消失不见,“你这功法···去玄天阁走一趟吧,她们新上任的阁主和一个长老也突破到虚道境了。”

    “谢了。另外我偶然遇到一对母女,她们···”郑景仁也不起身,坐在地上将自己遇见那对母女的事说了说,并表示想把她们带进玄女界。

    “不会是你的吧?”石月花一脸狭促的打趣。

    “你说呢?”郑景仁不答反问。

    “也对,你那里还好几个如花似玉的,刚才你也没真那什么。诶老实说,你是不是不行啊?要是真不行,我们玄女界有秘药,据说初代人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