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一刀破天图
    ,!

    粉色空间中,两具不着片缕的身躯纠缠,男子粗重的喘息和女子娇媚的轻吟跌宕起伏。

    床笫之事中,呈主导地位的不是郑景仁,而是怜花。

    她坐直了腰杆,上下起伏的雪白与两点殷红晃人眼球,滑嫩肌肤透着粉光,一缕缕纯白流光从郑景仁体内流入她体内,在她体内流转一圈后,形成浅粉反镭郑景仁体内。

    郑景仁眼睛轻闭,极致的舒爽中动情能量游走经脉,汇入丹田墨莲的同时,他看到了青衣从骑士大陆回来,被怜花拦下后的交谈。

    看到了她们二人合作,怜花借大阵之力破空压制乱佛界的佛僧,青衣行斩杀之事,在乱佛界大肆猎杀僧佛。

    看到了清静无为的神秀与怜花之间的对话,明白今日她们所行之事是为何。

    青衣要报仇,怜花与神秀达成协议,接任乱佛界掌管者的同时,突破道境。

    ······

    虚无中,被纯白淡金的不屈刚正大道冲刷的樊青衣脸色平静,她丹田里真气旋转凝结,成为一尊正气凛然的小方鼎。

    小方鼎中有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小人升起,这小人身上的气息正直、果敢、坚毅。

    不屈刚正的大道冲入其内,她气息如吹气般膨胀,她瞬间踏入虚道境。

    纯白淡金的大道虚影浮现在九州上空,整个九州都能看到这条虚幻大河,堂皇刚正的气息流转九州。

    虚幻大河中,樊青衣如铁面无私的神捕,震慑宵小的同时正气升腾。

    她依凭在大道长河上的意识快速回归,融入体内后身灵合一睁开眼,心念一动从这虚无中离开,九州上方那条大道虚影也随之消散。

    她从虚无离开回到九州,出现在人皇御书房内,看也不看正在疗伤的人皇,身上纯白淡金光芒流转飞向祭天坛,落在面含笑意的慧能六祖面前。

    看到樊青衣落于身前,慧能面上微笑不减略作点头的开口:

    “愿我六根常寂静,心如宝月映琉璃。”

    他心脏处有银白月华流转,通体如一尊琉璃佛像,变得透明圣洁,六根透明似宝月琉璃的奇异锁链从他身体冲出探入虚空。

    浩大佛音从他巨大的佛陀法相传向九州,立在他身前的樊青衣身上杀气升腾,眼神冰冷间手中相思短刀斩在宝月琉璃佛像般的慧能头上。

    刀刃自上而下,立劈到底,在祭天坛的大理石地面留下一道深不见底的刀痕。

    不到一个时辰,她连斩两位九州中最顶尖的人。

    堂皇之刀斩人皇,杀伐之刀斩六祖!

    这两刀在她心中养了半年,于乱佛界的杀伐中磨砺渐锋,一刀斩当年无用人皇,一刀斩当年罪魁祸首。

    漆黑的杀伐之道从虚空窜出,带着无尽的杀伐杀心,将她刷入虚空,开始她杀伐之道的突破。

    宝月琉璃般的慧能面上微笑不减,自头顶到股间裂开一条缝隙,只是这条缝隙正在缓缓愈合。

    而在乱佛界北部的绿洲中,佛力金光形成的龙卷底部,那由混乱邪祟道则凝聚成的灰褐身影身上裂开一条缝隙。

    此缝隙和慧能被樊青衣斩的那刀一模一样,自头顶到股间。他模糊不清的面容徒然睁开两道摄人心魄的光芒,沙哑嘶吼,“你想死自己去死!别拖上我!”

    他身形晃动就要挣扎站起身,想从这佛力金光龙卷的大阵中挣脱。

    但他还未站起,身上缠绕的锁链忽然多了数十根,瞬间将他刚刚站起的身体压下。

    “你们都疯了吗!我死了你们也会死!”他咆哮间身上有逆佛号灰褐的“卐”字流转,将身上的锁链撑得涨开。

    但锁链刚被撑开一丝,他身上的锁链便多加十根,在佛力金光大阵的配合下,他只能坐在原地咆哮,仍由越来越多的邪祟混乱道则融入他体内,面上五官越来越清晰。

    端坐于绿洲上空的神秀,他自头顶到股间同样有道刀痕,但他不显痛色,身后的菩提树枝叶化作上百根青金锁链缠绕他身体。

    锁住他,既是锁住邪佛。

    乱佛界的邪祟混乱道则渐渐被吸走,全部聚拢在佛力金光的龙卷周围。

    邪佛已知慧能和神秀杀他之心,竭力抗拒排斥混乱道则纳入体内,做最后的抵抗。

    粉色空间中,郑景仁体内的动情能量达到100%。

    怜花香汗淋漓趴在他怀里轻搂着他,春光流转言语凝沉:“冤家,把握时机,绘道登天,迟则生变。”

    她话音刚落,粉色空间消散不见,郑景仁睁开眼看到压在他身上的怜花徐徐飞起,**大道波动扩散向整个乱佛界,粉色的光河瀑布倒挂天际,浩浩荡荡落向怜花。

    她素手轻扬,纸张毛笔置于身前,另一张飘落郑景仁身上。

    系统提示音姗姗来迟,郑景仁抬头看着飘飞的怜花,欲犹未镜笑着舔了舔嘴唇,右手抓住毛笔选择‘是’,左手暗扣灵魂防御+120的‘安魂珠’。

    “轰!”

    与**大道不分伯仲的疯魔大道横贯于天,似漆黑墨河垂落,汇入郑景仁手中的毛笔。

    郑景仁脑海有诸多画面闪过,一家团圆的全家福,冠临九州碾压众强的癫狂之卷,成立新朝入侵其他大陆的霸业宏图,美眷伴身的各族鸳鸯画···

    各种各样不一而足,都是曾经在他潜意识中出现过的各种结局。

    丹田内的墨兰缓缓生出第九瓣花瓣,整株墨兰梦幻而高雅,他气息拔高突破虚道。

    同一时间,九州的某处虚空,一片古色古香的建筑群中,和郑景仁一模一样的无情真意脸色微变:“竟能瞒过我!”

    他抬手虚抓,将面前空气撕裂,一步跨入出现在正在绘道图的郑景仁面前,郑景仁心有所感看向他。

    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相视无言,一个冷漠无情,一个癫狂霸道。

    终于‘正式’见面了!

    郑景仁眼中暗藏癫狂,脑海中的诸多画面徒然收缩凝结,化作一副图卷。

    一刀破天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