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宏愿大誓
    郑景仁身上的蓝色火光和浅黄铠甲其他人也都能看到,他们有些好奇。

    除了道图之外,就只有权柄之力和香火愿力对登天门时有些帮助,其他外力一概无法使用。如今郑景仁身上的那层蓝火和浅黄铠甲是什么?

    他们好奇疑惑间,看到那登天门的人再次迈脚,缭绕在他周身的道图化作天刀,逆冲而上,一路斩入漆黑狰狞的天门中。

    而那正在登天门的人,也随着这把天刀冲入了天门。

    “轰!”

    天地如盖上幽暗帷幕,元气大海如潮汐翻滚,世间一切变得幽幽暗暗,只有那狰狞巨门仍旧显眼,一颗纯白大星徐徐升起,与相隔不远的蔚蓝大星定格在九州苍穹。

    “···两步。”黄媚韵低喃着后退一步。

    孙玉也是脸色复杂的看着天上那漆黑狰狞的天门,前两年那个毛头花贼,如今已是她仰望般的存在。

    太安城皇宫中的人皇身形晃了晃,脸色有些苍白,只是面上的威严不散,“哼,就算你入道境又如何,亿万民心护体,你也不敢杀吾···”

    他像在说着安慰自己的话,语气强硬中带着几分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气馁。

    庐光山后山腰,灵剑宫的入口,陈云霄倚靠在松树上双手一拍,“任兄弟果然厉害!两步入天门,果然当初他初入虚道境时就该跟他打一场。”

    “他姓郑。”陈凌瑶抱着那把杀气四散的元初剑,呆萌的看着天上的狰狞天门。

    陈云霄嘿嘿一笑,“一时嘴快忘了。凌瑶,你也虚道了,咱兄妹一起去这江湖走走,看能不能遇上郑兄弟。”

    陈凌瑶应了声,没什么意见。

    九州的某处洞天里,站在古香古色建筑群中的无情真意冷哼一声,身上气息快速暴涨,一路升至道境巅峰,踏入那半仙之境才平缓稳定,被人皇用天谴带来的隐患彻底消散。

    整片天地都在隐隐颤动,服务器这个版本似是无法承受他这个类似bug般的存在,在他周围出现一层层乱码。

    太安城的玉香楼里,秀灵小萝莉原本还在为准备踏入虚道境做准备,如今看到郑景仁两步登天后,心里不知是喜还是气的嘟囔:“死淫贼臭淫贼,居然这么快,可以通知老祖了···”

    两步踏入天门的郑景仁,此刻踏在一条漆墨的疯魔大河中,各种各样的大道感悟缓缓融入他体内。

    此刻开始他不再需要破空匕,他可以借着疯魔大道去任何想去的洞天。

    流经他脚下的疯魔大河变成淡白色,由原本影响的十丈范围,变成了百丈。

    这不再是虚幻,而是真实的,“哗哗”水声传于耳边,放眼望去大河不知从何而来从何而去,左右是其他颜色其他气息的大道。

    他试着朝前走了走,因为他看见了樊离的背影,离他有点远,远到只能看到一点蓝色光芒。

    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后,脚下大河带来的阻力变大,融入他体内的感悟变得晦涩难解,令他心绪变得烦躁难耐,他知道他暂时无法再前进了。

    “樊叔这么强,能走这么远,而且还一直不出去···”他正嘀咕着,忽然看到前方的樊离消失在疯魔大河中。

    郑景仁脸色错愕:“······”

    半响后他笑了笑,原来樊叔也会出去休息。也对,他疯魔的执念是为复活妻子,不是发疯求死,哪有世人想的那么偏激癫狂。

    看到樊离无碍,郑景仁没有在这天门后的世界久留,身形消失在这片天门后的世界中。

    浮现在九州上空的天门和大道阶梯逐渐消散,证明此次登天门的结束,只是九州中修为达到虚道境的人心里久久无法平静。

    连续两个疯魔大道的人轻而易举踏入天门···如今的世道,是不是对疯魔大道比较友善?

    从天门后的世界出来,郑景仁出现在乱佛界上空,姗姗来迟的系统提示音响起:

    卧槽!吓死个人。数据异常是什么鬼?

    郑景仁刚才有种要被系统抹杀感觉,惊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还好是三年不是三个月,进来两年已经到道境,最后一阶应该不会很难吧?

    嗯···如果九阶就是大成阶段,那意思说无情真意也就是被困在第八阶一直没突破,难道他最后关头把持不住,把自己给嘿嘿嘿了?

    想到嘿嘿嘿,郑景仁不可遏制的想到之前和怜花在粉色空间里的情形,咽了口唾沫后,抬眼看向依旧在绘道图的怜花。

    怜花画的心不在焉,妩媚的朝他眨眨眼,脸上春意盈然诱惑万千。

    这尤物妖精真是疯了,绘道图也不专注,她到底还要不要突破道境接管乱佛界?

    心中谴责的同时,眼睛朝怜花胸口那深不可测的雪腻深沟看去。

    嗯,真深,真好看···手感也是极好的···

    正遐想着,佛力金光的龙卷将最后一丝邪祟混乱的灰褐邪雾卷入底部,彻底纳入邪佛体内。

    邪佛面容五官变得清晰,和慧能、神秀二人都有些相似,他似乎是两人的结合体。

    全部的邪祟混乱纳入他体内,和他同为一体的神秀再无法彻底压制他,他怒吼着站起身,“想要我死,你们都给我先去死!”

    整个乱佛界震动摇晃,端坐上空的神秀眉头紧皱似有难色的开口:“快。”

    怜花抛下手中之笔,脸色恢复正经:“帮我砍他一刀!”

    郑景仁知道此时是这件事的最后关头,不管是为怜花,还是为帮他挡下无情真意的佛门,他都合该出手。

    一步迈出出现在怒吼的邪佛面前,在他彻底挣脱身上锁链前,手中炎风刀手起刀落,顺着他身上原有的那条刀痕斩下。

    邪佛身形晃了晃,郑景仁则被乱佛界排斥扔到迷蒙的混沌中。

    落在混沌中,他炎风刀轻轻一划,在迷蒙混沌中破开一道口子,他没有再急着进去,就站在混沌中看着乱佛界里的变化,若再有需要,他再进去也不迟。

    而被郑景仁斩成两半的邪佛怒吼着想要合拢,但有疯魔大道隔绝,无论他如何努力,也无法再合拢,因为被斩断的不仅是他,还有乱佛界的道则。

    绿洲上方的神秀和尚同样彻底裂成两半,只是他面上并无痛色,他看向正在绘道图的怜花点点头。

    身体和那株菩提树化作青金色光焰熊熊燃烧,化作一枚青金流转的舍利落向怜花脑后,他掌管乱佛界多年的感悟与各种法理规则汇入怜花脑海。

    金光佛力龙卷底部的邪佛则是嘶吼着开始变黯淡,身上燃烧起灰褐色的光焰。

    九州的高空中,身体同样裂成两半的慧能身上燃起灰褐和琉璃般的光焰,平淡祥和的声音流转至九州各界:“普愿众生同我愿,能于空有善思维,三宝共住持。”

    他话音落下,燃烧灰褐光焰的身体遁入虚空进入乱佛界,撞在同样燃烧的邪佛身上。

    邪佛的嘶吼变成惨叫,慧能那半边身子的灰褐光焰如高能燃料,将他烧得更快逸散。

    燃烧琉璃光焰的身子化作光焰飞洒九州,无数佛塔中响起钟鸣声,《轮回经》的经文响彻各地佛寺。

    一天之内天色再次变得黯淡,只是这次元气大海没有潮起潮落,只若天狗食日,在这昏暗天际中,一抹金色流光快速滑落。

    佛门六祖,圆寂于今。

    神秀化作的青金舍利光焰被怜花吸收一空,变得黯淡漂浮升起,怜花则是脸带圣洁怜悯,白嫩玉脚踩在自己画的道图上,落于惨叫燃烧的邪佛面前。

    她檀口幽幽,手掐莲花印,“三世宿慧三世缘,此世便归途。”

    她身上飘荡起两个粉色光影,光两道影盘旋一圈融入她体内,她脚下踩着的道图化作粉色莲台,手中多了一尊八宝玲珑塔,身前的邪佛彻底消散,有丝丝缕缕道则融入她体内。

    两尊佛门法相浮现在她身后,一尊为欢喜佛,一尊为明妃。

    欢喜佛样貌与郑景仁一模一样,明妃则是她自身,两尊法相相拥而坐,面带欢喜妙欲,却暗合一阴一阳的平和之道。

    她盘膝坐在道图所化的莲台上,檀口轻言:

    “此世若为菩萨身,定叫乱佛传盛世。”

    “此世若为菩萨身,定叫乱佛广佛法。”

    “此世若为菩萨身,护我佛门千百年。”

    宏愿大誓中,天上的粉色**大道凝结成天女菩萨流转的粉色天门,一条大道阶梯开落到她的莲台前。

    她轻念宏愿大誓,莲台托着她徐徐飞起,整个乱佛界的愿力聚集在她莲台下,来自九州、来自地上佛国的愿力,推着她冲向天门。

    “又有人突破!”

    九州中刚刚平息下来的声音再次响起,各个洞天中的虚道境惊异的看向天际,听到了怜花那宏愿大誓。重生仙女派np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