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死亡无处不在
    阿萨克伦的精神循着他与姆可分身的联系遁入虚空,片刻后,他上方的空间裂开,姆可的声音传出:“怎么了?你这伤?”

    “用上面的气息占卜那该死的东方人在哪!”阿萨克伦的公鸭嗓带着暴怒,近乎咆哮般的声音回荡在不死界。

    低阶的骷髅兵与幽魂被震散,浓郁死气翻腾似海涛卷动,中阶高阶亡灵趴伏在地瑟瑟发抖,对忽然暴怒的君王都不敢抬头看一眼。

    “麻烦来自他?!”姆可震惊中有些愣神,一抹星光从裂缝飞出,卷起阿萨克伦刀口上的残余疯魔大道气息,浮在半空如细碎的海蓝色星沙飞舞。

    阿萨克伦自头顶被砍至梁骨的刀伤缓缓恢复,跳动的灵魂之火徐徐平缓,阴沉的盯着上方飞舞的星沙。

    “···找不到,上面的气息贯穿万千空间,稍一追溯就断了联系。”姆可的声音从裂缝传出,无奈中有些烦躁。他没有身躯,被放逐在虚无中很多巫术用不出来。

    “该死的该死的!”阿萨克伦已经恢复冷静,只是听到这样的回答仍旧气得忍不住跺脚。

    整个不死界被他跺得剧烈摇晃间,他像是想到什么,抬头看向裂缝,“你暂时先别离开,他的目标可能是你。”

    刚才那种情形,若那东方人举刀再斩,失了先手的他,被持刀的同阶战士近身确实没什么反抗能力。

    但这东方人退了,或许他的真正目标是想把姆可分身再引回来,只是刚才暴怒的他没有立即反应过来。

    无法进入主界的姆可眉头微皱,目标会是自己?

    随即他反应过来,只剩灵魂体的他探出精神扫巡周围,身后却无声无息的被劈了一刀!

    充满癫狂躁乱的念头冲入他的灵体,将他由无尽献祭供养起来的灵体撑得如吹气般膨胀,不到一息就令他意识感到痛楚。

    他惊愕的回过头,看到那东方人披着一件奇异的透明斗篷对他轻笑,“你本体说的对也不对。”

    姆可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被疯魔大道撑爆了灵体,化作漫天星光炸开在虚无中,汹涌澎湃的疯魔大道如磨盘触手般追着这些星光。

    “住手!该死的东方人!”阿萨克伦一步迈出从不死界出现在虚空,亡灵法则灰扑扑如丝带,缠卷向姆可灵体炸开的星光,将它们拉向自己身后。

    这是他最强的一具分身,虽然躯体已经没了,但只要能解除那该死的生命放逐魔法,他就能从虚无中回到主世界。

    重塑一具身体不是难事,但若再损失次神级巅峰的分身,阿萨克伦心里会滴血!

    郑景仁操控刀意和疯魔大道追杀被撑炸的姆可,脚下一动消失在原处,虚空中再无他的气息和踪迹。

    阿萨克伦脸色一变,这里没有不死界的法则给他加持‘亡者视界’,他看不到隐身后的郑景仁,这意味着追到虚空来的他很危险!

    想到此他立刻抬手一划,打开不死界的空间口。

    次神级的分身没了总好过连本体也搭在这里好!

    他前脚刚跨入不死界的空间口,背后就被斩了一刀,狂暴的疯魔大道顺着刀锋灌入他背后的伤口,将他的神火冲击得摇晃不止。

    他怒吼着回过身,看到郑景仁站在空间口外对他挥手像在告别的身形逐渐透明,“我的目标是你们两个。”

    嗯,他从来不是大度的人,不说瑕疵必报,但三番两次对他出手,总该说有仇报仇。

    既而且要动手就要连那巫师创始者姆可一起斩了,特别是这两个老阴龟已经开始勾结无情真意,这更加留不得,万万留不得。

    姆可潜藏虚空若一心躲避,郑景仁难以追寻,所以他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先从姆可下手。

    在阿萨克伦和姆可交谈时若他直接进入虚空出手,引起的空间波动足以让这常年潜藏虚空的姆可提起警惕,一刀击杀的可能性会大大降低。

    所以他故意等姆可离开后再现身劈阿萨克伦一刀,当着他的面离开,让他以为自身已经远遁,把姆可再叫回来,这时潜藏在虚空里的自身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斩出必杀的一刀。

    至于阿萨克伦,有潜行斗篷在,除非阿萨克伦永远不出不死界,或者永远保持那个‘亡者视界’的状态,否则杀掉他只是早晚的事。

    而阿萨克伦一回到不死界,不死界的亡灵法则立刻涌过来包裹他全身,修复他身上的刀伤,将疯魔大道挤出他身体。

    他左手前挥,原本跪伏在远处的龙巫妖、吸血鬼亲王、嚎叫女妖、死灵骑士等高阶亡灵被投入尚未关闭的裂缝中,他沙哑着咆哮:“拦住他!”

    不死生物无法抗拒不死君王的命令,哪怕明知不是这东方次神的对手,这些高阶亡灵也只能发动魔法,或是飞扑向虚空中的郑景仁。

    郑景仁瞥了眼这些亡灵,刀意和疯魔大道及火土元素凝结,化作燃着蓝色火光的刀罡飞斩向这些亡灵和魔法,吸拢着姆可被磨灭后留下的纯净灵魂能量。

    这些都是古河的大补丸,不能浪费!

    阿萨克伦知道姆可这具分身已经没救,双眼赤红瞪着裂缝里的郑景仁,低声念着亢长繁杂的咒语···

    彩虹龙一只前爪抵在下巴上,眯眼看向虚空中的战斗露出一丝狭促笑意,“打吧打吧,只要别在骑士大陆打就好,最好两个都死掉。”

    他对这种不在骑士大陆里的战斗懒得理会,对交战的双方更是希望两人直接同归于尽,免得再给他找麻烦。

    曾经对郑景仁出手的火焰主神和冰雪女神此刻没有干扰这场战斗,似乎也是想看着二人两败俱伤。

    但一把邪异的紫色镰刀不知从何处而来,划破空间浮现在正收集灵魂能量的郑景仁身后,带着撕裂虚空的锋芒斩向郑景仁脖子。

    “邪神的立场有些诡异···”

    他明明可以二人两败俱伤后再出手,但居然这时候急着出手为不死界君王争取时间,阿萨克伦活着对他有什么好处?

    彩虹龙疑惑中没有阻拦,自然女神犹豫片刻也没有阻拦,毕竟她若出手火焰主神也会拦着她。

    郑景仁眉头一皱,左手继续收摄灵魂能量不耽搁时间,身形右转炎风刀裹着极白刀罡和火元素凝聚的蓝火、以及土元素加附其上的沉重重力,迎向那把邪异的紫色镰刀。

    “叮!”

    金铁交击声中,炎风刀刀身巨震一阵哀鸣,刀身与紫色镰刀接触的地方多了个豁口!

    郑景仁心疼的看了眼炎风刀上的豁口,姆可被磨灭后剩余的灵魂能量已全部被他吸摄到左手,而那把紫色镰刀则是一击即退,消失在虚空中。

    将灵魂能量按在胸口的古河护符上,他身形逐渐隐匿不见,耳边传来阿萨克伦那公鸭嗓的声音:“死亡无处不在,你,无处可逃。”重生仙女派np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