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真不要脸
    “龟王所说的虚无命是什么?”

    玄龟王身在悬崖边上,龙头猛地前伸探入海中,郑景仁站在上面差点没被甩下来,真气臌胀间将周围咸腥的海水排开。

    玄龟王的龙头剧烈晃了晃,随后上提浮出海面,嘴里叼着一条巨大的海兽。

    郑景仁精神一扫,发现玄龟王嘴里叼着一条不知几级的海兽,海兽仍在挣扎,鲜血似瀑布般垂落,染红了西面的悬崖,但玄龟王嘴纹丝不动,叼着海兽退回到海岛中。

    将海兽放在地上,一只爪子按住还想蹦跶的海兽撕扯咀嚼,“虚无命很好理解,你的命是虚的,假的,不属于这个世界。”

    郑景仁心中一跳,这老龟看出他不是心世界里的正统np了?

    玄龟王似是谈兴起来,吃着巨大海兽继续道:“老龟活得久,也见过几个虚无命的人,他们气运不正常的鸿旺,但最后往往都应了那句‘运比天高,命比纸薄。’”

    “像突破道境的,寿命早已过五百之数,但老龟遇见的那几个虚无命,皆在青壮时期便丢了性命,一身滔天运势自然也就风吹云散。”

    “···”郑景仁对自己虚无命是怎么来的一清二楚,对老龟的话不作回应。

    老龟龙睛动了动,龙脸上明显露出一丝笑意,“不信便罢。你此行既然是来寻玄武真血,凭你的运势十有**能拿到,不过到时你不可全取。”

    郑景仁点点头,边摇龟壳边开口:“龟王似乎并不阻拦外人寻求玄武真血?”

    “嗯。玄武老祖宗有交待。”玄龟王不知是咀嚼得太多,还是不想过多解释这个问题,只简单的说了句就再无下文。

    郑景仁见状没有继续追问,只安静摇着龟壳,等待铜钱掉落。

    玄龟王似乎也失了谈兴,自顾自撕咬海兽。

    一人一兽安静无言,月华如水般倾泻。

    当冷月西下,旭日东升至正上方时,龟壳中的第一枚铜钱落下,是那枚‘圣德宝币’,半个时辰后是第二枚‘福德宝币’,再半个时辰后是第三枚‘功德宝币’。

    玄龟王早就吃完海兽,懒洋洋的躺在这靠近西边悬崖的空地上晒太阳,得知铜钱落下,问清郑景仁三枚铜钱落下的顺序后,它略作点头,转身爬向海岛的中心。

    郑景仁将龟壳和铜钱放回玄台上,看着玄龟王带他回到它原本趴着成山岭的地方。

    它两个巨大的前爪在地面上扒弄,口中发出奇异呜鸣,层层泥土被掀开。

    玄色的水光从地下涌现,露出一层黑色水幕般的透明龟甲,龟甲之下有一槽带上循环流淌着一层暗蓝色液体。

    “打开龟甲,你就能拿到玄武真血。鉴于你的卦象,老龟带你来此,但却不能帮你。”玄龟王的龙头偏了偏,示意郑景仁从它头上下来。

    郑景仁纵身飞落在水幕般的龟甲上,伸手碰了碰,很冰凉,而且不仅不硬,反而有些柔软的感觉,回身看向玄龟王:“任我施展?”

    玄龟王的龙头微微点了点,龙睛中有些笑意。

    以前也有人问过这个问题,最后在龟甲上连痕迹都没留下。

    这么简单···

    郑景仁心中嘀咕,炎风刀出鞘用六叠劲斩出断忧愁,三刀齐出极白刀罡上蓝火升腾,浅黄重力缭绕,刚猛无俦的斩在龟甲上。

    “噗···”

    一声奇异的声响,水幕般的龟甲微微下陷,斩在上面的刀罡好似不是锋利气劲,而是一个道沉重的力道,下陷过后刀罡被弹向天边。

    看着远飞向天空的刀罡郑景仁沉默不语,旁边的玄龟王嗤笑出声。

    它最喜欢看到这些武人信心满满的来,垂头丧气的走。

    一切心高气傲在这龟甲面前都是浮云,它活这么久以来,只有两个人在没有它的帮助下打开过龟甲,其他借了它力量的它懒得去数。

    瞥了眼这老龟,郑景仁举刀再斩,依旧是断忧愁,不过是六叠劲的第四第五第六叠。

    炎风刀发出一阵不支的哀鸣,刀身剧烈颤抖,狂暴的真气与大道贯入其中,刀身上燃起幽蓝火焰,凝结浅黄重力,三色刀罡一闪而逝站在水幕般的龟甲上。

    “噗!”

    与前一刀相似的声音,唯一的区别,这次如破败皮革被刀口撕开缝隙的感觉。

    可惜水幕龟甲深深下凹,锐利沉重的刀罡斩入三分一后再次被弹出去,在天穹留下一道刀劲恐怖的刀痕,龟甲上的裂缝快速愈合。

    这是龟甲?这他喵的是牛皮吧?什么时候龟甲像皮革一样了?

    郑景仁心中疯狂吐槽,紧了紧手中的炎风刀。旁边的玄龟王没有再出声嘲笑,刚才那刀已经证明了郑景仁的实力,若威力再大点,龟甲已经被击破。

    看了眼炎风刀上变大的豁口,郑景仁抿了抿嘴,若用六叠劲斩出入疯魔,他担心炎风刀会撑不住直接断裂。

    犹豫些许,郑景仁将炎风刀归鞘,在锦囊里翻出一把70级的绝世珍品级长剑。

    炎风刀的造型与长剑相差不算很大,虽然不如炎风刀趁手,但也能暂时用一用。

    此事过后先去太安城走一遭,看陈大锤有没有办法把炎风刀升级到仙品。

    玄龟王瞥了眼郑景仁手中的长剑,龙脸没什么表情,猜测郑景仁还有更强的剑招?

    却见郑景仁举起手中长剑,像使刀一般直直斩落,一刀接一刀,看起来威力虽然在提升,但和刚才那两刀完全无法比拟。

    玄龟王龙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他这是打算一刀刀慢慢磨掉龟甲的防御?

    但见五刀过后,郑景仁身上白光暴涨,手中长剑发出剑鸣,“咔咔咔”的声响从剑身上传出,一道锋锐异常,癫狂霸道的剑光斩在水幕般的黑色龟壳上。

    “嚇!”

    龟壳被斩开,锋锐剑光一路深入,斩在下方的凹槽上,将暗色液体溅起,此次龟甲没有再快速愈合,而是缓缓的收拢。

    郑景仁随手扔下已经裂纹密布的长剑,探手将暗蓝色液体从剑口中摄出。

    玄武真血:上古神兽玄武心脏中流出的鲜血,至阴至寒,近水成海,以特殊方法调配服下,可提升对大道感悟。

    收集了将近一个拳头大小的玄武真血后,旁边龙脸略惊的玄龟王咳了咳:“差不多得了,别取太多。”

    郑景仁闻言停下,拿出原本装清水用的胡囊,将清水倒出后将暗蓝色液体倒入囊中。

    脚下的龟壳收拢速度开始加快,旁边的玄龟王忽然轻吸一口气,一串玄武真血从快要合拢的剑口中飞出,被他吸入口中,下方凹槽的玄武真血顿时少了近半。

    这老龟,自己喝的比我取的还多,真不要脸。

    郑景仁暗自腹诽,却见玄龟王眯着眼惬意的轻言:“三日后若有空你再来一次,老龟可以帮你一点小忙。”

    “让你日后对付把你变成虚无命的人时,多一保命之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