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把这小子灌醉,然后就可以把他妹妹···
    千里杀boss,最后窝里反,真他娘的给力!

    郑景仁提着圆脸男站在山涧的废墟后边,翻滚的烟尘和碎石掩盖住他身形,他嘴唇抿了又抿,神色很是惆怅。

    刚有点心境领悟,打算以后面对玩家都全力以赴,不再小看天下英雄,下一秒就来这出,能把小爷的骄傲还回来吗你们这些混蛋。

    不过吐槽归吐槽,他还是眼神凝沉的将圆脸男放在地上,抖了抖麻痹全消的右臂,盯着场间还有墨家追神弩的三个玩家,魔君法相融入体内一步迈出消失在原处。

    “呼!”

    神行百变全力施展时引起的劲风响起,一道乌影如无坚不摧的尖刀从侧面扎入玩家群中,目标直指刚把戏颜尔射死的背大刀玩家。

    他尚未来得及填装新的弩箭,其他玩家还震惊于帮主被帮派高层杀,另外两个肩扛墨家追神弩的玩家也没反应过来。

    背大刀玩家脸上余怒未消,看到郑景仁所化乌光扑来,脸色狰狞的扔下巨弩,拔出身后的金色大刀,大吼一声竖劈向郑景仁。

    但一道锐利的乌光扫过,金色大刀切口整齐的断开,和一颗满脸怒容的头颅一起掉落,化作白光消失在原地。

    郑景仁瞥了眼地上的墨家追神弩,抬手将其摄其纳入锦囊,同时反身竖劈,脚下连退。

    “当!”

    刀锋与箭尖撞在一起,擦出一溜火星,郑景仁身形一震后翻跃起,那根巨箭稍稍偏移了方向从他身体边上飞过,洞穿那面遗留在原地的墨守成规消失在月色中。

    而这一声巨响,也让剩下的那近百伪真境反应过来,顾不得帮主被杀之事,手中武器挥扫出剑气刀罡,枪影棍芒,直劈被震得倒飞在空中的郑景仁。

    然而倒飞在空中的郑景仁自由之翼张开,青风狂躁间,他挥动双翅化作青白流光拔高而起,让一众攻击落空。

    “咻!”

    又是一道凄厉破风声响起,另一把墨家追神弩的弩箭射出,锥形寒星穿透空间般射向飞在半空的郑景仁。

    自由之翼毕竟不是自身身体,辗转挪移不比在地面,想要在空中躲挡这威力极大的弩箭显然不可能。

    那些击空的伪真境玩家赶冲上来,欲要配合墨家追神弩一举秒掉郑景仁。

    郑景仁双眼乌黑近墨,眼神中疯狂与冷静并存,身上腾起癫狂气息,炎风刀寒光凌厉的刀身染上一缕缕虚幻乌墨的法理道纹,凝成一条只是看到便让人如欲癫狂的道纹。

    这一刻,他手中的刀就是道,就是理,就是法!

    自悟之刀,入疯魔!

    “唰!”

    他手臂挥动的速度像是超越了音速,初见乌影闪,不闻破风声。

    但随后刀身上的那条道纹几乎是在瞬间便连接了天地,形成一幕乌墨天刃斩落。

    “嗤···”

    墨家追神弩的巨弩被劈成齑粉,乌墨天刃下的玩家瞬间化成白光,那些扑上来的伪真境恨不得多生两条腿反身逃命。

    场间一片混乱,皎白月色下连天接地的乌墨天刃成为了唯一的主角,死亡白光不断升起。

    当乌墨天刃散去,庐光山山脚被劈出一条大裂缝,深不知几许,令人狂躁的气息源源不断从幽暗裂缝中散发。

    场中剩下玩家十不存一,两个靠得太近来不及躲闪的抢播玩家被误杀。

    剩下的四个继续转播视频中此刻满是白花花的弹幕闪过。

    “卧槽,他是郑师傅!”

    “戏颜尔这鸡儿脑抽了?怎么想着打郑师傅主意?”

    “偷鸡不成蚀把米,还窝里反被自己人杀了,滑天下之大稽。我先稽为敬!”(滑稽笑)

    “在下也稽!”(滑稽笑)

    “+1”

    “+1”

    ···

    从郑景仁的招式以及他熟悉的长刀更有那双青白双翅,玩家们终于认出这就是郑景仁。

    甜甜酱眉头微皱的坐在神枪门山门中,她刚才从副本出来就一直在看视频,这个一开始点开就没关掉的视频如今满是雪白一片。

    她偏了偏脑袋,下意识把拇指放进嘴里嚅嚅的道:“要不要找几个帮派一起去捅了这戏言天下···”

    郑景仁眼珠乌黑得像两颗深邃黑色珍珠,入疯魔的境意褪去,疯魔大道也悄然隐匿,但周围天地灵气像飓风席卷一样被吸入他身体。

    真气快速恢复,看了眼所剩不多已经开始逃窜的玩家,郑景仁咧嘴无声笑了笑,一口牙齿在月色白得晃眼。

    下一瞬,他似鬼魅墨影,风卷残云摧枯拉朽般游走在逃窜的玩家中,带起一道道死亡白光。

    剩下四个抢播的玩家一直没逃,他们尽职尽责的当着战地记者,紧追郑景仁步伐,毫不担心他会反身把他们劈了。

    不过与其说是不担心,他们其实是不怕死,反正目前的扫尾也已经接近尾声,他们的任务已经算完成。

    死了掉点经验大不了让工作室再带上去,但是近距离拍摄郑师傅的机会可不多。

    其中一个个子最小,但是速度却最快,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半大小伙对正在屠杀的郑景仁喊了句:“郑师傅,你收徒弟吗?”

    另外三个玩家眼睛一亮,这个问题早有无数玩家问过了,不管是郑景仁那威猛无俦的刀法,还是他一手无敌撩妹技巧,都令无数男玩家梦寐以求。

    视频上的弹幕停下来,静静的等着看郑景仁如何回答。

    郑景仁一刀斩掉最后一个(戏言天下)的玩家,回头看了眼这四个玩家,目光在那半大小伙身上多看了两眼。

    “考虑一下。”

    言罢他抖了抖炎风刀上的鲜血,收鞘于寒云,脚尖轻点射向那圆脸男子的方向。

    他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为以后做打算。

    这个版本的机关术强无敌,下个版本是什么还不知道,但玩家们永远都在进步,他们基数大,发展全面。

    而自己分身乏术,注定只有泡妞一路走到底,哪有空去学习生活技能。

    所以收点徒弟,教个一两招,然后收取他们生活技能的便利。

    一举两得,即完美又显得自己睿智!

    “卧槽!郑师傅有收徒的打算了!”

    “那是哪里?梁州吗?我现在就过去!”

    “郑师傅是我的,我要跟郑师傅来一段唯美的师徒恋!”

    “滚粗,师傅是我的!”

    ···

    来到灵剑宫的圆脸男子身前,他不知何时已经清醒,看到郑景仁过来,他略显虚弱感激的开口:“多谢兄台出手相救,在下陈元霄,救命之恩感激不尽,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在下任正经,你怎么知道是我救的你?”郑景仁身上那令人狂躁的气息散去,提起他肩膀飞向庐光山后山腰,将那四个又跟上来的玩家甩掉。

    陈元霄被提着飞起,惨白的脸上带着敬意:“原来是任兄,刚才那刀狂猛无俦,端是惊天地泣鬼神,在下是那时候被惊醒的。醒来后借着身体感应,自然知道是任兄救了在下。”

    “原来如此。”郑景仁点点头,想起当初黄媚韵也有类似的手段,能事后知道谁在她身上做过什么。

    陈元霄被带着飞到后山腰,好奇的看了眼郑景仁身后的自由之翼笑着开口:“任兄,若不嫌弃,到灵剑宫一坐,让在下好好答谢一番。”

    “这个···”郑景仁面上犹豫沉吟,心中却是大笑连道这小子会做人。

    “来吧,到时让舍妹炒两个小菜,在下那有上好的灵猴酒。”陈元霄性子豪爽,盛意拳拳的拉着郑景仁。

    “好吧,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郑景仁脸上也露出笑意。

    有妹子,那还等什么,兰花宝典马上就要晋级了。

    把这小子灌醉,然后就可以对他妹妹···嘿嘿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