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九州临魔
    ,精彩小说免费!

    一声呆萌的轻呼,似翠莺轻吟,听得郑景仁心头一荡,鼻息加重深深嗅着陈凌瑶身上的处子幽香。

    清谷幽兰的淡香中带着一股酒气,让人热血沸腾的同时,手上揉捏软肉娇躯禁不住加大力气,捏得软肉不断变换形状,云霞罗裙被揉乱。

    亲着雪腻颈窝的嘴用力吸吮,温热湿滑在雪腻颈窝和锁骨上一阵游离,吸吮得冷脸萌娘张开幽幽小口,吐着热气发出婉转轻吟。

    她白皙纤细十指抓紧郑景仁衣衫,像担心郑景仁会离去,将他拉向自己。

    剑意凝聚在裙衫下的白皙膝盖上,猛然弓起撞向郑景仁两腿之间。

    卧槽,小娘皮这么狠!

    郑景仁欲血升腾,被陈凌瑶抓住衣服拉下时,以为她已经动情了,没想到下一秒就辣腿催根。

    将柔软浑圆捏得变形的左手猛然下探,漆黑如墨的真气覆盖其上,按在那白皙膝盖上,轻轻捏了捏她窍穴,让她凝聚的真气和剑意散去。

    一个巧劲外推,手掌顺着她滑嫩紧致小腿下滑,抓住她紧绷弹嫩的小腿肉摁在自己后腰,让她白皙滑嫩的大腿紧贴着自己的腰身。

    抬头含住她晶莹耳垂,声音沙哑模糊坏笑:“再来啊!”

    “唔···”

    晶莹的耳垂被含住,陈凌瑶那张冷然呆萌的脸彻底泛红,但这次她没叫出声来,洁白贝齿轻咬下唇,原本平静的眼神如秋水柔情,波光流转的闪动。

    她抓着郑景仁衣服的十指用力摁压,一开始她还想着如何反抗,但如今被含住耳垂,右小腿被捏住,从未被外人接触过的大腿内侧紧贴着郑景仁腰身。

    另一只火热的大手还不断揉捏在她敏感窍穴,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喝醉了,在这股浓郁的兰花香和酒味中,她觉得自己脑海有些晕熏熏的。

    她被扯开的领口处,能清晰看到被吸吮过的颈窝和锁骨肌肤变红,跟其他部位雪白肌肤对比起来显得诱惑十足,但偏偏她脸蛋仍是冷然模样,只有盈盈水光的双眸证明她动情了。

    事关虚道境突破,郑景仁收起心中旖旎倚念,趁她已有动情之意,湿热舌尖探入她深邃耳洞里,同时右手前滑下探,将她从按着的椅子上搂起。

    把她整个人抱在身上,陈凌瑶脑海晕熏熏的被抱起,完全没了真境强者的稳重和反应,加上耳洞受袭,惊呼一声下意识搂住他脖子,修长的右腿顺势盘住他腰身避免摔下来。

    两个躯体彻底贴合在一起,二人心头同时荡起一股热血,那是人类与生俱来最原始的热血,郑景仁连喘两口气,托着她柔臀的右手轻轻一拍。

    “啪!”

    不重不响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中,紧随而来的是一声翠莺般的呆萌娇呼。

    “啊~”

    陈凌瑶闭着眼,冷然呆萌的她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只是张开嘴娇呼,另一条腿也盘绕在郑景仁身上,纤细白皙双臂紧紧抱着郑景仁脖子,柔嫩娇躯细细抽搐。

    金粉色的动情能量从她体内散发。

    “啪啪啪!”

    感受冷然萌娘已然登上云巅,郑景仁心中兴奋,在动情能量融入他体内的瞬间,他连拍三下‘拍鼓手’,让陈凌瑶娇呼的嘴猛然闭上。

    她下巴抵在郑景仁肩上,发出“唔~”的轻吟,纤细腰肢不能自己的用力顶着郑景仁小腹上下摩擦。

    急剧的震麻让她完全止不住尿意,她轻声的“唔”叫着,忘乎了一切,只想搂紧身前的温暖怀抱,顺从身体本能的一切举止。

    郑景仁只觉小腹一热,顾不得笑出声来便盘腿坐下,收敛心神查看体内情况。

    因为,冷脸萌娘陈凌瑶也是个体质特殊的女子,加上她真境修为,将兰花宝典最后那2%推到了圆满!

    金粉色动情能量在经脉中如涛涛大河,浩浩荡荡游走一圈,一头扎入满满当当的丹田中。

    “轰!”

    魔君法相自然而然浮现融入他体内,一条漆黑如墨的虚幻大道长河不知从何而起,也不知流向何处,将他和他身上的陈凌瑶一起冲刷出灵剑宫这方洞天福地。

    同一时间,一条漆黑如墨,蜿蜒盘转的长河流转在九州上空。

    这条长河出现的瞬间,九州一切虚道境以下生灵心头不可避免的升起烦躁之意。

    人心浮躁,飞禽走兽咆哮嘶鸣。

    玩家也能看到这条虚幻墨河,但是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目前他们还没有接触到这个境界,只能在底下讨论这条虚幻墨河是不是心世界在搞活动。

    “阿弥陀佛,和当初樊离施主一样的疯魔大道,是郑施主。当初樊离施主突破虚道境时进入了疯魔界,并没有引起主世界注意。”

    太安城皇宫的祭天坛上,慧能抬头看着天上这条墨河,他身躯不像之前六七岁模样,而是像个十来岁的半大孩子,声线变得沉稳许多。

    人皇站在他旁边,穿着黄袍的昂藏身躯立得笔直,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他听取佛门的意见,打定主意不再奢想郑景仁身上的黄龙气运。

    同意异人申请的追缉令,将郑景仁的行踪传播出去,同等于彻底将郑景仁推出朝廷之外,此刻他当然不愿看到郑景仁有所成长。

    沉默片刻,他出言道:“大师可能干扰一二?”

    慧能小和尚沉稳的声音响起:“人皇着相了,之前追缉令不过顺水推舟之事,若此时干扰,马上突破道境的樊离施主不会善罢甘休。不必急着出手,他身后那位自有手段。”

    人皇看了眼雁落山方向,收回目光沉声自语:“希望吧。”

    青莲学宫的入口位置,喝得酩酊大醉的李随风侧躺在莲花塘的大石上,恍若醉容却眼露精光:“老师,他要虚道了···”

    漆黑虚无中,不知何为上何为下何为前何为后,郑景仁盘膝坐定双目轻闭漂浮,魔君法相勾连整条疯魔大道,源源不断冲刷他身躯。

    五行变得清晰,空间节点若隐若现,无处不在的疯魔长河大道带着他的意识穿梭各界天地,加深他对封魔真意的感悟。

    同时,极欲疯狂的念头冲击他精神真灵,想将他彻底变成疯魔。

    只是经过无情真意和阿萨克伦的折腾,他精神真灵变得无比浑实,这些念头的冲刷对他来说太过简单。

    直到墨河中钻出一个个人影,都是他熟悉的人。

    青衣、阿蓝云、娜娜克罗、怜花等,一切爱侣,或是刀刃相向,或是自相残杀,或是被人杀戮,或是红颜化白骨,甚至是他父母,也被当着面被杀死。

    就算他精神再过凝实,也看不穿这种大道凝聚的虚影,看不穿,所以他的精神就被融入。

    经历爱侣不断死去的和父母被杀的虚幻,他迷失了,身上气息絮乱的飘荡在长河中。

    无数呢喃低语在他耳边回荡,充满诱惑力,想让他彻底陷入疯魔,同时蛊惑陷入疯魔便能拥有守护他们的能力,能纵猎天下,能杀尽一切对他抱有敌意的敌人。

    在他怀里,冷脸萌娘陈凌瑶身形缩着不敢动弹。

    她从余韵中恢复过来,冷然呆萌的脸蛋嘟了嘟嘴,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刚才还对她做无德之事的人,怎么莫名其妙的就突破了。

    因为郑景仁身上有她的气息,导致她也被刷了进来。

    不过她身上没有疯魔真意,进了虚空后疯魔大道没有理会她,冲刷在她身上像虚幻一般,虽有些烦躁缭绕在她心头,但影响并没有那么大。

    雁落山上,几乎身化自然许久不曾睁眼的樊离睁了睁眼,看着天上的墨河轻语:“你会选么?”

    当初的他,几得奇遇,有上古奇物封魔链在,他选了彻底陷入疯魔。

    选择拥有复活妻子的实力,在突破虚道境,理智消失的前一刻,将封魔链锁在法相上。

    但就算如此,上古奇物封魔链也被失去理智的他挣得崩裂,在疯魔界杀得群魔凋零,魔血浴河。

    最终被疯魔界的老魔打成重伤清醒过来,逃回九州后加固身上的封魔链。

    他平静的外表下,有一颗疯魔心。

    这颗心,为的是已故亡妻。

    他想知道也很期待,没有疯魔锁的郑景仁会怎么选,不彻底陷入疯魔,不得疯魔本意,突破虚道境后再无道境的可能。

    但彻底陷入疯魔,没有封魔链的他如何再清醒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