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秀得头皮花麻
    ,精彩小说免费!

    郑景仁脑海中幻象纵生,丹田里真气旋转凝结,化成一颗墨黑晶莹的种子。

    魔君法相丝丝缕缕被吸入种子,成为它养料,法相自身则在吸收疯魔大道。

    不管他是守住本心还是陷入疯魔,这枚以魔君法相为养料的种子都会发芽生长。

    只是能不能成长到尽头,让他拥有突破至道境的资格,就看他今日如何选择。

    冷脸呆萌的陈凌瑶缩在郑景仁怀里,清晰察觉到他身上气息变得絮乱狂躁,让她也变得难受。

    她听看守剑池峰的父母以及兄长说过,真境突破虚道境时会有诸多幻象。

    他们要恪守剑心,不受诸多幻象诱惑即可渡过。但这流氓身上絮乱的气息,跟周围那令人狂躁的大道长河完全一致,他难道走的是疯魔一途?

    剑道恪守剑心,那他保持疯魔心,醒来后岂不是个只懂杀戮的疯子?

    到时候在他怀里的自己,肯定会被第一个杀掉···

    果然还是先杀了他吧,他死总好过自己死,况且他占了自己那么多便宜,杀了他也不为过。

    想到这里,她冷然的呆萌小脸红了红,贴着郑景仁小腹的地方,还有些湿热。

    小心的凝聚剑意,微微张口吐出一口剑气,刺向郑景仁近在咫尺的脖子。

    但剑气触碰在郑景仁脖子上,被一层极淡的墨光挡下,这层墨光上有道纹法理流转,上面满是魔意,让陈凌瑶只是看一眼,就觉心头烦躁大涨。

    之前她没有动作,身上也没有疯魔真意,疯魔大道只会当她不存在,但如今她攻击正在晋升的郑景仁,不免引来疯魔大道反噬。

    幸好,她的谨慎攻击救了她一命,疯魔大道只是让她的剑心动摇了些许,并没有毁溃她的真意法相。

    而疯魔大道这般反噬,让郑景仁脑海中的幻象画风徒变。

    不知是疯魔真意对无情真意的多次干扰烙印下,还是郑景仁心中最大的假想敌是无情真意,幻象直接显露出无情真意的身形。

    郑景仁自身被绑在木桩上,眼睁睁的看着诸多爱侣和父母被无情真意百般折磨致死。

    而且这无情真意用的还是他的脸,让看不到他的爱侣和父母在悲恸中带着不可置信死去。

    世界空荡荡,只有爱侣和父母的惨叫缭绕耳边。

    已经分不清是不是虚幻的郑景仁脑海剧痛,气息在那亲人们的惨叫变得急剧狂乱。

    他想杀,杀死无情真意,杀死这个对他以及对他亲人百般折磨的魔鬼。

    “轰!”

    他身上气息暴乱,意识彻底陷入混沌,紧闭的双眼睁开,瞳孔漆黑得像两颗墨晶,而且这漆黑逐渐染向眼白,让他双瞳变得漆黑一片,肌肤苍白无血,嘴唇泛紫。

    狂乱气息冲荡在黑暗虚无中,疯魔大道的墨河拍起滔天大浪像在欢腾。

    疯魔本意成,疯魔大道欢。

    原本依托疯魔大道在万界感悟的意识极速回归,就要身灵合一,成就疯魔虚道。

    体内魔君法相瞬间被丹田里的种子吸干,种子发芽抽枝,倏忽间形成一朵墨色晶莹兰花。

    这朵墨兰在他丹田里滴溜溜旋转,通体墨黑,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小人从兰花中立起。

    这小人的穿着和之前的魔君法相一样,只是五官变得更加立体,更加漆黑,像疯魔的凝结体。

    癫狂,疯意,混乱,霸道,魔怔都无法形容它。

    “成了。”

    太安城的祭天坛上,长成半大小子的六祖慧能忽然出声,一旁不知在想什么的人皇闻言抬头看向天上的墨河。

    雁落山上的樊离静静的看着墨河,忧郁的面容难得的现出期待之色。

    李随风左手拿着老书袋留下的那本古籍,右手持着青锋长剑,身上酒气快速收敛,看向墨河的目光平静中带着决然。

    西北大漠,神珠绿洲的湖畔,怜花和樊青衣坐在大石上,期待的看着天上的墨河。

    ···

    欢腾的疯魔大道不断融入小人体内,促使他快速成长,郑景仁气息也彻底突破到虚道境。

    他气息突破到虚道境的瞬间,九州墨河上浮现他闭目突破,以及怀里抱着冷脸萌娘的虚影。

    整个九州生灵似有所感抬头看去,看到了这么一副霸气凛然当空泡妞亲热的模样。

    六祖慧能:“···”

    人皇:“···”

    樊离期待的神色怔了怔,看到郑景仁双眼彻底漆黑后低叹一声:“终究选了疯魔···不过这算什么?”

    坐在湖畔大石上传来怜花“噗嚇”一声轻笑:“这冤家,突破也不着调。”

    樊青衣嘴角扯了扯,英气勃发的脸上不见喜怒,吐出两个字:“笨蛋。”

    一大早还在练级的玩家们,目瞪口呆的望着突然出现在虚幻墨河中的郑景仁和冷脸萌娘陈凌瑶。

    “卧槽,郑师傅牛掰啊!不行不行,怎么也要去梁州碰碰运气,万一郑师傅真就看上我,收我为徒了呢?”

    “这泡妞都泡上天去了?”

    “心世界里还有仙女?郑师傅上天泡仙女了?”

    “论泡妞,老子墙都不服,就tm服郑师傅。”

    “秀得呀匹!”

    “简直秀得头皮花麻。”

    ···

    郑景仁真灵灵光被墨黑长河裹着快速游离飞来,就要转回他体内,两片温润湿滑的嘴唇忽然贴上他泛紫的双唇。

    仙女主动送吻,看得九州玩家哄叫出声,心里一阵妈蛋羡慕嫉妒恨。

    六祖慧能:“···”

    人皇:“···”

    樊离眼皮跳了跳,身化自然的气息似乎有点不稳,身上有刀意浮现。

    怜花“喔~”的轻叫一声,樊青衣嘴里的“笨蛋”变成了“混蛋。”

    ···

    灵动滑腻的温热软舌探入郑景仁口中,凌厉剑意紧随其后。

    冷脸呆萌娘陈凌瑶脸蛋羞红,眼中有决然之色,要是直接从嘴里攻击都不能杀死郑景仁,那她就只有等死了。

    锋利剑意划破郑景仁舌尖,几乎将他整条舌头割下,疯魔大道立刻反应过来,汹涌狂乱的大道将陈凌瑶舌尖推出郑景仁嘴里,并直接袭向她脑海。

    她哼都没哼一声就晕在了郑景仁怀里,气息絮乱沉浮不定。

    鲜血弥漫在嘴里从嘴中溢出,剧痛让他尚未回归身体的混沌意识苏醒,让他尚未身灵合一彻底陷入疯魔的状态被打破,他眼白中的墨色褪回瞳孔中。

    真灵灵光从墨黑长河的束缚中跳出,趁新的幻象未凝成时,冲回自身体内。

    “嘭!!!”

    天地灵气徒然暴乱,疯魔大道的虚幻墨河盘卷滔天。

    六祖慧能目露奇光:“郑施主真是妙人,竟能想出这种奇招。”

    人皇眉头紧皱颇显不愉,若郑景仁彻底陷入疯魔,对他的威胁无疑降到最低,但没想到他带个女人在旁边竟是留了一手。

    樊离身上跳动的刀意平息,嘴角勾了勾,气息再次融入自然中。

    怜花笑了笑,转首看向樊青衣:“这冤家还真敢赌。”

    樊青衣眉眼含笑,正视怜花,目光坚定而自信:“开乱佛界吧,杀佛证道今日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