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虚道境
    ,精彩小说免费!

    二月初七。

    魔君花郎·郑景仁于九州上空携美踏入虚道境,踏入顶尖高手行列,引无数玩家追捧。

    同一天,在西北大漠练级的玩家发现神珠绿洲凭空消失,欢喜佛宗消隐不见。

    宝珠绿洲的藩国民众悲恸痛哭,他们常年信奉欢喜佛宗,而欢喜佛宗也一直庇护他们。

    大漠中常年有沙暴,之前有欢喜佛宗庇护,沙暴进不了两片绿洲,其他虫兽更不用多说,有怜花在,它们连靠近都不敢靠近。

    如今没了欢喜佛宗,不仅沙暴他们无法抵御,沙漠中的虫兽也会肆意进入宝珠绿洲,对绿洲民众的生命威胁大幅度上升,相对玩家在此处练级的一切补给物资都在涨价。

    也在同一天,青莲学宫各处出入口封闭,接任学宫的李随风遁入学宫最深处,似乎要让儒家退出国教之争。

    ···

    盘卷在九州上空的墨河消散,前往梁州寻找郑景仁拜师的玩家变多。

    成功踏入虚道境的郑景仁带着陈凌瑶从疯魔墨河中离开,回到灵剑宫他们喝酒的房间。

    “轰!”

    奇异的震动从高耸入云的剑池峰上传来,凌厉剑意冲天而起,将周围的云层远远荡开,远在第二层屋里的郑景仁都能听到有人呼喝。

    冷脸呆萌娘柳眉轻皱,脸色涨红,双眼轻闭趴在郑景仁怀里,身上气息时而凌厉时而狂乱。

    郑景仁拿出一枚妙灵丹塞入自己嘴里,让还在喷涌鲜血,差点没被切下的舌头缓缓恢复。

    伸手轻抚陈凌瑶额头,将她体内疯魔气息吸出。

    疯魔气息离体,陈凌瑶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涨红的脸色变回雪嫩。

    许是初尝快欲之巅,而且是连续不断来了两次,加上被疯魔真意冲入心神,她精神变得疲累不堪,半抬眼皮看到了眼神清明的郑景仁,。

    他黑白分明的眼睛灵气盈然,清澈不带一丝杂质。

    像两颗黑宝石一样,好看···

    她心里如是想着,抗不住脑海中传来的疲惫感,垂下眼皮趴在郑景仁怀里睡去。

    郑景仁揉了揉怀里的美人秀发,抱着她走到她最初出来的房间,放在清香淡雅的软塌上,给她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盖上被子,转身走出房间。

    回到他们喝酒的房间坐下,他沉寂心神,观察体内突破后的情况。

    原本丹田里满满当当的墨黑真气,变成一朵灵光缭绕的晶莹墨兰,晶莹墨兰有四瓣花瓣,中心有个类似真意法相的小人。

    小人和他长得一模一样,不过不像之前的法相闭着眼。

    他像个真人一样睁着眼,胸膛上下起伏像在呼吸,手里持着长刀,神色癫狂而霸道。

    在小人表面周围,有墨黑道纹玄奥法理缠绕闪动,癫狂气息扩散又被吸收。

    郑景仁搭在扶把上的手抬了抬,丹田墨兰里的小人也跟着抬手。

    灵气凝聚,在房中凝出一个门板大的漆黑手掌,威压可怖,恍若实质。

    他嘴角勾了勾,漆黑手掌散去,端起剩下的半坛灵猴酒喝了口,心情很好。

    他失去了玩家模板的大部分功能,不知道心世界给玩家对灵气系统是怎么解释。

    而按他自己的理解,心世界里无处不在存在着灵气,和灵气并存并相连的还有诸多不同的大道。

    在虚道境之前的境界,天地灵气多是用来转化恢复真气,攻击更多靠真气或内力来推动。

    在踏入虚道境后,新凝聚的法相和疯魔大道连接,借着它,武人可以撬动天地灵气纳为己用。

    凝聚成实质攻击,亦或是凝成灵光配合无处不在的大道腾空飞行。

    而且这小人连接疯魔大道后像有刻印功能一样,不管外人对本体做过什么,都能通过小人进行场景再现。

    他原本没有颜色的经脉染上一层乌光,肌骨在疯魔大道冲刷下变得坚韧,浑身气力大涨。

    世间的一切在感应中变得十分清晰,有种透过现象看本质的错觉。

    喝了口灵猴酒,回味着口里的甘辣,他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仰头吐了口气。

    锋锐更胜从前的刀意顺着他这口气直冲屋顶,将黄白玉瓦刺出破洞。

    “怪不得玄女界的灵珑山庄和玄天阁会因为大道灌体结仇,这东西简直像开外挂,更别说她们那里有大阵隔绝幻象,对实力提升简直不要太强。”

    单是加深对大道的领悟就弥足珍贵,还能强化身体素质,另能领悟刀意或剑意,对战力提升简直不要太强。

    心念一动,墨兰上的新法相浮现在他身后。

    他的法相和樊离的湛蓝色不同,是通体漆黑,黑得近墨,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虚幻感,离开墨兰浮现在外后体型变得和他身体一般大小。

    不过郑景仁有个感觉,这法相的大小他可以自由控制。

    看了眼已经被刀意刺破的屋顶,他放弃了在这里实验法相能涨到多大的念头。

    让法相融入身体,有意识的沟通疯魔大道,一条虚幻河流在他周身环绕,玄奥法理道纹层层叠叠浮现。

    他心中癫狂杀戮之意大涨,脑海却无比清醒。

    嘴角勾了勾,他嘿笑着断开疯魔大道的沟通,让新法相回到墨兰上,翘起二郎腿坐在桌前喝酒。

    虚道境顺利突破,接下来只要安心等陈元霄,或者冷萌娘陈凌瑶其中一个醒来送他出去。

    回欲香门找娟儿姑娘商议一下前往‘采花会’的时间,再去太安城转一圈,给人皇上上眼药。

    追缉令的事,十有**就是这老小子弄出来的。

    黄媚韵还肯给自己指点方向,应该不会同意玩家申请追缉令。

    所以,不管是为了之前被他派人截杀过一次,还是为了这次追缉令,怎样都要回去报复一波。

    他那些三宫六院小爷就不看了,不过他那么多妹妹,应该没有都嫁人吧?

    再不济,吃点亏他那些女儿公主什么的也是可以接受的。

    不把这老小子的人皇宫闹得天翻地覆,还真对不起当初小爷连夜遁走骑士大陆的凄惨日子。

    想起公主,郑景仁不由得想起昭然郡主,那满腹书气的才女,如今是个什么光景了?她的飞机场胸口,现在想想好像手感也不差···

    正当他不可遏制的露出纯洁(猥琐)笑容时,凌厉的剑意再次从剑池峰上冲起,而且离此处越来越近。

    冷萌娘陈凌瑶不知何时醒来,脚步轻浮走到门口,看向郑景仁目光有恼怒有羞意,看到他正在喝灵猴酒时,冷然呆萌的脸嘟了嘟嘴,萌化属性瞬间+100。

    想起她呆萌着脸轻叫“啊”,郑景仁可耻的想对她做点什么,想让她冷萌脸连续不断的轻叫。

    朝她露出怪蜀黍的笑容,看了眼房顶被他破开的黄白玉瓦,那股凌厉剑气正快速朝此处靠近,郑景仁一个健步走到陈凌瑶旁边和她并排而立。

    “呛!”

    一抹灰色流光扎破房顶玉瓦,落在二人身前,剑身过半刺入地面,通体缭绕凌厉剑气,剑身不断发出嗡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