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亲我一下我就让它听你话
    ,精彩小说免费!

    剑身如秋水寒光,长约三尺四,整体呈灰色,凝练的灰色剑气吞吐不定。

    剑柄浑圆带着圈圈螺纹,握在手里能增加摩擦力不易滑脱。

    剑柄连接剑身的地方刻着两个小篆:元初

    奇妙感觉升腾,郑景仁只觉刀意变得更锐利,心头屠戮杀生的念头在翻滚。

    元初(绝世珍品):攻击力+200,自带剑气

    特效:持之对剑意的领悟大有裨益

    灵剑宫祖师杀意最甚时期所用佩剑,吸收灵剑宫祖师大量杀伐之意,后被投在剑池峰温养。(杀意太甚,易失本心)

    怎么不叫‘杀生’或‘屠戮’。

    郑景仁随意挥了挥,凌厉剑气如匹练飞洒。

    灵剑宫的三个长老脸色难看的退后,陈元霄护着陈凌瑶后退几步,满脸跃跃欲试。要是郑景仁也会用剑,切磋起来就更好了。

    可惜,郑景仁随意挥了挥后,甩手将剑刺入地面。

    剑身过半被刺入地面,发出一阵嗡鸣,似乎对郑景仁松开它很是不满。

    退后一步,郑景仁状似随意的抚了抚腰间的炎风刀:“剑虽不错,可惜这剑和在下之道不通,还给你们吧。”

    这剑杀伐之意甚浓,虽然目前和他的疯魔大道契合,但越到后面,疯魔和杀生完全就是两条不同的路子,要这东西纯粹是自毁前程。

    三个长老见状脸色微松,同时又有点尴尬讪讪的笑了笑。

    之前他们像防贼一样防着郑景仁,结果灵剑择主别人还不要,这让他们觉得面皮有些发烫。

    陈云霄性子豪爽心思灵敏,见三位长老尴尬的脸色和想起元初剑近来的异动。

    将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哈哈大笑的揽着郑景仁肩膀朝屋外走去:“走走走任兄弟,愚兄送你出去。”

    出去再来次势均力敌的切磋,灵剑宫里剑意无处不在,在这里切磋的话他占得便宜有点大,他可不愿占这点小便宜。

    郑景仁不无不可的看了眼冷萌娘,可惜陈凌瑶呆萌的盯着刺入地下的元初剑没功夫理他。

    这小妮子,冷萌反差真是诱人。

    陈元霄见郑景仁瞥着眼看他妹妹,揽着他肩膀走出门口,言语温和的轻笑:“任兄弟,舍妹不错吧。”

    郑景仁毫不做作的回道:“当然,凌瑶姑娘国色天香,气质迷人,任谁见了也会心动。”

    “哼!”

    老妪冷哼一声,这小子虽然对元初剑认主没有想法,但果然是看上了凌瑶闺女。凌瑶闺女那么好的苗子,可不能被外人拐跑。

    想着,她上前一步,准备打断陈元宵和郑景仁的对话,让陈元宵赶紧把郑景仁送出去。

    但她话还没出口,被刺入地下的元初剑感应到郑景仁离开,嗡鸣一声飞起,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窜向郑景仁。

    “哟,还赖上了,‘宝剑识英雄’这句话看来还真不是瞎吹的。”看着贴在手上嗡鸣不止的长剑,郑景仁不要脸的自捧。

    一旁的陈元宵闻言哈哈大笑的赞同:“不错,灵剑择主,自然是选它认为最契合它的主人,仁兄弟不然你就收下,刀剑双绝也不错。”

    郑景仁笑着摇头拒绝,短时间里这剑确实是契合他,但用的时间越久,分歧影响就越大。

    他甚至都不需要使用这把剑,只要带在身边,长久下来这温养了无数年的杀生剑意,就能让他的疯魔真意陷入困境。

    陈凌瑶呆萌的看着他手中元初剑,想是十分喜爱。

    两个男长老吹胡子瞪眼的看向陈元宵,目光写满了败家玩意。

    老妪则是阴恻恻的看着郑景仁,威胁之意不言而喻。大有你若敢收下此剑,今日便走不出灵剑宫的意思。

    嘿笑一声,郑景仁回身走到陈凌瑶面前,将元初剑左右移了移,冷萌娘的明眸也跟着剑身移动。

    挑衅的看了眼老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凑到陈凌瑶别他含过的耳边:“想要吗?亲我一下我就让它听你话。”

    陈凌瑶冷萌的面容没什么表情,柔唇轻启的开口:“真的?”

    她只是不喜欢说话,并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是元初剑想跟着郑景仁,对他的话有些怀疑,毕竟灵剑择主没这么容易更换目标。

    老妪被郑景仁挑衅的眼神气得满脸通红,这不要脸的登徒子,真当他们灵剑宫长老不存在了?正想开口呵斥,却发现另外两个长老不断朝她使眼色,而且还假装咳嗽。

    亲一下而已,又不会少块肉,名声什么的,只要他们这几个不说,到时候郑景仁离开,陈元宵这当哥的还能到处败坏自己妹妹名声不成?

    当务之急,是让元初剑留在灵剑宫,不能便宜了外人。这种简单的道理,老太婆可别犯糊涂。

    两个老混蛋。

    她暗骂一句,瞥眼看向陈元宵,看到自己妹妹被如此调戏,他怎么也会恼怒吧?

    然而陈元宵这傻小子笑得没心没肺,似乎还很满意的颔首,这混小子难道要把自己妹妹往外推?

    不等她再做其他思考,冷萌娘陈凌瑶已经“啵”的一声亲在郑景仁脸上,亲完也不见任何羞涩,只是看着元初剑。

    “哈!”郑景仁大笑一声,在老妪“小人得志”的碎碎念中,牵起陈凌瑶葇夷放在剑柄上低声轻言:“把你想杀我的心意放出来。”

    陈凌瑶呆萌的看了眼郑景仁,眼神凌厉似剑,浓郁杀意和剑意凝结,周围染上一层萧杀寒霜,四周像陷入冰窖。

    元初剑一阵翁鸣,郑景仁顺势松开手,而陈凌瑶也彻底握住这把元初剑。

    她脸色更冷,杀意和元初剑上的杀生之意融合,手持长剑的白色法相浮现在她身后,凌厉剑气四下扩散。

    郑景仁身上刀意和疯魔道纹浮现,洒然无事站在原地,笑眯眯的摸着被亲的脸颊。

    美人香吻,还把这老太婆气个半死,可以可以,很舒坦,小爷就是这么小气。

    两个老叟脸色欢喜,元初剑闹了这么久,终于还是他们灵剑宫的人握紧了,心头的那块大石徐徐放下。

    一旁的老妪阴沉脸色微松,看了眼郑景仁后转身离开。

    两个老叟也笑眯眯的和郑景仁打了声招呼,知道陈元霄办事有分寸,他们也不过多干涉,如今看起来他们关系不错,不用他们刻意提醒交好一事,跟在老妪身后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