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一本正经的交易(真的很正经)
    ,精彩小说免费!

    三个长老相继离开,郑景仁和陈元霄守着陈凌瑶掌握了元初剑后才从屋中出来。

    郑景仁身上墨光闪耀,身形凌空腾起,和踩着剑光的陈元霄一路飞向入口的方向。

    踩在飞剑上,陈元霄笑得像个媒婆:“任兄弟,刚才话说一半被打断,咱们接着说。其实愚兄也觉得凌瑶和你挺般配的,你们可以试着交流一下。”

    当然,而且我们已经进行过一些肢体上交流了。

    郑景仁心中暗笑,面上不动声色的开口:“可惜凌瑶姑娘并无此意。”

    “这样任兄弟,你答应愚兄一个事,愚兄给你牵个线,如何?”陈元霄笑呵呵的摆摆手,落在灵剑宫的入口处。

    “什么事?”郑景仁没想到这陈元霄居然想急着给他当大舅子,主动做起媒婆,好奇的看他拿出令牌开启空间门。

    迷蒙的空间门打开,陈元霄率先走进去,郑景仁拾步跟上。

    走在空间通道中,陈元霄揽着郑景仁的肩膀:“任兄弟,一会出去咱们切磋一下,不管谁输谁赢,愚兄都给你和凌瑶牵线,怎么样?”

    切磋?这大舅子为了一场切磋就把自己妹妹卖了?嗯···应该是自己还救了他一命的缘故。

    见郑景仁沉吟不语,陈元霄满是期待的开口:“自从见识了兄弟那惊天一刀,愚兄实在是手痒得紧。”

    犹豫片刻,郑景仁摇摇头:“还是算了陈兄,兄弟我初入虚道,真气和力道不熟悉,下次吧。”

    他刀法都是生死搏命之刀,很难有回转余地,他担心自己一刀把这陈元霄劈了,以后不好泡冷萌娘。

    陈元霄闻言叹了口气,一想也是这个理,当初他刚刚突破虚道境的时候,因为大道灌体,气力大涨不熟悉的情况下实力确实不稳定。

    将郑景仁送出通道,二人告别后郑景仁纵身飞向庐城,陈元霄则是惋惜着回到灵剑宫。

    墨色流光在早晨的光辉下十分显眼,不过郑景仁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光明正大的飞入庐城,落在刚刚开门的欲香门门前。

    老鸨得到娟儿姑娘的吩咐,迈着小碎步迎出来,不敢显露半分媚态,只余恭敬:“娟儿姑娘在上面候着,郑公子请。”

    虚道境,顶尖高数的行列,已经可以开门立派,成师做祖,容不得她不小心对待。

    郑景仁笑了笑,没在意她态度变化,进门后顺着楼阶上楼,踩着红底花毯穿过几幕帘帕,来到尽头的厢房。

    厢房的厢门半掩,淡淡幽香和药香传出,里面传来水声和娟儿柔细的声音:“娟儿在药浴,公子若不介意,直接进来便是。”

    当然不介意,当初花贼路还是从一桶按摩浴上走出来的。

    推开半掩的厢门,看到了熟悉的香草珠帘,浴桶上水雾氤氲,娟儿背对着他趴在桶沿上,雪藕般的玉臂和滑嫩香肩上不知是水珠还是汗珠,晶莹剔透的顺着她俏背滑落。

    “公子踏入虚道,天下之大再无困处,真是令人羡煞。”娟儿侧着脸,用余光看着郑景仁,姣好的侧颜像个画中仙。

    再无困处···须不知你所说的这天下,便是困住我的最大牢笼。

    郑景仁笑了笑没接这话,掀开香草编制的珠帘进去,拿起桶沿上的浴布沾湿,从她的细颈上缓缓下滑,在她的滑嫩俏背游离一阵。

    缓缓游过她肋下,在她胸前柔软浑圆来回滑弄,眼中不见任何**,声音低沉的开口:“做我女人。”

    娟儿肌体泛红,小口微张吐着香气,原本趴在桶沿上的身体情不自禁后退,让胸前那邪恶大手有活动空间。

    她媚眼如丝仰起头似哀似怨:“娟儿不已经是你女人了吗?上次走那么急,还以为你不要娟儿···”

    郑景仁脸凑到她轻轻喘息的脸前,舌尖在她吹弹可破的滑嫩肌肤上点了点。

    右手隔着浴布捏紧那柔软:“在我面前不用这般作态,我知你心思。我助你在欲香门攀升,你则在我需要的时候,把我想知道的信息给我。”

    “啊···”娟儿被捏得吃痛出声,双手捂住郑景仁大手推开,脸上那似哀似怨的神色褪去,也不像初时相见那般柔弱。

    一双狐媚眼透着精明,薄细的双唇扯了扯,露出一丝笑意,之前的柔弱之气全然消散。

    身形后仰让雪白娇躯大部分暴露在郑景仁眼前,左边的浑圆柔软被捏出一个清晰的手印,水珠滑腻,水下白花花一片,看起来十分诱人。

    她在水下蹬了蹬,背靠着桶沿毫不在意郑景仁目光,言语干练老道:“好。我成护法长老,你到各地欲香门都可拿到这天下最全的信息。”

    拧干浴布擦干手,郑景仁走处珠帘外坐在桌前给自己倒了杯茶:“很好。我要在这住几天,把消息传出去,就说我准备在这里收徒。”

    这女人第一次见面时就在试探,想取代秀灵和自己搭上线,而且后续说到采花会的事,像在故意透露她也要去。目的性很重。

    而她目的是什么,只要稍微想一想,人生在世追求的最终本质什么就差不多能猜出来了。

    她这种在欲香门长大,见过各种事物的女人。打死郑景仁也不相信她追求的是爱情,无非是金钱,权利,或是无可匹敌的武力带来的自由。

    金钱对武人来说并不是很难获取,况且她还是欲香门的人,剩下权利和无可匹敌的武力,凭她才伪真境的修为,无可匹敌的武力不可能。

    所以,她想要的是权利。

    娟儿听到郑景仁要收徒的话语,黛眉轻挑没有多问,从浴桶里出来,也不披上裹布,赤着雪嫩玲珑娇躯走到床前,拉了拉一根细索,拉完后她再次回到浴桶中。

    片刻后,老鸨在门外敲门询问:“娟儿姑娘有何吩咐?”

    “兰姨,你给这江湖散个话,郑公子这几天要在咱玉乡楼里收徒。”娟儿懒洋洋的趴在浴桶上,狐媚眼饶有奇色的看着郑景仁喝茶。

    “···是。娟儿姑娘可还有其他吩咐?”门外的老鸨像是震惊了一会,片刻后才回应。

    娟儿见郑景仁没有说话,便轻言道:“没有了,兰姨你去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