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如何得醒
    贤萝宫,人皇宫东南角里占地最大的宫殿。明尚公主挥退侍女和小太监,关紧房门后就着明亮烛火翻阅手中书册。

    明尚公主同样也是一位喜爱文书的女子,只是她和昭然郡主喜爱的方向不同,她喜欢的多是情诗杂句,特别钟爱那些书写痴男怨女情节的民间流文。

    什么寒门学士一朝得中状元,成为诸多公主喜爱对象,但这寒门学士却独爱儿时玩伴青梅竹马。

    亦或是江湖少侠与州府权贵的闺女偶遇,两人结下不解情缘,权贵之女被迫嫁与他人,少年侠客一怒为红颜,怒闯权贵府邸抢回心爱之人等等。

    这种文书故事看得多了,她性子自然就变得多愁善感,只是被困在人皇宫里的她,目前还没接触到能够让她魂牵梦绕的男人。

    今年的她已是一十有六的破瓜之年,一张瓜子脸生得柔美可人,螓首白肤月弯眉,慧眼灵鼻润双唇,玉峰高耸蛮蜂腰,气质娇弱似西子。

    只是近一年来天下局势动荡,连对她疼爱有加的人皇也忘了要给她挑选夫婿。

    “瘦影自怜秋水照,卿须怜我我怜卿。”手指点在文章末尾的那句情诗上,明尚公主情不自禁的读出来。

    放下书册,她望着跳动的烛火喃喃自语:“究竟是怎样的入骨相思爱恋,才能让人说出这样优美哀怨的话语···”

    “在下也不知。”

    一道男音忽然从她身后传来,惊得她寒毛倒竖,几欲尖叫,连忙侧身看去。

    只见一个英武男儿穿着一身劲衫,面带轻佻笑意斜靠在左边窗台。

    他眼睛远比外面的黑夜还要黑,黑得深邃,让人只看一眼就忍不住陷入其中。

    额前垂落的一缕白丝异常醒目,为他增添了几分成熟和狂意,坚毅不显浮夸青涩。

    “你···是谁?”见郑景仁没有表露出歹意,她心中的惊惧和警惕缓缓褪去。

    一来她记得这里是太安城人皇宫,而她是父皇最宠爱的女儿,在这里,没人能欺负她。

    二来她看了太多情爱野文,心中对郑景仁这种穿着劲衫的江湖人士,天然有几分好感。

    郑景仁看了眼气息升腾不定的人皇所在方向,脸上挂着轻笑:“一个过客,避雨人。”说着,他指了指肩上被微雨打湿的肩头。

    明尚公主眼睛眨了眨,却是不信郑景仁说的话。他能瞒过宫中诸多守卫和父皇的勘测来到此处,这点小雨怎么可能沾得了他的身。

    不过她也不点破,因为这样的话语才符合一个江湖人士应有的味道。

    她把书册放在桌上,起身来到房间中间的火盆前坐下,往火盆里加了块木炭,她脸上不见惧色全消:“过客和避雨人,我该叫你什么?”

    兖州地处北方,二月中旬夜晚还带着彻骨寒意,未曾习过武的明尚公主身上还裹着貂裘,脚下穿着白熊护靴。

    郑景仁感应着人皇的气息逐渐平息,眉头挑了挑坐在明尚公主的对面,精神外探‘看’到她刚才所看的书册,嘴角微勾不答反问:“你喜欢听故事吗?”

    是时候把在外界看的狗血故事搬进来泡妞了!

    “什么类型的故事?”明尚公主不疑有他,好奇的问了句。

    “凄婉的爱情故事。”郑景仁回了句,心中暗笑不止。

    “那你说来听听。”明尚公主往火盆的地方坐近了点,做倾听状看着郑景仁。

    “从前,有位道法高深的道长,他叫燕赤侠···”郑景仁坐在火盆前,开始缓缓的讲‘千女幽魂’的故事。

    郑景仁讲得不紧不慢,语调悠悠,加上他经常吐槽练就的一副好口才,将微调过的故事情节讲得跌宕起伏,令人遐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