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樊青衣
    顺着河道一路而下,来到另一个新手村的地界。

    看看地图,已经接近青州边界,准备到扬州了。

    周围的气温稍有上升,相应的,空气也变得湿润了些许。

    全服通报坐标安稳度过,距离下一次通报是半个月后了,接下来的半个月可以好好浪一波。(晋级废铜级boss通报时间翻倍)

    兰花宝典大成,不管是为了回归现实世界,还是为了自己的终身性福,都要早点把这该死的宝典练成。

    看了看明月谷的所在,辨认方向后,确认周围没有人,郑景仁换了张脸,变成一个中年人的模样,进入这个名为荷花村的新手村。

    买了三只烧鸡和十个大烧饼,没找到有卖坐骑的地方,到杂货铺买了马鞍和缰绳,直接往山上跑。

    没有坐骑卖,那就抓一个坐骑。????纯靠轻功赶路,体力掉得快不说,腿也受不了。

    山上当然不会有野马,只在山脚的水塘边有10级的野牛。

    看着野牛那慢悠悠的步伐,郑景仁犹豫了一会,还是跑到山上去了。

    没有马,山上总会有虎狼之类的吧?

    可惜,郑景仁想多了,这里是新手村地界。

    虎狼之类的怪都是18级往上,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

    漫山遍野的跑了一圈后,郑景仁无奈的回到水塘边。

    行吧,野牛也是牛,跑起来或许也没那么慢呢?

    拿出马鞍往体型最大的那头野牛背上一甩,然后翻身坐上去。

    野牛忽然被人骑,顿时暴跳如雷,横冲直撞的狂奔,奋力跳起的想要把背上的人甩下来。

    郑景仁双腿夹着牛肚子,拿出寒光匕在牛头上刺了刺,野牛头上冒出一个-50,顿时安分下来。

    把缰绳套在牛头上,卷起裤脚到膝盖,拿出抢劫武器店时的一条毛巾绑在额头上。

    拍了拍牛屁股,郑景仁哈哈一笑:“小野,咱们走!”

    明月谷,俺牛郎来了!

    野牛小跑起来,速度跟马匹的慢跑差不多,就是颠簸的幅度,要比马匹大得多。

    被颠簸得屁股生疼的郑景仁暗道幸好买了马鞍,不然蛋蛋和屁屁就要受苦受难了。

    骑着野牛走了半天,天色逐渐暗下来,待到冷月初生,野牛的速度就更慢了。

    郑景仁选的路线是直线朝明月谷前进,中途只有150里外有座安阳城,其他时候都是在野外。

    看不见路,野牛就不怎么想前进了,不管郑景仁怎么拍它屁股,它也只是慢吞吞的往前走,甚至有想停下来的意思。

    无奈之下,郑景仁四处张望,发现左边有条溪流,驱赶着野牛往溪流的方向走。

    来到溪流边,野牛直接走到溪流里面蹲下,时不时的探头吃两口河边青草。

    郑景仁看它也懒得走动的样子,在溪边升起火堆,把衣服脱在火堆旁,到上游一点的地方洗刷起来。

    算一算也有好些日子没洗澡了,身上都可以搓出老泥。

    正当郑景仁搓得正爽的时候,一道寒光从火堆旁掠过,将火苗带得摇摆不定。

    兰花宝典二阶不仅强化夜视能力,还增强了郑景仁的听力,此刻他听到有厉风袭来,直接往溪水里一扑。

    一把飞刀从郑景仁的屁股上刮过,郑景仁痛叫一声,头上跳起一个-300。

    娘希匹的,这么痛!

    攻击者的信息显示出来。

    樊青衣,30级(白银)boss,蓝章捕头

    双手在溪水里一撑,弓着身施展随风化影,朝火堆旁的衣物跑去。

    他的武器全在衣服下面的包裹里,而且就算不拿武器,也不能光着屁股跟人打架,这他娘的要丢死人啊。

    火堆旁,一个女子的身影浮现。

    她身着蓝章捕头的紧身官衣,将她婀娜多姿的身躯勾勒得得十分诱人。

    她眉目如画,眼神似剑,乌黑的长发细心编成辫子束在身后,却是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英武美女。

    她纤细的手指似拈花一般夹着一把轻薄如柳叶的飞刀,紧紧的盯着想要冲上岸的郑景仁。

    借着火光,郑景仁也看清这樊青衣的样貌,暗道这美女下手真狠,一刀就刮了他大半屁股肉。

    但是郑景仁还是捂着裆下,直接冲向岸边。

    他有信心,全力施展的随风化影,樊青衣的飞刀锁定不了他。

    樊青衣看着显露在火光下的光身男子,脸上毫无波动,完全没有女儿家的羞涩,仿佛只是在看一条河鱼蹦上岸。

    下一刻,她动了,拈花般的柳叶飞刀快得像一道闪电。

    厉风大作,飞刀穿透空间的距离,出现在郑景仁眼前。

    郑景仁心头一惊,脚下用力往旁边跃开的同时,竭力偏过头。

    柳叶飞刀在他脸上划过,刺破千变万幻的防御,拉出一道血痕,一直蔓延到耳根,消失在他身后的黑暗中。

    郑景仁头上跳出一个-150。

    差点就死了!

    对随风化影过度自信带来的后果,就是差点直接死亡。

    劫后余生的郑景仁头皮一阵阵发麻,后怕带来的惊悚感让他心跳加快,呼吸急促。

    杀了上千玩家,得了千人斩称号,城中强行杀人抢劫,教训铁剑门门主,这些都让他自信心无限膨胀起来。

    回头看去,那些都不过是20级不到,没有开启内功,或是内功比他差的对手。

    过分的自信是为自大,自大使人盲目,盲目自大则使人灭亡。

    一念有千百转,郑景仁一念之间便反思出自己最近心态的变化。

    放下捂着裆下的双手,凝神看着火堆旁的樊青衣,不能为了面子丢了性命。

    双手捂着裆下,多少会影响速度。

    白银boss,不再是大白菜。

    见郑景仁不再捂着裆下,樊青衣眼中有冷光闪烁,手里再次多出一把薄如蝉翼的柳叶飞刀。

    她没有立刻出手,因为她能感觉到,郑景仁此刻的精神正高度集中。

    现在的他,不再那么容易击中了。

    内力快速流转,随风化影严阵以待,随时做好发动的准备,郑景仁一步步的走向岸边。

    当郑景仁一脚踩在岸边青草上的时候,樊青衣出手了,柳叶飞刀带起凄厉风声,斩向郑景仁的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