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半路杀出个大灯泡
    见郑景仁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樊青衣重复了一遍:“娶我,或者入赘我家,亦或者死。”

    “等下,话我听到了,意思我也明白,但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说话间郑景仁把包裹放到自己怀里。

    “我娘说过,我会嫁给第一个亲吻我嘴唇的人。”樊青衣一脸认真的看着郑景仁。

    “咳咳咳,我觉得吧,樊姑娘你应该是误会你娘的意思了,不然你再回去问问你娘?”郑景仁觉得这个说法真的是太荒谬了。

    亲个嘴就要嫁,那外面的世界会有那么多单身贵族?

    “我娘去世了。所以你一定要娶我,或者死。”樊青衣表情一丝不苟,似乎已经认定了这个事,坚定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可爱。

    看着樊青衣可爱的样子,郑景仁不由得想起刚才亲吻她的感觉,心跳顿时加快了几分。

    似乎娶了也不错,毕竟是个仙女般的美人儿。但是兰花宝典不到大成,很为难啊。????樊青衣见郑景仁看着她一脸猪哥样的发呆,脸蛋红了红。

    不过她性子本就不是容易害羞的女儿家,抬头挺胸的和郑景仁对视。

    “你若伤她分毫,我必杀你!”一道冰冷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将两个深情对视的男女惊醒。

    郑景仁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凝神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

    一个身躯拔昂的身影踏破黑暗,走入篝火照耀的范围。

    他身材高挑,不显瘦也不是十分壮硕,穿着一身绚丽华服,生得剑眉星目,眼神坚定而冷漠,略微有点鹰钩的鼻子让他显得有几分邪异。

    高大、英俊、冷酷、邪魅,用这四点来概括此人便是最合适的形容词。

    他腰间配着一把像唐刀一样的长刀,右手压在刀柄上,冷漠的眼睛注视着郑景仁,似乎下一秒便会抽刀暴起。

    这灯泡有点大啊,要是这灯泡不来,再对视一小会,又可以和樊老婆亲亲了。

    郑景仁恨恨的看着这个突如其来的男子。

    樊青衣看了眼来人,似乎是认得,不过她没有理会,而是继续开口:“娶我,还是死?”

    听到樊青衣的话语,华服男子脸色大变,再也无法保持他高冷的模样,怒意滔天的瞪着郑景仁:“你对她做了什么!?”

    “关你屁事啊?你谁啊?”郑景仁被华服男子质问般的语气激得心头火,脸色不耐的反问。

    “不管你做了什么,想要娶青衣,先问过我的刀同不同意。”华服男子脚下一动,身影如幻影一般拉长,手中长刀无声无息间抽出,荡起一抹雪白刀光。

    刀光刺眼如白炽,开山断河般直劈郑景仁面门。

    郑景仁精神一直高度集中,华服男子动的时候,他也动了。

    寒光匕不知何时出现在他手中,脚步轻点,身形飘逸似要随风而去,侧身让过直劈而下的长刀,手中的寒光匕刺向华服男子的心口。

    华服男子手腕翻动,长刀改劈为横扫,荡起的刀风让郑景仁汗毛倒竖。

    一寸长一寸强,若他仍要刺出寒光匕,那他的脖子会先被长刀扫过,所以他变招了。

    他弯腰弓背,低头前冲,让长刀从头顶上空划过,手中的寒光匕变成倒持,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扎向华服男子后心。

    华服男子的长刀太长,再想变招攻击郑景仁已是不可能。

    但其武艺精湛,头也不回,横扫的手臂斜举过顶,手中长刀恰到好处的挡住寒光匕的攻击。

    “叮”金铁交击声传开,华服男子顺势前冲,想要摆脱这种贴身缠斗的状态。

    他的长刀近距离不好发挥,但郑景仁的匕首属于短兵,最适合这种贴身缠斗。

    刚才那一下的交手,郑景仁也看到华服男子的信息。

    白皓,30级(白银)boss,寒雪刀门少门主。

    郑景仁当然不会放虎归山,左手又多了一把匕首,不过样式看起来没有右手的寒光匕好看,刀锋也不如寒光匕锋锐。

    他双手持匕,随风化影全力施展,速度和白皓相近。

    二人距离差了一个身位,但是速度持平,郑景仁手上的双匕攻击不到白皓。

    差了点距离,郑景仁左手后抬,猛地的将左手上的匕首朝白皓的后心甩去。

    白皓没想到郑景仁会把匕首当飞刀用,但他听风功夫练得不差,左边身子往前倾,同时脚下朝右边发力,身形顿时偏移了大半。

    匕首擦着他的左肩飞向前方,头上跳起一个-30。

    同时,他双腿发力朝前跃起,腰部巧力施展,借着已经朝左边侧了大半个身子的力量,手中长刀猛然回斩。

    荡雪三千!

    这一刀,是白皓刚刚练成不久的招式,出刀极快,能一刀斩掉身后同时落下的雪花,他相信追得紧的郑景仁躲不过这招。

    长刀荡起一帘水幕般的光华,速度快得不可思议,水幕从郑景仁的眼前划过,锋锐的刀气在他鼻梁上留下一道血痕。

    郑景仁头上跳出一个-200,后怕的吐了口气,然后扣动了手中连环追命弩的扳机。

    他刚才甩匕首不中,知道再追也不可能追得上,所以便停下来拿出连环追命弩,没想到恰好躲过这必死的一刀。

    三道寒光在黑暗中一闪而逝,飞向转过身来,但却身在半空无处借力的白皓。

    白皓冷酷的面庞上充满了不可置信。

    为什么?为什么他没有继续追?反而用弩箭?

    两人交手,突然用弩箭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他怎么好意思?

    他是顶尖势力里寒雪刀门的的少门主,平日所见都是江湖闻名的大侠好汉。

    在他们口中的江湖道义,怎么在这个人身上完全看不到?

    震惊的白皓无处借力躲闪,只能挥刀抵挡弩箭。

    “叮~”一支弩箭被磕飞,另外两支接连射在他胸腹上,他头上跳出两个-650。

    他穿了上好的防御软甲!

    看到这个伤害数值,郑景仁立刻判断出白皓身上穿了软甲。

    收起连环追命弩,持着寒光匕快速前冲,趁你病要你命!

    白皓双脚落地,冷峻的脸上看不出痛楚,只有震惊过后的愤怒。

    他冷冷的看着冲过来的郑景仁,将那两根插在他胸腹的弩箭拔出,口中吐出四个字:“卑鄙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