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阴谋的味道
    郑景仁才不管他说什么,手中匕首直扎向白皓心窝。

    开玩笑,你要杀我,我还要跟你讲江湖道义?

    要不是连环追命弩每次使用后有五秒间隔,他都想站在原地射死白皓得了。

    白皓扔掉两根弩箭后,左手多了一物,猛地往地上砸去。

    “嘭!”一股白茫茫的烟雾在他脚下炸开扩散,他的身形立刻被掩盖消失。

    郑景仁心中猛跳,停下脚步谨慎的看着白茫茫的四周,呼吸放缓,听着烟雾中传来的任何动静。

    白皓看着烟雾中谨慎防备的郑景仁,暗叹一声。

    知道没有出手的机会,回身跃向樊青衣所在方向。????郑景仁听得风声,脸色一变。

    这混蛋想拐走我樊老婆?!

    抬起过了间隔时间的连环追命弩,偱着风声所在疾射三箭,烟雾中传来白皓的闷哼声。

    冲出白雾,看到背上又中了一箭的白皓一刀斩断樊青衣手上的镣铐。

    “我爹是樊离。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考虑,一个月内你若不来京城娶我,我便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樊青衣内力恢复,脸上的小女儿模样褪去,再次成为那个英姿飒爽的英武女子。

    说完,她看了眼脸色苍白的白皓:“白大哥,我一直都只把你当做哥哥。”

    说完,这个英武女子也不去搀扶白皓,直接飞身离去,轻功速度也不比郑景仁慢。

    她知道白皓喜欢她,但是她只把白皓当做哥哥,如果现在去扶他,只会给他希望。

    白皓失血过多,脸色很苍白,此刻听着樊青衣的话语和看她直接离去的身影,冷峻的脸上闪过阴狠之色。

    郑景仁砸吧咂嘴,然后低声嘀咕:“一个月?再给我一年我也不会去娶六扇门总捕头樊离的女儿啊,我这嗜血花匪过去不得给他一刀劈咯。”

    樊离,朝廷六扇门总捕头,90级真级boss。

    还有一个称号,刀皇。

    白皓盯着郑景仁看了一会,手中长刀回鞘:“我不知道青衣看上你什么,但你想要娶青衣,我绝不会同意!樊叔也不会同意!”

    说完,他转身朝着樊青衣的方向追去。

    郑景仁看着白皓的背影露出冷笑,右手多了一杆白色短矛。

    虽然我不会去京城娶樊青衣,但是我也不会让个这么好看的男人留在她旁边!

    青衣不是说了嘛,我不去娶她,她就来找我,不过要先把这个可能会给他带绿帽的男人嫩死在摇篮里!

    兰花宝典全力运转,郑景仁甚至能听到经脉中内力流畅的声音,脚下有微风朝四周吹开。

    吸收了樊青衣动情能量的兰花宝典,似乎已经接近第二阶顶峰了。

    樊青衣的动情能量是热的,除了这点,还有什么特殊吗?

    郑景仁疑惑间,右臂抬握白色短矛后拉,左脚抬起轰然踏下。

    “嗒!”如巨象跺脚般,他左脚深深的陷入地面。

    右臂肌肉膨胀似巨人,“呼”的一声将短矛朝着白皓的背影掷去。

    “嗖!”

    白色短矛的矛尖刺破空气,如狂龙出山,划出一道白色锥体气流,地面的野草被狂乱的气流带起,席卷飞扬。

    正快速飞跃的白皓忽然感觉到一股心悸,似乎有一种大恐怖即将降临他身上,他寒毛倒竖的回头看去。

    “噗嗬!”

    白色狂龙带着狂乱气流扎入他胸口,矛尖透体而过,带着他的身体飞了三米多,在地上拉出一条泥沟后才停下来。

    “咳咳···”白皓口里咳出一大口血,头上跳出一个-4000,而后持续掉血,歪着头看向走来的郑景仁。

    他眼中有不可置信,有不甘心,有愤怒有恨意,但,他死了。

    郑景仁身上亮起白光,他29级了。

    看着白皓死不瞑目的眼神,甩了甩手臂轻声嘀咕:“今天放你回去,明天你还会来杀我,所以只好你死了,而且青衣老婆旁边不能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来到白皓的尸体前,在他身上摸出一个锦囊,然后把他的上衣脱了,扒下他的软甲,捡起长刀。

    捡起长刀的时候,郑景仁脸上露出讶异,这把刀轻的不像话。

    锦囊比包裹的内部空间要大很多,外表大小则比包裹小,高级货。

    看看收获,锦囊里一沓银票,一封密信,一张符箓,一包干粮,还有两包药物,没有技能书。

    技能书都不爆,真抠门!先看装备好了。

    流云(稀世珍品):攻击力+40,轻若凡木。

    等级要求:30

    巧匠呕心沥血打造之物,刀长四尺,重一斤二两,刀刃上有似流动云彩般的刀纹。

    这么轻的刀,拿在手上跟像一根长木,完全可以做到如臂指使。

    天蚕软甲(稀世珍品):防御力+50

    (损坏80%)

    等级要求:30

    妙手裁缝以天蚕丝精心制作,轻薄如蝉衣,随穿着者的身材收缩放大,水火不侵,自带恒温效果。

    30级啊,哥马上就来!

    这天蚕软甲比当初伍原借的六层防御甲胄加起来的防御力还高。

    虽然胸口后后背破了个洞,不过其他地方还是好的。

    密信?呵,小爷我不会再随随便便打开信件了。

    跳过密信,直接看向符箓。

    蛊命符:南疆奇异符箓,与绑定者生命连接,绑定者死后会标记第一个陌生人的气息。

    刚看完这行介绍,这蛊命符就燃烧起来。

    郑景仁暗道不好,手一抖像被蛇咬了一般将这蛊命符扔出去。

    蛊命符发出嗡嗡的声响,凌空烧成一道青烟缭绕在郑景仁身上,而后逐渐消散在空气中。

    “叮!系统提示,寒雪刀门门主白震天接收母蛊信号,将追踪子蛊气息前来。”

    这他娘的,还有这种东西?郑景仁气恼的抓了抓头。

    寒雪刀门是顶尖势力之一,门主白震天是80级的伪真级boss,被标记了气息,千变万幻不管用,这他喵的要死啊!

    心情烦躁的看了眼两包药物,和樊青衣一样,一包治疗的药物,一包追踪的药物。

    目光转到那封密信上。

    虱子多了不愁,再差也不会比被标记气息的必死之局更差了。

    打开密信,拿出信纸。

    “渗透事宜完毕,静候梁王差遣。”

    纸上只有这短短的一句话,看得郑景仁眉头紧皱。

    “叮!触发剧情事件,揭开寒雪刀门与梁王之间的秘密。”

    梁王?

    郑景仁拉开心世界势力表,查看官方势力那一栏,发现梁王府职责是镇守南疆,手握重兵。

    一个位于朝廷京都的北方门派,居然会给镇守南疆的梁王写信,还说渗透完毕。

    哼哼,我似乎闻到了阴矛啊呸,是阴谋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