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攻略白莲圣女
    “你···”

    陈沁儿从余韵中恢复过来,脸色臊红的轻呼。

    恼怒含羞的模样,如一朵初开的粉色莲花。

    她本以为今晚在劫难逃,没想到遇上郑景仁救了她。

    结果刚离虎口又入狼穴,处子之身就要被郑景仁夺去。

    那她回到教中,也不过是个死字。

    但如今郑景仁只是对她点穴让她泄了一次身,就没有再做其他事情。

    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花匪?????她不需照镜子,也能想象到自己刚才的模样有多诱人,他竟然能忍住,不做其他事?

    “沁儿姑娘,得罪了。只是在下的所修功法,不得不如此。”

    郑景仁此刻就像个风度翩翩的绅士,面带微笑的把手递到陈沁儿面前。

    陈沁儿犹豫一会,把手搭在郑景仁手上站起身,然后抽回手退后两步:“既然郑公子并没有对沁儿实质做了什么,那此事便算了吧,但不可再有下次。”

    郑景仁听她害羞却还要端着正经的话心里一阵好笑,脸上连连点头:“断不会再有下次。”

    陈沁儿见郑景仁似笑非笑的样子,轻哼一声,面向南疆:“若再无他事,沁儿这便回往总坛,将此事禀告圣母。”

    郑景仁:“如此便麻烦沁儿姑娘了。对了,在下也有事前往南疆,可否同行?”

    “···既然如此,路上还请郑公子多加照顾了。”陈沁儿眼睛不敢看向郑景仁,心中有点慌乱,但口中还是应承下来。

    他不是说要去探梁王府吗?怎么又说要去南疆了?难道他还想对我?

    入了梁州内地,莲花教根深蒂固,谅他也不敢再,不敢再···

    想到刚才自己羞人的模样,陈沁儿脸色臊红,一双大眼睛中有水雾弥漫,像朵含羞待放的牡丹,天上的月亮都害羞得躲进云里。

    羞花闭月当如是!

    郑景仁不着痕迹的看了眼陈沁儿那惊人的美态,轻轻的咳了咳:“沁儿姑娘,请。”

    陈沁儿点点头,施展轻功当先飞去。月下美人,衣衫袂袂如仙女。

    郑景仁施展随风化影紧跟在旁,鼻尖嗅着佳人特有的体香。

    陈沁儿见郑景仁跟得紧,心中羞涩的同时有点不服气,全力展开轻功想拉开点距离。

    就算你有千人斩的名头,可我也是白莲圣女,轻功未必比你差。

    郑景仁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随风化影加大力度,仍是紧跟在侧。

    二人速度极快,陈沁儿如天外飘仙,郑景仁似月下幻影,在天亮之际,二人就已深入梁州腹地,来到千阳城外。

    陈沁儿内力已十去**,不得不承认郑景仁不仅轻功不比她差,连内力也与她相仿,甚至比她还要强上些许。

    步入城中时,陈沁儿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轻声询问:“一夜赶路,郑公子可需要休息片刻?”

    “不必了,在下此去南疆是有要紧之事。”郑景仁半真半假的回应。

    在没有跟着陈沁儿去到白莲教总坛见到白莲圣母前,他是肯定不会也不敢停下来休息。

    天知道白震天什么时候就会杀到,哪里还敢逗留。

    再者那蛊命符出自南疆,深入南疆中,或许能找到应对的办法。

    陈沁儿怔了怔,她原本这样问只是想借郑景仁的口进城休息一下。

    至少睡一觉,顺便洗刷一番,但没想到郑景仁居然这么急,这让她不知道如何接下去了。

    郑景仁看出陈沁儿不愿继续赶路,拿出一根乌木钗。

    乌木钗:魅力+3(限女性使用)

    这东西只能女性使用,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沁儿姑娘,这乌木钗是在下娘亲所留,在下斗胆,见它与你十分相配,想将它送于沁儿姑娘,还望沁儿姑娘收下。”

    郑景仁不要脸的把乌木钗出处改成他家的,然后目光诚恳的看着陈沁儿。

    陈沁儿听闻这是郑景仁娘亲所留之物,第一反应便是想拒绝,但看到郑景仁诚恳的目光后心头不由一软。

    “好吧,如此便多谢郑公子美意了。”陈沁儿几经犹豫,心中念头杂乱的接受了这乌木钗。

    她明知道她和郑景仁之间不可能有什么,但是这个让她泄了身又没有过度轻薄她的人,此刻像个痴情男儿一样的看着她,让她脸上有点发烫。

    “我来为沁儿姑娘戴上吧,之后我便先行赶赴南疆,沁儿姑娘就在此城中休憩片刻,再行赶路吧。”郑景仁拿着乌木钗上前一步,目光炯炯的看着陈沁儿。

    陈沁儿原本只是想接过收好,不想戴上。

    但看到郑景仁那灼热的目光,又听到他要先行一步,心中暗道等他走了,自己再拿下来便是。

    “好,有劳公子了。”她的称呼不知不觉间从‘郑公子’,变成了‘公子’,这一点连她自己都没发现。

    郑景仁脸上露出笑意,似乎是个得到心上人的肯定,急于表现的痴情男子。

    他走到陈沁儿身后,小心翼翼的帮陈沁儿盘起些许散乱的头发。

    右手把乌木钗插在陈沁儿头发上的时候,左手多了些粉末,轻轻的撒在陈沁儿后背。

    随后,系统提升声传来。

    “叮!千里寻踪锁定目标成功,期限一个月。”

    搞定!

    陈沁儿见郑景仁如此温柔的帮她盘好头发,然后怔怔的站在她身后不说话,不由得回过身,纤细的手指碰了碰乌木钗:“怎么了公子?不好看吗?”

    她毕竟是个姑娘家,对容貌外表还是有些紧张的。

    郑景仁嘿笑一声:“好看,好看极了,沁儿姑娘很美。”

    陈沁儿听着郑景仁口花花般的情话,心中一阵小鹿乱跳,羞涩的低下头:“公子不要瞎说。”

    “天地良心,我有没有瞎说,沁儿姑娘随意在街上一问,谁敢说沁儿姑娘不美,我把他打成猪头。”郑景仁定位成功,此刻心情大好。

    “哼,不与你说了。”陈沁儿听着郑景仁的话心中害羞的同时,还有一丝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愉悦,语气像个情窦初开的害羞姑娘。

    郑景仁恢复正人君子的模样:“沁儿姑娘,在下这边就先行一步了,近段时日都会在南疆逗留,若日后有所差遣,派人来寻我即可。”

    “公子急着前往南疆,不知是有何要事?”陈沁儿看着郑景仁忽然变正经的脸色,反差之大,让她心头有些失落。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其实在下中了一种追踪气息的蛊,如今仇家正循迹而来,所以在下要先去南疆,看是否能解了这蛊。”郑景仁没有直言仇家是谁。

    他担心要是白莲圣母知道他身后跟着个白震天来寻仇,就不让他进白莲教总坛了。

    “原来是这样。”陈沁儿听完后,心中开始为郑景仁担忧起来。

    她拿出一个令牌和一张地图,在地图上标记了一个位置后递给郑景仁:“沁儿知道南疆西部有一使蛊的大部落,在那里或许公子能找到想要的。

    如若不行,拿着这枚令牌,随意找个白莲分坛都能联系到我,到时我再让圣母出手帮你吧。”

    陈沁儿倒是想直接让白莲圣母出手帮郑景仁,但她终究还记得自己的身份,白莲圣女。

    郑景仁没想到陈沁儿会给令牌他,不过他还是把令牌和地图一起接了过来。

    顺便不小心的“摸了摸”陈沁儿柔软滑嫩的小手:“多谢沁儿姑娘,那在下便先行一步了。”

    “公子保重。”陈沁儿被郑景仁“不小心”摸了摸手,脸色羞红的后退一步。

    郑景仁把令牌和地图收好,对着陈沁儿点点头,施展轻功直接离去。

    看着郑景仁远去的背影,陈沁儿纤细的手指碰了碰头发上的乌木钗,却没有立刻摘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