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青春靓丽阿蓝云
    郑景仁身上干粮还够,没有在千阳城过多逗留,出了城继续朝南疆方向前进。

    梁州地势广阔,比之前横穿的豫州横面积大了将近一倍。

    郑景仁紧赶慢赶,终于在第三天的早上,来到梁州和南疆的交界处阿乌城。

    到了这里,入眼所见多为当地人。

    男子的穿着多为黑蓝两色衣裤,头上卷着深蓝色头巾,盘成螺旋状,腰间挎着弯刀,背后背着一个竹篓。

    女子的穿着较为吸引人,上身是短紧的白色麻衣,套着无袖马甲,露出平坦洁白的小腹,肚脐眼上有个小小的铁环,下面穿着蓝色长裙,显得青春靓丽十分动人。

    按理说南疆属于九州之外的地界,但在心世界里它属于梁州管辖的九流之地,相当于九州的一个附属地图。

    同时它也是九州中为数不多的一个野外高级地图。????刷新的怪物等级60级往上,多为蛮荒异种,豺狼虎豹,毒虫恶鸟,进入此地稍不小小心便会一命呜呼。

    当地人在此繁衍生息多年,早已摸透这些毒物野兽的习性,也逐渐摸索出一条深入南疆的采药路线。

    但是郑景仁不行,他不熟路,而且只是个29级的小身板,直接进去必死无疑。

    走进阿乌城,眼睛在这些穿着奔放的美女小肚子上瞄来看去。

    看惯了九州中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美女们,忽然看到这些靓丽的少女,天下间哪个男人都会多看几眼。

    一路走走停停,东张西望的来到一间客栈前。

    进去要了间上房让小二打洗澡水到房间后,郑景仁坐在柜台前:“老板,我想买身当地人的衣裳,顺便进南疆,有介绍吗?”

    老板是个中年胖子,肚子大得像个六月怀胎的孕妇,嘴上有两撇八字胡,眼中透着一股精明看向郑景仁:“有。”

    他应了一声,右手拇指和食指放到郑景仁面前搓了搓,脸上露出“你懂的”的表情。

    郑景仁拿出二两银子放在柜台上,老板直接就把银子收了,拿出一套当地男子的衣服:“十五两银子一套,童叟无欺。”

    郑景仁看了眼连普通装备都不算的衣物摆摆手:“衣物不找你了,说说进南疆的事吧。”

    胖子老板撇了撇嘴,把衣服收起来,低头打算盘:“普通向导五十两银子一天,资深向导一百两一天,顶级老手三百两一天,介绍费十两银子。”

    郑景仁把十两子放在柜台上:“给我找个顶级老手,午后我要进大山。”说完直接朝楼梯走去。

    胖子老板收起银子看了眼郑景仁的背影,脸上露出奸笑。穷山恶水难得来个肥羊,一会让小东子去他房里一趟···

    走向楼梯的郑景仁忽然手一挥,将他身旁的桌子劈成两半,挥手朝着胖子老板甩出一物。

    胖子老板见郑景仁突然劈了他的桌子,正想发怒间却看到有暗器飞来,吓得跌倒在地。

    “不好意思啊老板,我这人有洁癖。你桌上有蟑螂,我帮你砍了它,那十两银子就当赔桌子的钱了。”郑景仁说完直接上楼了。

    胖子老板哆哆嗦嗦的站起身,看着陷入墙壁里的那十两银子,顿时把心里的那点小九九掐了。

    上到房间,小二已经把洗澡水放好了,郑景仁洗刷一番后倒头就睡。

    他刚才那一手震慑老板,是看他眼里精光闪烁像个肥老鼠一样,担心他会找个普通向导来糊弄人。

    一觉睡到午时,精神恢复的郑景仁伸了个懒腰,开门下楼。

    午时来客栈吃饭的人不少,大多都是本地人,胖子老板的柜台对面坐着一个女子。

    女子背对着郑景仁方向,郑景仁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她头上戴着黄色的发饰,乌黑的长发用各色的绑绳编成一条条小辫子束在身后,紧短的上衣下面是窈窕的身姿,那光洁如玉的后腰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抚摸。

    客栈里来吃饭的男人们,眼睛时不时瞄向柜台前的窈窕女子。

    一帮臭不要脸的色狼!

    郑景仁心中大骂这些偷看的男人,几步走到女子的身后,挡住这些色狼们的目光,然后低头猛看。

    嗯,近距离看果然更好看!好想摸一摸啊。

    春光被挡,店里顿时响起一片吸气和喝骂的声音,郑景仁理都不理,抬头看向胖子老板:“我找的人呢?”

    胖子老板对着郑景仁前面的女子努了努嘴:“喏,顶级老手阿蓝云,我们阿乌城里响当当的进山老手。”

    阿蓝云听到身后传来声音的时候,就回过头看向这次的顾主了。

    郑景仁听完介绍,也低头看向回过头来的阿蓝云,二人目光相视。

    她蛾眉皓齿,秀鼻高挺,姣若秋月,肤色极白如同一块天然美玉雕刻而成,。

    洁白修长的脖子下是高耸的胸脯,紧身的麻衣在她胸前挤出一条勾人眼球的雪白深沟,再往下是平坦光滑的小腹和蜂腰,肚脐眼上有颗银色的小珠子,看得人心猿意马。

    南疆有巫山,窈窕神女颜。

    郑景仁借着居高临下的角度看了眼那乱人心神的雪白沟壑,心中一荡,连忙转过视线,心中连道深不可测,深不可测啊!

    阿蓝云同样也在打量郑景仁,对郑景仁乱看的目光并无遮掩的意思,看来已经习惯了。

    她站起身来,身高和郑景仁相近,巧笑倩兮的伸出三根如葱根般的手指,:“南疆大山三个方向,最深可以带你到八百里的地方,一天三百两,不管去几天,先交一半。”

    “收银票吗?”郑景仁看了眼包裹里的财物问道。

    阿蓝云偏了偏头,好看的眼睛眨了眨:“三大钱庄的收。”

    郑景仁拿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递过去:“天下钱庄的。”

    阿蓝云接过银票确认真假后将银票收好:“这是一半订金,回来后付另一半,当然你也可以不回来,但是钱一样付。”

    郑景仁无所谓的点点头,反正这些钱都是白皓死了留下的,花了也不心疼。

    二人出了客栈,在城中买了些干粮,让阿蓝云带他去买了身当地的衣裳后便出了阿乌城。

    出了阿乌城的城西门口开始,便属于南疆地界。

    青山秀水蜿蜒不知几千里,内中藏着多少毒虫鸟兽,郑景仁不知道,他吐出两个字:“往西。”

    阿蓝云无所谓的点点头,带着郑景仁走进一条葱郁的小道中。

    二人走了半天后,一个穿着白色玄服的中年男子走进郑景仁住过的客栈。

    他面白无须,身材高大,脸上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腰间挎着一把长刀,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像长居官位的官威,又像一代宗师自有的气度。

    “来碗长寿面。”

    他坐在桌前,声语平缓的要了碗长寿面。

    “皓儿,你出生时为父吃了一碗长寿面,今日为你报仇,也用这碗长寿面来祭奠你吧。”

    他吃着长寿面,语气低沉感觉不出情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