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夜(求收藏)
    赤蟞毒蛟速度极快,长达五丈的身形完全从洞穴中钻出,带起一片腥风。

    它一路游行向爆炸方向,沿途看到被斩成两段的赤蟞蛇,紫黑色的竖眼闪过愤怒的光芒。

    白震天回头朝赤蟞毒蛟的方向看了眼,脸上古井无波淡淡的开口:“滚。”

    以他为圆心,朝着周围扩散出一道圆形音波,音波似刀锋般横扫方圆。

    火红色的巨树纷纷被斩断,郑景仁惊骇伪真级boss的恐怖同时,直接捂着耳朵扑在地上,头上不断的跳起-30。

    “吼!”一道恐怖的吼声震耳欲聋,似乎是在回应白震天的刀锋音波。

    台风过境般的腥臭恶风从二人身后吹来,趴在地上的郑景仁立刻顺着这股腥风,朝前翻滚逃窜。

    赤蟞毒蛟被杀了众多子孙,地盘还被毁了一大片红树林。????若被白震天呵斥一声就退去,它早就被赶出这座山头了。

    它游行到白震天身后,粗长身躯盘起来像个土坡,张嘴朝白震天吐出一道紫色水箭。

    白震天左手做手刀状,对着郑景仁逃跑的背影划出一道玄奥的弧度。

    微风凝聚在他手掌边缘,形成一把风刀,直劈郑景仁身后。

    风刀脱手时跟手掌般大小,离开白震天手掌后越飞越大。

    快到郑景仁背后的时候,已经涨得像门板一样大小。

    郑景仁感觉周围有狂风在拉扯他的身形,想躲也躲不开。

    说来话长,其实不过转瞬之间。

    风刀出手后的白震天就不再看郑景仁,迈步躲掉紫色水箭。

    右手的唐刀绽放出一朵绚丽白梅,挡向赤蟞毒蛟接憧而来的甩尾。

    赤蟞毒蛟身为蛮荒异种,一身蛮力和毒素最是恐怖。

    它巨尾挟含千钧之力,横扫之下此处的空气像被抽干,强如白震天也不得不凝神应对。

    “嘭!”

    如山洪撞击顽石,又似暴风雪挟千钧之力打在寒梅上。

    白震天被抽得双腿离地,浑身震颤不止,头上跳出一个-4500。

    下一刻,他死水般的双眼变了,像两把天刀出世,锋芒毕露。

    脚尖在空气上轻点,人竟拔空而上,快得像一道白色流星。

    在赤蟞毒蛟惊愕的眼神中,白震天出现在它头颅前,手中唐刀通体覆盖一层白茫茫的寒气。

    白光一闪间,赤蟞毒蛟甚至没看清白震天是如何出手,它左眼框至颅骨便被劈出一道深深的刀痕。

    刀痕快速覆盖上一层白霜,随后结冰。

    赤蟞毒蛟头上跳起一个大大的-55000,发出痛苦的嘶吼。

    蛟身在原处一阵乱抽打滚,巨尾挥扫间将下落的白震天扫中。

    白震天持刀挡在身前,闷哼一声,头上跳起一个-0,像个棒球一样被远远的击飞出去。

    赤蟞毒蛟痛得理智不存,陷入疯魔状态。

    周身刮起恶臭腥风,升腾出一片紫色的水雾缭绕,将周围树木碾压成粉末,地皮被掀掉一层,一些逃离不及的赤蟞蛇直接被拍成了肉泥。

    水雾弥漫过的地面,泥土变成腥臭的紫色,随即快速腐化。

    离疯狂翻滚的赤蟞毒蛟两百米处,郑景仁脸色苍白的仰躺在地,周围散乱掉落着断成两截的残兵。

    他双手颤抖的撕开大还散的纸包,头上不断的跳起-30,而他此刻剩余的血量只剩下300。

    大还散:朝廷顶级疗伤圣药,外敷内用,能快速恢复伤势。

    纸包里是一捧白色粉末,散发出一股药香。

    将三分之一倒入嘴中,另外三分之二,倒在他身上的刀痕上。

    这条刀痕起自右肩,一路下劈到左腿大腿,差点命根子就被劈没了。

    大还散倒在伤口上,伤口立刻传来温热的感觉,将痛楚驱散不少。

    头上的-30,变成了-20,-10,最终停了下来。

    他刚才把白马镇里抢的武器能拿的全扔了出去,还拿出了白皓的那把流云。

    他等级不够30级,虽然不能装备使用,但是拿出来挡在身前还是可以的。

    武器店里的装备直接被斩成两截,白皓那把稀世珍品级别的流云,抵挡了片刻后才断。

    那风刀斩断流云后,威力大大减弱,斩在郑景仁身上只斩掉了他3000点血,没能把他秒掉。

    若不是有这堆武器和这把流云,郑景仁估计他已经被斩成两段了。

    就算如此,他现在也陷入了重伤的僵直状态,暂时无法起身。

    拿出一只烧鸡狂啃,血量开始缓慢上涨。

    一声长啸传来,白震天能感觉到郑景仁的气息变得微弱,但竟然还没有死去。

    他嘴角有血迹,显然也是受了伤。脚尖轻点在狼藉不堪的残枝断叶上,在黑夜中像道白色彗星,冲向尚未死绝的郑景仁。

    手中唐刀像冰雪铸成,翻手间扫出一道白色刀气,刀气所过,空气发出嗡嗡的震鸣,染上一层白霜。

    郑景仁双眼怒睁,两手撑着身体,竭力往旁边爬去。

    “噗!”

    寒冰刀气劈在他身旁两公分的地方,刀气中的寒气爆发开来,在他身上覆盖上一层薄冰。

    他吃烧鸡刚恢复的一点血量,又被打得只剩300。

    而且最令人绝望的是在他重伤僵直状态下,还多了一个冰冻僵直状态。

    他动不了,连手臂都动不了。

    我不想死!

    他心中怒吼,兰花宝典全力运转,大还散药效快速吸收,重伤僵直的状态逐渐消失,冰冻僵直状态消失,只剩下身上那层薄冰。

    薄冰只要轻轻一震便可以脱落,但是他没有动。

    从他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白震天和赤蟞毒蛟的动向。

    郑景仁气息被寒冰掩盖,白震天狐疑的看了眼郑景仁一动不动的身体。

    他敢肯定刚才那一刀没有劈中郑景仁,但郑景仁的气息确实是消失了。

    手腕一翻,想再补一发刀气,让他死得彻底,周围空气却变得紧迫。

    他回头看去,赤蟞毒蛟的尾巴挟着一股潮湿毒雾抽来,空气被抽得发出“轰轰”爆响。

    它仅剩的一只竖眼中有无尽的怒火和恨意在翻滚,似要生吞了白震天。

    三番两次被赤蟞毒蛟坏事,白震天也是心头火起,有怒便有暴。

    寒冰般的唐刀一瞬之间不知斩出了多少刀,他身前一尺空间化成无尽寒光刀影,像一团暴风雪降临。

    寒雪刀门秘技:狂刀暴雪!

    “嘭!”

    白震天整个人被赤蟞毒蛟的巨尾抽飞出去,头上跳出一个-10。

    周身有一层毒雾缭绕,但那些毒雾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开,无法覆盖到他身上。

    赤蟞毒蛟的巨尾差点断掉,只剩一丝皮肉还连着,头上跳出一个-50000。

    它痛得嘶吼一声,凶性大发朝被抽飞的白震天追去。

    一人一兽的战场拉远了,郑景仁看不到,但耳边能听到他们的交战声,也能感受到那恐怖的战斗余波。

    “吼!”

    “畜生!”

    地面山摇地动,空气间刀气纵横,毒雾弥漫,大战持续了将近十分钟。

    许是记挂着郑景仁可能没死绝,白震天渐渐的又把战场拉回来。

    郑景仁也再次看到这一人一兽的身影。

    白震天身上的白色玄服被毒液腐蚀得坑坑洼洼,脸色变成了紫色,头发散乱的喘着粗气,头上不断的跳出-200的字样,完全没了大宗师的风范威严。

    赤蟞毒蛟看起来更惨,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是刀痕和冻伤的模样,尾巴彻底断掉,紫色血液像溪水一样流淌。

    它头上持续跳出-200,但它是兽类,还是蛮荒异种。

    血量雄厚远非人类可比,若继续耗下去,死的会是白震天。

    但赤蟞毒蛟已经陷入疯魔,紫黑色独眼充血变得通红,它不会耗,它只想发泄它的痛楚和怒火。

    断尾在地面横拍,蛟身窜向白震天,张开的血盆大口比白震天还高,速度快得像一道紫色闪电。

    白震天低喝一声,手里的冰雪唐刀发出刺眼的白芒,唐刀变长一倍有余,自上而下劈向赤蟞毒蛟张开的巨嘴。

    “当!”

    白震天的唐刀砍在赤蟞毒蛟的上颚上,但赤蟞毒蛟不顾疼痛,蛟身疯狂扭动向前推进,势要活吞了白震天。

    白震天双手持刀顶在赤蟞毒蛟的上颚上,身体被推得不断后退,两人合抱的断树被他撞得从中间裂开,地面犁出一条深沟。

    他不能在这个时候收力跳开,此时赤蟞毒蛟的冲势猛烈,若现在收力会直接被赤蟞毒蛟吞进肚子里。

    就在此时,他感觉到了郑景仁的气息,他果然没死!

    郑景仁浑身血液沸腾,内力运转之快全所未有,他死死的盯着被赤蟞毒蛟推得不断后退的白震天,右臂膨胀似巨人,抬握着一根短矛。

    左腿狠狠的踩下,将地面踩得深陷三寸,右臂挥舞间,空气发出爆鸣。

    短矛化作极光真龙,刺破黑夜长空,刺破空间的距离,出现在白震天的眼前。

    这一矛!我向死而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