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回马枪
    收好纸条,郑景仁退到阁楼旁边的偏房,等着赵安龙的差遣。

    不过赵安龙喝了两壶酒后,很快就睡着了,洛花夫人一直照顾他睡下才离开。

    洛花夫人出来,看到郑景仁在偏房,左右看了看确认无人后走了进来:“安龙睡下了,你也早点回去歇着吧,今晚···”

    说到这里,洛花夫人风情万种的抛了个眉眼给郑景仁,转身出了偏房。

    这华武胆子不小啊,连梁王的老婆都敢勾搭。

    目送洛花夫人离开后,郑景仁出了偏房,在这偌大的梁王府转了起来。

    虽然从华武的嘴里知道了大概地形和守卫情况,不过还是自己亲眼走一圈,确认一番才好。

    一路走走停停,梁王府里的守备情况大致摸清楚,准备回到华武的房间去,静等入夜后再出来行动。????要想揭发梁王图谋不轨,一定要拿到他确切谋反的证据。

    华武的房间在梁王府的东北角,途中要经过客房。

    一扇扇紧闭的客房里面,其中一间的大门忽然打开。

    一个穿着白衣的男子伸出手,一把抓住经过的郑景仁,把他拉进了房中。

    郑景仁突然遭袭正欲出手,但看清面前之人的脸后,立刻就憋住了,装作惊慌失措:“大人意欲何为?”

    这个白衣男子脸色紫黑,身上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恶臭,正是白震天。

    他此刻哪里还有半点宗师的风范,神色慌张急躁,面目狰狞。

    他抓着郑景仁的领子,把他拉到面前:“帮本座找梁王过来!”

    “本王来了,白贤弟莫动气。”没等郑景仁点头应是,门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白震天松开郑景仁,看向走进门穿着黄色蟒袍的儒雅男子:“王爷,老毒物什么时候过来?”

    这穿着黄色蟒袍,气质如同儒雅书生的男子就是这座梁王府的主人,梁王赵世珏。

    若不是他穿着蟒袍,只看他本人,根本不会有人联想到他就是意图谋反,喜武恶文的梁王,和他的气质形象差太远。

    赵世珏对着郑景仁挥挥手,示意他退下,郑景仁连忙躬身走出。

    耳边传来赵世珏的温和的声音:“汪兄回信今晚便到,白贤弟再坚持半日···”

    碍于白震天伪真级boss的底子,就算受伤了也不好明目张胆的站在旁边偷听,郑景仁直接回到华武的房间去了。

    没想到白震天受伤这么重,看来从蛮荒异种赤蟞毒蛟的肚子里逃出来他也不容易啊。

    安心在华武的房间里待到一更时分,郑景仁气息变换,变成一个额头有疤的长脸男。

    随意在锦囊里拿出一条不知是哪个女子的丝巾蒙在脸上,出门施展随风化影翻上楼顶,小心躲过守备和暗哨,直奔客房方向。

    速度上神行百变要比随风化影快,不过神行百变施展的时候带起的风声很大,所以潜入的时候使用随风化影较为妥当。

    悄无声息的来到白震天的房间,郑景仁悄悄拿开一片琉璃瓦朝屋内看去。

    白震天躺在一张躺椅上,脸色已经没有白天时那么黑了。

    他右手放在旁边的桌上,一只巨大的金蟾趴在他手腕处,嘴里一鼓一缩的似乎在吸吮。

    在他左手边,则是一个浑身肌肉的壮汉。

    不过这壮汉此刻被倒吊在梁上,手腕割开和白震天的左手贴在一起。

    换血排毒?

    在屋子的左侧,梁王赵世珏和一个头发暗绿,身上盘着一条花蛇的老头正在喝茶。

    赵世珏端着茶杯,目光出神的看向白震天:“借此次宴会,吸收一批异人进来,白贤弟在朝中的渗透也基本完成,立旗之日已不远矣。”

    “王爷真要去抢这九五之尊的位置?”那盘蛇的老头喝了口茶,脸上有几分唏嘘。

    “那本就是属于本王的!自古传长不传贤,况且我那五弟也不见得比我贤明。”赵世珏闻言有点激动,身上爆出一股的气劲,将茶桌震成粉碎。

    趴在屋檐上的郑景仁抹了抹不存在的冷汗,这梁王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看这气势跟白震天差不多了。

    盘蛇老头抿了一口茶,安抚好身上受惊的花蛇:“那老头子就把五毒教千百年基业搭上,陪王爷走这一遭。”

    “若大事可成,五毒教当为国教。”赵世珏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仿佛刚才暴怒激动的不是他。

    他从怀里拿出一张纸递给盘蛇老头:“这里面的名单,是已经俯首的朝中人马,为了防止他们临时反水,就请汪兄费心了。”

    盘蛇老头接过纸张没说什么,直接收到怀里。

    就在这时,三道寒光从屋檐上疾射而下,目标直指躺椅上的白震天。

    赵世珏和盘蛇老头脸色一变,他们在这商量谋反之事,竟然有人摸到楼顶来了。

    赵世珏大袖一甩,三道寒光立刻被扫飞到一旁,他脸色阴沉的站起身看向屋顶:“何方宵小···”

    他话没说完,一道白色短矛带着凄厉的嗡鸣,荡起一圈圈螺旋般的气浪从屋檐上射下,快得像是一道白色流星,直奔他面门。

    目标是本王?!

    赵世珏身上气劲爆发,反手抽出一把软剑抽向短矛,将短矛甩到一旁。

    他身旁的盘蛇老头纵身一跃,直接冲破琉璃瓦,跳到屋檐上。

    但明亮的月色下哪里还有刺客的身影?

    他跳回屋内,对着赵世珏摇了摇头。

    赵世珏脸色阴沉,叮嘱了几句后便离开了。

    很快,整个梁王府内灯火通明,守卫们开始搜索整个王府。

    盘蛇老头坐回原来的位置,面上阴沉不定。

    谋反之事若是传了出去,恐怕行动还没开始,五毒教千百年的基业就要毁了。

    倒挂在屋檐边下的郑景仁等赵世珏气息走远,立刻翻身到屋檐上,右手再次多了一根白色短矛。

    这是他身上最后一根短矛了,用完以后就要再找了。

    他站在屋檐的边角,回忆着白震天所在的大概位置,右臂膨胀似巨人,流星投掷!

    “嗖!”

    短矛扎破琉璃瓦,带着圈圈气浪扎向躺椅上面目狰狞的白震天。

    盘蛇老头脸色一变,那刺客竟然没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