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又爽又怕是什么感觉?
    原本他想等这麻红玉的同伙出现后,再一次性解决,但她居然用内力对茵茵出手。

    这巴掌打在他身上都要掉20点血,打在茵茵身上不直接把她打得半死?

    心中那股抽刀便砍的**高涨,恨不得一刀便将这妖艳的贱货一刀两段,但被他裹住的茵茵从披风边缘探出头来。

    她认出这是她家的银狐披风,所以没有用力挣扎。

    看到这个好看的叔叔,茵茵脸上露出笑容:“叔叔你是来救我的吗?”

    看茵茵那可爱的脸蛋,郑景仁心中一软的同时怒火更胜,摸了摸茵茵的头:“对,你快躲好,外面冷。”

    茵茵乖巧的点点头,把头缩回去的时候说了句:“叔叔加油。”

    麻红玉脸色惊慌,正面对着郑景仁快速后退。????她不敢转过身逃跑,深怕转过身后背就会遭到猛烈攻击。

    这个忽然出现的年轻男子,身上有一股压迫人心的威势。

    特别是刚才,身上那股杀意像实质一般,吓得她后背不断冒冷汗。

    郑景仁右手抱起披风下的茵茵,在雪地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身影出现在麻红玉身旁,金银指快速在她身上快速点过。

    麻红玉见郑景仁出现在身旁,手里多出一把长剑。

    惊慌失措的尖叫:“我是冰衣门的人,你敢伤···呃···我···嗯~”

    尖叫慢慢变成呻吟,到最后变成一声蚀骨**的长长鼻音。

    她身上散出一股粉色的能量,融入到郑景仁身上。

    郑景仁身上微微一暖,立刻就把这股能量吸收掉。

    看了眼兰花宝典的进度,还是5%。

    奶奶个腿,平白让她爽了一次,动情能量这么差。

    麻红玉脸红心跳媚眼如丝,浓妆艳抹的脸上一副“我还要”的神情看着郑景仁,看得郑景仁直发毛。

    内力运转一脚踹在这麻红玉的脸上,她惨叫一声被踹得晕死过去。

    郑景仁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心如蛇蝎,还放荡不自爱,你让本少侠怎么办?

    动情能量不多,心理征服感也没得到满足,比白莲圣母那次还难受,真真是个亏本生意。

    想到这里,郑景仁停下脚步。

    回头又把麻红玉身上的银色披风解下,捡起她的长剑,顺便在她身上摸出一个包裹。

    行侠仗义也不能忘了摸尸,差点就被气傻了。

    麻红玉被解了银色披风,头上很快就开始出现冻伤掉血的情况,一个个-20从她头上跳起。

    郑景仁诧异的看了眼,估摸着应该是她练的寒性功法,对暴风雪天然有点抗性。

    不然凭她小头目的身体素质,怎么可能才掉这么点血。

    随手打开包裹,发现里面跟其他女子的包裹相似,都有一堆女子的衣物,不过她的这堆衣物嘛···

    嗯,怎么形容呢,比较情趣一点,比较露骨一点。

    一套用途不明的软手铐和皮鞭,还有一件很显眼的紧身衣,是的,很显眼!

    大冷天的看得郑景仁鼻孔一阵发热,这女的动情能量质量这么差,看来是有原因的,而且在古代世界,她到底是从哪里搞来的这些玩意。

    把衣物放在一边不看,剩下还有一个令牌,一团拳头大的银丝,和她的长剑,一本书。

    书!

    难道今天又让我摸到了多年不见的技能书?

    郑景仁心中略有激动的拿起书,打开一看。

    宫廷秘史2:描绘了宫廷中各种技巧的小画本,此为第二册。

    郑景仁手一抖,差点没把书扔出去。

    去你妈耶!这似曾相识的小画本是什么鬼?

    被他裹住的茵茵感觉到这个好看的叔叔身子都震了震,探出头好奇的问道:“叔叔你怎么啦?”

    她刚才听到麻红玉的“惨”叫,知道这个好看的叔叔很厉害,怎么突然就身子震了震?

    郑景仁一把合上书,把它塞到包裹里。

    尽量平复自己的表情,摸了摸茵茵的小脑袋:“叔叔没事,你别担心。”

    解下银狐披风披在茵茵身上,然后蹲下问她:“茵茵认得回家的路吗?”

    茵茵的小脑袋点了点,干净的大眼睛扑闪扑闪:“认得。”

    “那茵茵先回家去,叔叔去把坏人打跑。”郑景仁把茵茵的身体扳向客栈方向。

    茵茵点点头,有点可惜不能继续闻这个好看叔叔身上的味道,乖巧的抬起小短腿朝着家里跑去。

    看茵茵的身影进入客栈,郑景仁披上麻红玉的那件银色披风。

    躲到镇口的门牌架下,看向镇口的另一个方向。

    一个女子裹着银色披风,披风里鼓鼓囊囊的跟麻红玉刚才一样,顶着风雪走过来。

    来到近前,她忽然发现麻红玉倒在地上快要被冻死了,跑过来用披风把麻红玉裹住呼喊:“姐姐,你怎么了?”

    一个男童从披风下挣脱出来,大叫着朝镇里逃去。

    那女子眼中厉色一闪,抬手扔出一道飞镖射向男童的右腿。

    她叫麻青玉,和麻红玉是亲生姐妹,两人都在冰衣门。

    如今的暴风雪天气正是冰蚕吐丝的时候,按门主吩咐,她们来找寻十岁以下的孩童去取蚕丝,没想到麻红玉居然被人击倒在地。

    “呼!”

    风雪中的风声更大了,男童的身影消失在原处。

    那飞镖射入雪地中,转眼被风雪覆盖。

    麻青玉怔了怔,立刻站起身抽出长剑警惕的看向四周。

    那个击伤了姐姐的人竟然没走!

    忽然,她感觉后腰被人点了一下,点得她后腰处一阵发麻,转身看去却没看到任何人。

    下一刻,紧致的大腿上被一个火热的巴掌一拍而过,拍得她心跳加速,口干舌燥。

    她快速转身扭头,却没发现暴风雪下的敌人,不由得慌乱的娇喝出声:“是谁?”

    看不到的敌人带来的恐惧,以及体内加快的血液,让她忍不住张口嘴轻轻的呼出热气。

    “啪啪啪!”

    又是三个巴掌在她身上拍过,中间夹杂着一下点穴。

    她娇呼一声,觉得这暴风雪的极寒算个屁!

    她浑身的肌肤都在发热,血液在快速沸腾。

    体内的燥热让她很想张开嘴发出呻吟,但她内心又爽又怕,只能强行忍住。

    这个看不见的敌人,身法之快实属罕见,攻击手法之奇葩又让人欲罢不能。

    体内的燥热越来越浓郁,朝着身体的某处快速聚集。

    又一次被点在背后软肉上的时候,她娇呼一声,站不住脚跌坐在麻红玉身上,身上散发出一股动情能量。

    然后她便看到了停在她身前的郑景仁,抬起头,娇声颤抖的问:“你到底是谁!?敢管冰衣门的事!”

    郑景仁吸收掉麻青玉的动情能量,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微笑:“我问,你答。第一个问题,你们冰衣门有多少个女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