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欢喜娘娘
    黄沙万里,烈日当空。

    举目而望广袤的沙海起伏不断,热浪扑面而来,人迹罕见。

    此地被九州中原看成化外之地,不在教化之中,对这里的人也多为鄙夷。

    郑景仁早已把避风衣换成一件薄薄的防风衣,兜帽盖过头顶。

    变做胡渣青年任正经的脸上蒙着面巾,飞驰在这茫茫黄沙中。

    大漠中有两大绿洲,相距不远。

    一为常人居住,商贾交易,本地藩王宫殿所在的宝珠绿洲。

    二为大漠中唯一一个门派,也是顶尖势力欢喜密宗所占据的神珠绿洲。

    欢喜密宗为佛门分支,供奉欢喜佛,亦正亦邪。

    平时好善乐施,但修行到瓶颈时,便会强掳平民与其共修欢喜大乐天。

    整个大漠所供奉的神明都是欢喜佛,在这里教意胜过皇权。

    郑景仁现在赶往的,便是邱漠商行所在的宝珠绿洲。

    傍晚时分,郑景仁终于看到茫茫黄沙中的一点绿影。

    这绿洲中有一座城市,城市很大,占据了绿洲一半的地盘。

    高大的城墙经过风沙长久的侵蚀,变得斑驳腐朽,但它仍是这座城市抵挡沙匪最好的防御。

    郑景仁来到城墙下的大门前,两个手持弯刀的守卫正准备关门,他连忙闪身进入。

    城中的地面是在沙漠中少见的石板,房屋建筑多为黄土烧制的泥砖。

    整个城里的商铺都在张灯结彩,小巷里的居民房也在门前挂上一个红色的灯笼,似乎正在准备什么晚会仪式。

    郑景仁走到一间占地较广,建了三层高的商铺前。

    这间商铺门口左右挂着两个大灯笼,第二层的阁台上挂着一个横匾。

    《邱漠商行》

    看了眼这条街其他建筑,三层楼的寥寥无几,占地比这邱漠商行大的,基本没有。

    抬脚走进店铺,里面一个穿着麻色仆衫的伙计看了眼郑景仁,一脸不耐:“马上就要打烊了,明天再来吧。”

    “可我见这街上仍是张灯结彩,怎么就打烊了?”郑景仁拿出一件冰蚕软甲放在柜台上。

    这伙计也是识货之人,一眼便看出这冰蚕软甲是好东西,伸出手就要摸。

    郑景仁手一拉,把软甲收回锦囊里:“你们老板在吗?”

    见软甲被收回去,伙计顿时尴尬的笑了笑:“老板在二楼,不过如果交易金额不大,我们老板一般是不会见客的。”

    言下之意,一件冰蚕软甲还不能让他们老板下来。

    郑景仁长长的“哦~”了一声,拿出三件冰蚕软件挂在身上,然后拿出玄冰剑在手里晃了晃,轻轻的吸了口气:“好冰啊。”

    伙计眼都看直了,三件在沙漠难得一见的冰蚕软甲,外加一把玄冰宝剑。

    那玄冰宝剑看起来自带寒性属性,宫中贵族最是喜爱。

    沙漠天气炎热,令人难以忍受,若是有这自带冰寒的宝剑在身,便是极好的。

    他们邱漠商行虽然也和千里雪原上的宗门交易,但毕竟相隔两州。

    来往路途长远,途中还有沙匪肆虐,一年也不过只有一两次,而且还要给沙匪充足的过路费。

    像这种送上门来的宝物,确实值得老板下来。

    想到这里,这伙计态度转变,对郑景仁躬腰点头赔笑:“客观稍等,我这便把老板请来。”

    “不用了,我已经下来了,这位客官不如移步二楼,我们再做详谈?”一个身宽体胖的中年男子走下来,他瞪了眼穿着麻色仆衫的伙计。

    伙计脸色讪讪,不敢说什么。

    邱漠商行在宝珠绿洲名传四方,来此交易的都是客客气气,也不免这伙计生出店大欺客的心态。

    郑景仁收起冰蚕软甲和玄冰剑,跟着老板上了二楼。

    二楼很空阔,摆放有点像九州中原的酒楼雅间,只在阁台前有桌椅,上面摆着一副茶具。

    胖胖老板引着郑景仁入座,给他倒了杯茶。

    笑呵呵的自我介绍:“鄙人姓邱,是这邱漠商行的老板,不知兄弟是哪里人?”

    郑景仁拉开面巾:“任正经,从雪原来。”

    邱老板笑呵呵的股掌:“任小兄弟这般年轻,就能横跨两州,鄙人佩服佩服。”

    郑景仁暗道这人马匹拍得真鸡儿溜,难怪能做大这商行。

    懒得跟他继续废话,拿出两件冰蚕软甲和本二合一版宫廷秘史放在桌上:“这两件软甲老板给个价,另外这本小册子,老板可有印象?”

    邱老板拿过一件冰蚕软甲看了看,微微点头:“任兄弟快人快语,这两件软甲算六万两银子,这小册子,我曾送过一本类似的给冰云宗的好友。”

    郑景仁微微点头,六万比他心目中估算的多了一点,估计是这老板想要交好他,故意多给了一点。

    把软甲推过去,然后继续发问:“邱老板那本小册子,是从何处得来的?”

    邱老板接过软甲,拿出六张银票递给郑景仁,犹豫了一下反问:“任兄弟问这个,可是这小册子有何牵连?”

    郑景仁皱了皱眉,没想到这邱老板似乎对这小册子的来历有所顾忌,那他当初为何还敢送给王笑一?

    沉默了一下,郑景仁拿起小册子:“它涉及到一个有关于我的重要事情。”

    邱老板沉默了一会,似乎在考虑什么。

    片刻后他端起茶喝了一口:“这小册子,是鄙人当初游历京都时,在知安王府所得。”

    知安王府?

    果然还是要去一趟京都。

    郑景仁点点头,喝了口茶道谢。

    邱老板见郑景仁没有追问他是怎么得来的,顿时松了口气,他也不问郑景仁为何会问这个事。

    放下茶杯,郑景仁看了眼阁台外的街道,此刻大街小巷里已经站满了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他们站在大红灯笼下,整整齐齐的站在街道两边,满脸期待的看向街道尽头。

    郑景仁看得奇怪,好奇的指了指下面的人群:“邱老板,这是你们这里的晚会活动吗?”

    邱老板看了眼,连忙伸手把郑景仁的手压下:“不能指,这是欢喜娘娘来挑选伴侣,我们宝珠绿洲的人民都等着能被挑选上。”

    “欢喜娘娘?”郑景仁奇怪的问了句。

    然后他就看到,在街道的尽头,出现了一个穿着粉色衣裙的妙曼身姿。

    只有她一个?

    郑景仁脸色有点怪异,这街道上男男女女都有,都想着被这个欢喜娘娘挑到?

    可是,女的跟女的···

    郑景仁暗自乍舌,低头看向那位欢喜娘娘。

    三千青丝洒俏背,足下莲步行来轻。

    若只看她面容,蛾眉皓齿,面容秀丽婉约,肌理细腻骨肉匀。

    淡红的唇角带着些许慈悲悯人的微笑,像施恩于苦难的女菩萨行走在人世间。

    但看她穿着,粉色衣裙露双肩,肩膀像刀削般轻薄,精致的锁骨下是被衣裙遮住的高挺起伏双峰。

    腰间卷着一圈宽大的束腰,勾勒出她细小蜂腰的曲线。

    两条雪白的长长大腿在裙摆中若隐若现,肤如凝脂,吹弹可破,在傍晚的余光和灯笼的红光下,如丝绸般光滑诱人。

    她就像圣洁和诱惑的结合体,令人忍不住上下打量的同时,又生不出亵渎之心。

    就算是见过众多美女的郑景仁,此刻也不由得点点头,这欢喜娘娘真的很好看。

    欢喜娘娘莲步轻移,缓缓行过街道过半,目光慈爱怜悯的看向街边的民众。

    而后她似乎心有所感,抬头看向邱漠商行的二楼,看到了也在看着她的郑景仁。

    她轻轻的伸出纤细洁白的玉指,如钦点般指向阁台上的郑景仁,面上笑靥如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