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哇~”

    街道两边的居民眼里满满的羡慕和失望。

    羡慕那个能成为欢喜娘娘伴侣的人,失望自己不能被挑选上。

    但出奇的,他们没有产生嫉妒的情绪,开始为欢喜娘娘欢呼起来。

    郑景仁旁边的邱老板满脸笑容惊讶的说:“哎呀,任兄弟,你被选上啦!欢喜娘娘一个月选一次,你这刚来就被选上啦,运气真好。”

    郑景仁脸色僵硬:“呵呵。”

    虽然这个欢喜娘娘很漂亮,但是她一个月挑选一次,那她伴侣得有多少个了。

    邱老板见郑景仁表情不自然,立刻解释:“你可别误会,欢喜娘娘挑选了三年,你是第一个被选上的,赶紧下去吧。”

    郑景仁摇了摇头,一脸严肃的拒绝:“不可,我已有婚约在身。”

    邱老板笑着摇摇头:“但这里是大漠,你拒绝不了的。”

    他们两个在楼上讨论,街道上的民众不干了。

    欢喜娘娘挑中你,那是你的福分,怎么还不下来感恩拜谢,和欢喜娘娘回那神珠绿洲共修欢喜大乐天?

    他们朝欢喜娘娘指的地方看去,目光饱含责怪。

    欢喜娘娘面含笑意,足下轻抬,踩在虚空上,一朵粉金色的莲花在她玉足下形成。

    一步,两步,三步···

    她就这样步步生莲,踩着虚空中形成的莲花,来到阁台前对着郑景仁伸出手。

    脸上微笑恬婉,轻声的唤着:“来。”

    郑景仁刚想拒绝,就发现自己的手不受控制的伸到了欢喜娘娘的手中。

    这是法术吗?真级boss?

    郑景仁心中惊诧,欢喜娘娘则是拉着他在冷月初生的夜空下,一步步登天而上。

    宝珠绿洲的居民高声欢送,为欢喜娘娘找到伴侣衷心祝福。

    藩王宫里,一个年轻的王子嫉恨的看着被欢喜娘娘拉着的郑景仁,双拳紧握,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欢喜娘娘每走一步,二人身形立刻往前挪移一大段距离。

    不用片刻,就能走到相距不远的神珠绿洲。

    在外面都难以抗拒,去了别人老巢不得等死?

    想到这里郑景仁连忙开口:“欢喜娘娘,我已经有婚约了,不能再做你的伴侣。”

    欢喜娘娘玉足不停,转头看过来。

    面上似哀似怨,像撒娇又像置气,看得人心都要软掉,恨不能立刻为她抹去心中的烦恼。

    她朱唇微嘟,声色温润甜美:“那为何我在你身上看到好几条姻缘线?”

    郑景仁哪里知道什么姻缘线,直接开口:“欢喜娘娘···”

    话没说完,欢喜娘娘忽然停下来,伸出一根洁白玉指压在郑景仁的双唇上,美目如期如盼的看着他:“叫我怜花。”

    看怜花那楚楚动人期盼的样子,瞄了眼她脚下的粉金色莲花,郑景仁张了张嘴:“莲,莲花娘娘。”

    怜花手指在郑景仁的脸蛋上点了点:“是‘可怜’的怜,不要叫娘娘。”

    郑景仁脸颊上传来温热的感觉,痒痒的“哦”了一声,怜花这才继续踩着莲花往前走。

    被怜花拉着走了几步,郑景仁反应过来:“怜花娘娘,我是真的有婚约在身,不能和你结为伴侣。”

    怜花美目哀怨的看了他一眼,轻声反问:“我不够漂亮吗?”

    郑景仁摇摇头:“不,你很好看。”

    怜花足尖连点,神珠绿洲近在眼前,一座庄严巍峨的寺庙映入眼帘,她继续问:“那我身材不够好吗?”

    郑景仁看着下面那巍峨寺庙,心下一阵惶恐,但还是硬着头皮回答:“你的身材绝对是我见过最好的之一。”

    怜花足下再行一步,郑景仁眼前一花,他们就已经进到了一间房间内。

    鼻尖充斥着姑娘家闺房的清香,似乎还有些安神的气味。

    房间里的桌椅都是粉色的,墙上绘着欢喜佛和明妃相拥盘坐,施展欢喜大乐天的法相。

    欢喜佛脸色平静,明妃俏脸含春,一静一动,诡异玄妙。

    怜花的床上挂着一层粉色的帷纱,透过薄薄的帷纱,能看到床上有些女子的私密衣物。

    郑景仁咽了咽口水,因为他面前的怜花已经在解腰间的宽大束腰了。

    这么直接的吗?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啊!

    郑景仁往后退了一步,眼睛却眨都不眨的死盯着怜花的身体。

    束腰落地,怜花身上的粉色衣裙往下落了落,却被她胸前高耸的双峰坚挺的挂住。

    粉裙要掉不掉的样子,让人目光忍不住死死的盯着那两抹挂着粉裙的雪白,恨不得上前将其扯开。

    她伸出粉嫩舌尖舔了舔朱唇,玉足往前一步哀怨的说:“那为什么你不愿和我结为伴侣?”

    身上的粉裙随着她的走动,又往下掉了两分,露出些许浑圆的雪白,粉裙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

    郑景仁目光发直,感觉鼻孔一阵发热,似乎有液体流出来,嘴里喃喃的道:“因为我不行。”

    话一出口,郑景仁忽然意识到不对,这句话的意思似乎会造成很大的歧义,连忙摆摆手:“不是我不行,我是真的不行。”

    似乎也不对,但这怎么解释好像都不对,只好沉默不语,用目光在怜花身上扫射,发泄自己的不满。

    怜花掩嘴轻笑,她目光如水往前一步温柔的开口:“没关系,欢喜大乐天能让你比谁都行。”

    粉色裙衣再次往下滑了些许,那雪白的浑圆露出大片,直魅人心。

    一股清香和淡淡的腻香,能激起人体最原始**的异性体香(nai香)扑面而来。

    郑景仁鼻孔一热,两股鼻血控制不住的流下来,头上跳出一个-5。

    他心中没来由的一慌,再次往后退了一步,他现在算是明白,那些被他调戏的女子是什么心理了。

    慌,乱,怕。

    这万一被强上了,以后的终身性福就没了啊!

    可是慌乱怕中的他,没注意到他身后就是床,他这一退,直接倒在在了软绵绵的床上。

    怜花见得郑景仁的窘态,笑得花枝招,身上的粉裙寸寸滑落。

    她来到床前倾下身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郑景仁:“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这一番动作,挂在身上的粉裙终于坚持不住,顺着她粉嫩的肌肤滑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