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一般般吧(求推荐)
    单身20年的郑景仁双眼瞪得比任何时候都大,连白震天追杀到南疆的时候,惊吓中的他双眼都没睁这么大。

    鼻孔里的鲜血像喷泉一样喷出来,打湿了他的衣衫,头上跳起一个-200。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件粉色的亵衣紧贴在怜花胸前,亵衣遮住了两团雪白,露出她的水蛇细腰和可爱的圆圆小肚脐。

    下身穿着一件短小的粉色亵裤,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的完美大腿暴露在空气中。

    郑景仁:“···”

    流着鼻血目光呆泄的盯着亵衣看了整整三秒,确定那里还有两块遮羞布后,郑景仁徒然升起一股无名之火。

    说好的美丽风光一览无余呢?

    把小爷当纯情小处男耍很好玩是吗?虽然小爷确实还是小处男,但你也不能这样啊!

    双手并成金银指,快速点向近在眼前的雪白娇躯。

    点点点点点!

    滑嫩温热的触感从指间传来,跟以往隔着衣服时候完全不一样。

    郑景仁热血激荡,剑指好几次差点变成抓,鼻孔里的鼻血又喷了次,头上跳起一个-300。

    怜花被金银指点在身上,她完全不反抗,双眼微眯,脑袋扬起,尽情的享受郑景仁的点穴。

    身上酥酥麻麻的电流扩散,结合她自身所修的欢喜大乐天,她身上的肌肤很快泛红,呼吸急促但双目仍是清明。

    被亵衣包裹着的雪白雄伟快速起伏,身上出现粒粒细小的汗珠,并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汗珠很快打湿她的鬓发,发丝沾染在脸侧,脸颊桃红粉腻。

    媚眼含羞合,朱唇逐笑开。

    她伸出雪白的藕臂,轻轻搂住郑景仁,想将郑景仁抱在怀里。

    但郑景仁刚才虽然是因为一时气恼施展出金银指,但现在头脑很清醒。

    绝对不能被怜花抱在住,不然先不说怜花有什么手段,到时候只怕他自己都会把持不住。

    他身体如泥鳅一般在怜花的双臂中逃脱,脚下连点转到她身后,对她只绑着一条粉色丝线的雪白嫩背一阵狂点。

    那条绑着亵衣的丝线牢牢的吸引着郑景仁目光,金银指时不时就会点到上面去。

    怜花见郑景仁逃脱,也不以为意,嘴里发出轻轻的呻吟,身上的汗珠越发多了。

    郑景仁把金银指整套指法连着点了三次,中间搭配贴身十八摸花式打法。

    怜花只是嘴里发出轻轻的呻吟,娇躯被汗水打湿,粉色的亵衣紧贴在肌肤上,变得若隐若现。

    到后面,郑景仁已经不敢再转到怜花前面去了,生怕看到一些刺激感官的画面,他自己就先受不了,一头扎进怜花怀里。

    第五套金银指指法点完,怜花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但她身体没有剧烈颤抖,身上也没有爆发出动情能量。

    她往前一步趴在床上,秀美滑嫩的粉背一览无余,雪白的翘臀勾勒出一个惊心动魄的弧度。

    胸前柔软的雄伟被挤压到两边,郑景仁刚好能看到那抹勾人心眩的雪白侧乳。

    鼻血早就流得胸襟一片都湿了,此刻看到这刺激的画面,鼻血又大喷了一次,头上跳出一个-500。

    郑景仁目光丝毫不移,无所谓的擦了擦鼻子,喷吧喷吧,鼻血什么的,喷着喷着就习惯了。

    怜花趴在软床上,侧过头用余光妩媚的看着郑景仁:“你,渴望力量吗?”

    郑景仁脑海中只有那团雪白侧乳,想都不想的回道:“不,我渴望奶z。”

    怜花:“···”

    郑景仁脸色一红,虚握拳头在嘴边咳了咳掩饰自己的尴尬:“那啥,不是,我是说我渴望奶z的力量。”

    怜花:“···”

    “强大的力量!强大的力量!”郑景仁边说边用力点头,似乎在确认自己说的就是强大的力量。

    房间里安静下来,空气中有种迷之尴尬。

    片刻后,还是怜花轻笑着先开口:“呵呵,你真有趣。”

    郑景仁一副‘你过奖了’的表情摆摆手,视线从未离开过某处:“一般般吧,挺大的。”

    怜花:“···”

    郑景仁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又说错什么了,他就觉得脑中有股眩晕感,心中一惊,不敢再看那团雪白的美好事物。

    难道刚才不知不觉间她就下毒了?

    快速的看向状态栏,发现有个虚弱状态,不是中毒。

    再看血量,已经低于20%了。

    看了眼被鼻血打湿的衣服,刚才流鼻血有这么夸张吗?

    拿出一只烧鸡,站在这诡异诱人的房间里啃起来。

    怜花:“···?”

    饶是她有三世宿慧,天资卓绝,她也看不穿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

    明明他身上的功法气息和她是刚好互补,而且也是一副**熏心的样子,为何他要这样百般忍耐?

    这也就算了,就当他是个有底线的真小人,有了婚约就只看不动。

    可他为什么能在这个时候,这样的场景吃东西,还是吃香味这么浓的烧鸡?

    郑景仁吃完烧鸡,血量开始缓慢上升,再看向怜花,失望的叹了口气。

    怜花已经拉过粉红被毯盖在身上,把那诱人春光遮住。

    见郑景仁吃完烧鸡,她才开口:“老实说吧,为什么不愿意和我同修欢喜大道,同奔极乐?”

    郑景仁见怜花没有直接用强,心中有点小失望,不过只有一点点。

    他直接坐在地上,眼巴巴的看着怜花:“怜花娘娘,我是真的不行,而且你修为已达真境了吧?为何还要如此执着?”

    怜花黛眉轻挑,脸上带着几分薄怒和伤心的神色:“不可能,你体内的元阳充沛,五体通畅,完全没有一点问题。”

    顿了顿后她继续说:“只要你和我同修大道,你便是当代欢喜佛,我即是你一人的明妃,欢喜宗上下三千女修随你采用,若你还觉不够,这大漠乃至雍州的女子,你都可随意挑选。”

    “至于真级,不过只是刚开始罢了。”她最后这句语气幽幽,似乎是在感慨。

    郑景仁张了张口:“我所修功法的问题。”

    怜花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上了,说明是真的想要跟他双修,不是采补。

    若是有这么多女的让他排着队吸收动情能量,那他兰花宝典说不定很快就能突破到大成。

    “你的功法?”怜花目带不解看向郑景仁,在她看来郑景仁的功法明明是最适合和她同修的。

    欢喜无情,无情欢喜。

    于极乐中保持无情无欲是为最难,稍有不慎动了情义,便会功力反噬,走火入魔。

    郑景仁犹豫了一下,小声说了句:“我这功法不到大成,不能破身。”

    怜花愣了愣,忽然娇笑起来,笑声越来越大,笑得放浪形骸,笑得衣被翻滚,露出无限粉嫩雪白的春光。

    半响后,她伸出一根玉指指着郑景仁,风情流转娇笑连连:“意思说,你这满身女子气息的男儿身,还是个雏?”

    郑景仁面具下的脸色泛红,红到耳根,沉默不语。

    怜花见郑景仁耳朵都红了,娇笑着掀开被毯站起身,婀娜多姿的娇躯再次展现在郑景仁面前。

    她倾下身,对男人具有无比杀伤力,带着一股特殊香味(nai香)的雄伟压到郑景仁眼前。

    郑景仁甚至能感觉到那双峰上传来的温度,雪白入眼,香味诱人,情不自禁的用力抽了抽鼻子。

    怜花吐气如兰的在郑景仁耳边轻言:“要不要姐姐教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