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达尔巴
    怎么教?

    郑景仁脑海中刚跳出这个想法,怜花就站直了身,手上拿着那件粉色短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勾神夺魄的媚眼朝郑景仁挑了挑,缓缓穿上粉裙,系上那宽大的束腰。

    郑景仁鼻血横流的坐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看着怜花穿衣服。

    等她完全穿好后,郑景仁心里暗叹一声,真是个绝世尤物。

    穿好衣服后的怜花坐在软床上,脸上那股艳盖芳华的媚态消失,也不是悲天悯人的模样,而是温柔如水,含情脉脉的样子。

    玉掌重叠放在光滑的大腿上:“你叫什么?怎么想来大漠?不要说化名,你的真面目我能看穿。”????一媚一静前后的反差,让郑景仁有种不真实感,沉默了一下才开口:“郑景仁。来大漠是···”

    郑景仁把宫廷秘史的事说了说,并委婉的表达自己问出线索,就准备回九州中原了。

    怜花微微颔首,神情怪异的轻声念了句:“知安王?”

    郑景仁见怜花神色有异,开口问道:“怜花娘娘知道什么吗?”

    怜花轻轻摇头:“不知道。”

    然后她素手一挥,郑景仁便觉得眼前一花,视线清晰时,发现他站在神珠绿洲的边缘。

    怜花的余音在耳边缭绕:“若你的功法不能修炼到最后一步,到时候再来找我。”

    大漠中寒冷的夜风吹过,吹醒了郑景仁。

    这就出来了?不留我过个夜?

    还有她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兰花宝典有问题?

    郑景仁站在原地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擦干鼻血,拿出地图找准方向前进。

    目标,兖州,京都太安城。

    既然想不清楚,就先把剧情事件做完。

    怜花站在巍峨寺庙走廊,看着郑景仁离去的方向,目中带着迷茫:“三世宿慧三世缘,若此世还不是你···”

    郑景仁行在被月光覆盖成银色的沙漠上,手里的狼牙诛心弩时不时出箭,将夜间活跃的怪物射杀或拦截。

    路过宝珠绿洲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检查自己锦囊里的食物和水还够,没有翻过城墙进入,直接离开了。

    他走后几分钟,宝珠绿洲的巨城城门打开。

    一队轻骑从城门口中鱼贯而出,领头的正是那个藩王宫的王子。

    轻骑一共七人,腰间挂着一把弯刀,肩上挎着一张巨弓。

    身下骑的是异种巨狼,颈脖的地方挂着一个箭袋。

    狼骑速度极快,奔袭在沙漠中如履平地,潘王王子达尔巴脸上有不解和怒火。

    为什么这个被欢喜娘娘选中的幸运儿出来了?

    他难道拒绝了伟大而美丽的欢喜娘娘吗?

    他怎么可以又怎么敢?

    郑景仁施展神行百变前行,忽然似有所感,回头看向后方。

    一个披着红色披风,身上穿着白色罗服,额头上戴着一个金箍的男子骑在一匹巨狼上,快速朝自己方向冲来。

    在他身后,还有六匹类似的巨狼骑士紧跟着。

    什么情况?

    这次进城没偷没抢,正当老实交易人反而要被欺负?

    郑景仁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皱眉看着达尔巴追近。

    达尔巴来到郑景仁近前,拉着巨狼绕着郑景仁转圈。

    他不得不承认,中原人的样貌确实比大漠人看起来要顺眼一点。

    但是他没有健壮的身躯,他是如此的瘦弱,凭什么能让欢喜娘娘看上?肯定受不了娘娘几下鞭挞便丢盔卸甲了。

    达尔巴抽出弯刀,拉停巨狼跳下来:“你,为什么从欢喜娘娘的神珠绿洲出来了?”

    另外六个狼骑此刻也赶到,围着二人不断的打转。

    郑景仁看了眼围着他转的狼骑,看向问话的达尔巴:“我出不出来关你什么事?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追我,是暗恋欢喜娘娘却没能被选上,现在恼怒想来杀我吗?”

    达尔巴脸色涨红,挥了挥手中的弯刀怒吼:“住嘴!我达尔巴王子不是那种人!只是我不明白娘娘为什么选你,我要向你挑战!”

    “哦?如果我不接受你的挑战呢?”郑景仁退后一步,躲过达尔巴激动怒吼喷出来的唾沫星子。

    达尔巴举起右手的弯刀对准郑景仁:“这场决斗,不许拒绝!”

    郑景仁哈哈一笑,抽出黑风噬光刀:“好吧,我接受你们的挑战,一起上吧,别浪费时间。”

    达尔巴觉得郑景仁在小瞧他,朝周围那六个狼骑怒吼一声:“都不许出手。”

    而后他弓膝弯腰,右脚在柔软的沙子上轻巧的借力,弹射向郑景仁。

    郑景仁倒是没看出来这达尔巴这么有绅士风度,不过他还是没有完全放下警惕,有一半心思在防着周围的六个狼骑。

    不解决掉他们几个的话,不知道要被他们追到什么时候,自己不可能一直不停下来休息。

    万一停下来休息的时候,这几个人上来射冷箭那就很麻烦了,而且现在还是身处大漠,在别人的主场。

    达尔巴身材魁梧,四肢健长,冲到郑景仁面前,手中的弯刀横切向郑景仁的脖子。

    郑景仁手中乌光一闪,黑风噬光刀出现在手中,挡向切来的弯刀。

    “当!”

    刀锋交击,在夜空下溅出几粒火星。

    达尔巴,55级(黄金)boss,大漠藩国王子

    达尔巴一击被挡,右手弯刀继续用力压向郑景仁的脖子,抬腿撩起一层黄沙扫向郑景仁面门,左手握拳砸向郑景仁额头,拳势威猛霸烈。

    郑景仁眼睛一眯,习惯了中原打法的他,确实一下子没想到还有撩沙子这招,但神行百变速度不是达尔巴可比的。

    脚下在细沙上轻点三下,身体已经出现在达尔巴身后,一脚探云腿踢在他后腰。

    达尔巴身躯健壮,硬吃了这一脚探云腿,往前走了几步,头上跳出一个-2000。

    回身甩出手中的弯刀,口中大喊:“回光刀!”

    他手中的弯刀在月光下旋转着飞向郑景仁,像一片银色圆刃。

    郑景仁站在原地没动,手中的黑风噬光刀手起刀落,拉出一道乌线,正正砍在这片银色圆刃上。

    “当!”

    弯刀应声掉落在地,深深插入沙子中,只余个刀柄在外面。

    郑景仁脚下轻点,身形冲向达尔巴,左手下探握住弯刀的刀柄将其抽出,出现在达尔巴身后。

    两把刀同时架在达尔巴脖子上:“你输了。”

    周围的六匹狼骑见状立刻取下肩上巨弓,取箭拉开指着郑景仁。

    达尔巴颓然叹了口气,点点头应道:“我输了。”

    郑景仁理所当然的把两把刀收进锦囊里,语气轻快的说:“战利品。”

    达尔巴对弯刀并不在意,只是带着不解的目光看着郑景仁:“告诉我,为什么你从神主绿洲出来了?”

    “我和欢喜娘娘暂时不太合适,所以她就送我出来了。”郑景仁想了想,如是说道。

    “不合适?”达尔巴听着郑景仁的话,自动过滤掉‘暂时’两个字,脸上露出兴奋之意。

    不合适的话,那说明他就还有机会。

    正想着,郑景仁忽然拍了拍他肩膀,指着他骑来的那匹巨狼:“老兄,你这坐骑卖不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