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夜谈
    郑景仁沉默片刻,望着天空开口:“那我的右小腿还在吗?”

    阿蓝云从她的荷包里拿出断腿,一脸‘你要坚强’的神情:“在,我觉得你会想留着做个纪念,就带着了。”

    还在就好,还在就好,做纪念什么的就不要吐槽了。

    郑景仁接过自己的右小腿看了看,保存完好,从锦囊里拿出达尔巴的弯刀和那瓶冰魄定魂丹。

    是男人,就得对自己狠一点!

    郑景仁心里大吼一声,在阿蓝云惊诧的目光中,举起弯刀就把已经愈合的伤口砍开,头上跳起一个-3000。

    剧痛袭来,郑景仁脸色发白打开冰魄还魂丹捏碎,均匀抹在伤口上,然后把小腿接上。

    冰魄定魂丹号称剩一口气都能救回来,续筋接骨什么的应该不成问题。

    看了眼状态栏,异样状态里残疾状态消失,郑景仁脸色一松,暗道不用做铁拐李了。

    在阿蓝云紧张的目光中,郑景仁缓缓站起身,然后“哎哟”一声扑在她身上。

    “阿蓝云,我的腿,可能就,可能就···”郑景仁面有哀色,似乎不愿继续说下去,把头埋进阿蓝云雄伟柔软的怀里。

    阿蓝云搂着郑景仁,摸着他的头像哄小孩一样:“至少你现在已经接上了,爷爷在兖州有位老友,他医术很好,他来南疆采药的时候我见过一次,我带你去找他吧。”

    郑景仁抬起头可怜兮兮的说:“真的吗?”

    阿蓝云用力的点点头,然后蹲在郑景仁前面:“来,我背你。”

    “阿蓝云你真好!”郑景仁感动的声音里带着奸计得逞的笑容,然后趴在阿蓝云的软背上。

    幽香缭绕,温暖宜人,侧脸上吹弹可破的白嫩肌肤看得郑景仁直咽口水。

    两条圈过阿蓝云脖子的胳膊,时不时‘不小心’的碰到阿蓝云胸前的柔软。

    阿蓝云脸色薄红骂了句:“色狼,管好你的手。”

    郑景仁“嘿嘿嘿”的傻笑,假装听不懂。

    阿蓝云骂了一句后,不知是心疼郑景仁现在的处境还是如何,也就由着郑景仁‘不小心’揩油了。

    真幸福啊,断腿什么的都是值得的。

    他现在内力用不了,就是个人形血包。

    除了狼牙诛心弩还能防身,轻功都用不出来,暂时要找个可以依靠的人。

    眼前的阿蓝云身材倍儿棒,体香肉软,在南疆也共患难过,不找她找谁?

    阿蓝云背着郑景仁走了几个小时,夕阳西下,就算她有内力支撑,身上都不免出了一层细汗。

    郑景仁昏迷的两天,她背着郑景仁一直往兖州方向走。

    因为担心还有人追杀郑景仁,一路上逢山入林,从不走村庄城镇。

    不过她自小在大山长大,这点山路对她来说倒也不算什么。

    看了眼天色,估算天色暗下来的时间,顺着野兽走出来的小道,找到一个山洞。

    阿蓝云身上那只小小的蛊虫飞进洞中,片刻后,山洞中传来一声痛苦的低吼。

    “好厉害。”郑景仁衷心称赞。

    阿蓝云露出微笑:“你走后不久,我的伴生蛊就成熟了。”

    说着,她背着郑景仁走进山洞,一头铁背熊了无生息的倒在地上。

    把郑景仁放在地上,拖着铁背熊扔出洞外,在山洞里升起篝火。

    拿出香料粉掩盖洞中的腥臭味,在洞口洒下驱赶野兽蚊虫的粉末。

    做完这一切,阿蓝云回头对郑景仁挥了挥手:“你先在这里待着,我去洗把脸,回来再帮你擦身子。”

    郑景仁老老实实点头应了一声,等阿蓝云走后,他才站起身在山洞里走了两步。

    一整天趴在阿蓝云背上,虽然很舒服,不过久了筋骨也有点酸。

    细小的七彩甲虫从郑景仁身上飞起,阿蓝云的身影出现在洞口。

    她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你的腿不是不行了吗?”

    遭了,没有内力居然没察觉到阿蓝云没走远。

    郑景仁一脸严肃:“刚好的,我想着不能让你一直背着走,这样你太辛苦了,所以我就想试试能不能走,发现还真能走了。”

    阿蓝云轻哼一声,白了郑景仁一眼转身出了山洞,那只七彩甲虫则是落到郑景仁鼻尖。

    走在前往小河的路上,阿蓝云轻声啐了一句“色狼”,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在这荒野山林中美艳动人,闭月羞花当是如,天上的月亮都害羞得躲进乌云中。

    见七彩小甲虫停在鼻尖上也没有其他动作,郑景仁感叹今后不能再趴在阿蓝云的软背上,闭上眼,专心查看体内情况。

    脑海中一左一右有两个虚影,这两个虚影都是背对着他。

    一个无情真意,一个疯魔真意。

    疯魔真意的虚影出来后,内心那种疯狂杀戮的**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个虚影吸收进去。

    至于无情真意,兰花宝典才80%,它是怎么出来的?

    郑景仁想了一会没想明白,阿蓝云头发湿漉漉的走进来,身上带着一股幽香,像出水芙蓉一般清甜秀美。

    她素手抬了抬,把七彩甲虫收回:“赶紧去洗洗,身上的味臭死了。”

    郑景仁应了一声,起身走出山洞。

    洗澡回来,阿蓝云正在吃糕点,她递给郑景仁一块:“我在豫州买的,很好吃。”

    她眉眼含笑,声音甜美,似乎想起这段时从大山出来后的游历之事。

    郑景仁笑着接过,盘膝坐在她旁边,烤着篝火,听阿蓝云讲诉她从南疆出来后的见闻。

    阿蓝云讲得眉飞色舞,绝美的脸上似乎有光芒闪耀,兴奋之感言溢于表。

    游历九州,见识了在南疆大山里以往很多没见过的事。

    又见到了那个坏坏的色狼,跟他分享她这段时日的游历,很开心。

    郑景仁微笑看着阿蓝云绝美的脸蛋,安静的听着。

    等阿蓝云讲完后,不用阿蓝云催,他便开始讲他离开南疆大山后的事。

    把跟妹子们的事略过不讲,从夜探梁王府杀了白震天开始,一直讲到前往雍州大漠。

    阿蓝云大大的眼睛亮晶晶的眨动,认真听着郑景仁讲诉的故事。

    她心里想着,回大山前也要去一趟海边,去一趟大漠,见识那波澜壮阔的大海和万里黄沙是怎样的一副光景。

    夜已深,阿蓝云不知何时靠在郑景仁肩上睡着了。

    这几天爬山涉水,担心有人还在追杀郑景仁,一直紧张的心终于放下。

    篝火的火光映在她脸上,不知是否梦到好事,她嘴角浅浅的勾起,像个睡美人,身上有淡淡的幽香。

    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

    难得郑景仁没有想着揩油,拿出一件避风衣盖在两人身上,感受着阿蓝云身上传来的体温和幽香,闭目睡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