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离别
    屋子里,五须子一脸猥琐的坏笑,手里捏着一根长长的银针,在郑景仁丹田周围狠狠扎下。

    郑景仁四肢被绑在床上,胸口和大腿都被绑了两根白绳,完全动弹不得。

    银针落下,他双眼猛地睁大,张口发出一声惨叫,随后在一股酸麻的感觉中,惨叫变成了呻吟。

    五须子听得郑景仁的惨叫呻吟,脸上兴奋之意大涨。

    他有个怪癖,看到别人在他针下惨叫呻吟时,他会很兴奋,兴奋到不能自己。

    当郑景仁丹田周围扎满了银针时,五须子意犹未尽的停下手:“躺好,今晚老头来给你拔针。”

    郑景仁早已精疲力尽,眼皮半抬的应了声,直接昏睡过去。

    脑海中昏昏沉沉,无情真意忽然转过身,冷漠无情的双眼看着他:“为何自封丹田?掌握无情真意,早日修得太上无情身,你便天下无敌。”

    真意还会主动让人去突破?

    郑景仁奇怪的看向疯魔真意,但疯魔真意仍是背对着他,没有回头。

    无情真意走近,面上冷漠无情,说出的话十分诱人:“握住我的手,称雄天下,权利美人尽在你手,你还可以回到现世。”

    回到现世?

    郑景仁心动了,他刚想伸手,便觉一股酸麻从丹田处袭来。

    睁开眼,五须子站在他旁边,手里拔出第一根银针,他感觉才刚刚昏睡片刻,外面天色竟然已经黑了。

    或许是见郑景仁没有呻吟出声,五须子有点不满,双手快速的连拔两根。

    酸麻从丹田扩散,郑景仁咬紧牙关憋住,狠狠的瞪着五须子。

    不叫!

    之前是精神太过疲惫,心理防线太弱所以才会叫出那令人屈辱的声音。

    如今休息好了,绝不会让你再羞辱小爷!

    五须子看郑景仁神色,嘴里发出低沉的笑声:“老头我就喜欢你这种硬骨头。”

    他伸手捏住一根银针,轻轻捻动旋转,缓缓拔起银针。

    酸麻如爆炸般传开,瞬间冲上郑景仁脑海。

    “嗯~”一声轻微的压抑鼻音传出,郑景仁脸色扭曲涨红,差点就忍不住叫出来。

    五须子“啧”了一声,眉头微皱的活动十指,他决定要让郑景仁尝尝他自创的拔针七式。

    “嗯~”郑景仁压抑的鼻音。

    “嘿嘿嘿。”五须子猥琐的笑声。

    “嗯~”郑景仁快要压抑不住的鼻音。

    “嘿嘿哈哈哈。”五须子不加掩饰的猥琐大笑。

    阿蓝云双手捂着通红的脸蛋站在门口,她虽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从听的声音来看,好像是些很不好的事情。

    最后一根银针拔出,郑景仁牙龈都咬出血,终于忍住那股酸麻的冲击,只发出一声长长鼻音。

    五须子兴奋得满脸通红,他手里捏着最后一根拔起的银针,在考虑是不是再扎下去。

    他没见过这么能忍的人,不过这也更加挑起他的兴奋,他想看看郑景仁能忍到什么时候。

    外面的阿蓝云见郑景仁的鼻音停下来,着急的开口:“五须子爷爷,他怎么样了?”

    听到阿蓝云的声音,五须子可惜的叹了口气,拿出一张毯子盖在郑景仁身上:“他没事了,你进来吧。”

    阿蓝云“哦”了一声,俏生生的探头在门口看了看,发现郑景仁身上盖着一张毯子,这才放心的走进来。

    来到近前,看到郑景仁满脸疲惫,精神萎靡,仿佛饱受摧残,坐在他旁边小心的给他擦汗。

    郑景仁感动得热泪盈眶,跟某个变态的老头比起来,阿蓝云简直是救苦救难的女神。

    正擦着,阿蓝云身上的七彩甲虫忽然飞起来,在她面前来回飞舞,发出嗡嗡声响。

    阿蓝云盯着七彩甲虫看了片刻,粉嫩的双唇嘟起,脸上露出一股失望。

    待七彩甲虫飞回她身上后,她情绪低落的看向郑景仁:“我要回南疆了。”

    郑景仁怔了怔,一句“为什么”脱口而出。

    “不知道,爷爷让马上回大山,说外面不安全了。”阿蓝云脸上的失落浓郁,她才跟大色狼重逢,这么快就要回去了。

    旁边的五须子一脸淡然:“老头也要去南疆避难,这天确实要变了。”

    郑景仁抬头看向五须子:“前辈,您知道些什么吗?”

    五须子目光透过墙壁,看向京城方向:“人道皇权,多少枭雄为其尽断肠。”

    见郑景仁和阿蓝云不明白,五须子笑着摇摇头:“跟你们这些小娃娃说了你们也不懂,你们只要知道会有很多隐世高手出世就行。”

    隐世高手?应该就是公告里的隐世门派,看来高级npc也能或多或少能感觉到一点变化。

    阿蓝云顾盼兮然看向郑景仁:“你呢?你去哪里?”

    郑景仁抿了抿嘴:“我要去京城,我有件事没做完。”

    阿蓝云失望的“哦”了一声,然后轻声的说:“那你小心点。”

    五须子意外的看向郑景仁:“京城接下来的时日估计是风起云涌,你要往那风口浪尖上撞?”

    郑景仁苦笑着点点头,宫廷秘史的剧情事件线索目前只有知安王府,其他地方还不知道去哪里找。

    另外对于疯魔真意,郑景仁也想去六扇门找樊离问一问。

    他是追魂三式的创始人,或许对疯魔真意有所了解。

    五须子无所谓的点点头:“硬要去的话小心点知安王府,小阿蓝云老头会帮忙照看。别轻易死了,下次咱们再较量。”

    说着,五须子给了郑景仁一个‘你懂的’的表情,转身走出屋子。

    郑景仁虽然知道五须子指的较量是拔银针忍耐的事,但总感觉哪里不对,连他说知安王府的事都没问。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早,阿蓝云和五须子便结伴回往南疆。

    走前郑景仁问五须子为什么要小心知安王府,五须子却只是摇摇头,什么都没说,搞得郑景仁莫名其妙。

    他们离去后,郑景仁自己一个人在青英峰上待了两天,身上的酸痛逐渐恢复。

    丹田如五须子说的那样,留下些许隘口,流出的内力能施展轻功,能稍微抵御寒冷。

    至于攻击什么的,威力大不如前。

    从青英峰下来一路向北,太安城近在咫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