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东西到手
    回到知安王府,昭然郡主莲步轻点,快速走向知安王的书房,郑景仁和知书小丫鬟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

    来到知安王书房,昭然郡主直接跨步进去,知书和郑景仁停在门口,竖起耳朵听里面对话。

    “父王,樊离好端端的怎么会去弑君?”

    “为父也不清楚。”

    “那现在人皇如何了?”

    “陷入昏迷,朝中之事暂时由太子接手。”

    “昏迷?居然这般严重,那···”

    “好了,朝中之事你不要问了,女孩子家家,整天想这些作甚?出去吧。”????“···是,父王。”

    昭然郡主面含疑惑走出,她没有继续纠缠,直接回往自己书房,在书房中来回踱步。

    郑景仁和知书侍陪在侧,静静的看着郡主来回走动。

    昭然郡主眉头紧锁,忽然抬起头朝书房外看了看,对郑景仁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去关门。

    郑景仁走到门口左右看了看,确认无人后把门关上。

    昭然郡主挥手对两个贴身陪读招了招手,郑景仁和知书小丫鬟来到她面前。

    她伸手揽在二人背上,弯腰压低二人悄声道:“达理,老规矩,今晚你去父王书房找找,我和知书在外面给你掩护。”

    郑景仁双眼睁大,一脸不可置信的往后退了退。

    昭然郡主瞪着郑景仁:“怕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了。”

    这昭然郡主不仅喜爱文书,居然连性子也与男儿差不多,她这个提议简直太善解人意了。

    郑景仁心里不断为昭然郡主打call,甚至觉得她平胸也非常好,不过脸上还是苦兮兮的:“万一···”

    昭然郡主在郑景仁背上拍了拍,面色素雅平静:“万什么一,就算万一被发现了,我也会保你,放心吧。”

    郑景仁一副不情不愿的点头:“好吧。”

    昭然郡主满意的点点头,松开二人站直身。

    在昭然郡主的书房里吃过晚膳,一直落着细雪的天色逐渐暗下来。

    知安王府的回廊过道烛火点亮,花园里的笼烛也纷纷亮起,整个知安王府虽算不上光如白昼,但也算灯火通明。

    郑景仁站在昭然郡主的书房门口,暗道幸好没有做夜探王府的事,这样进来简直无所遁形。

    时至三更,知书小丫鬟犯困的打了个哈欠,昭然郡主把书丢在桌上,目光炯炯的站起身:“走!”

    出了书房门口,她对知书扬了扬下巴,知书点点头,转身朝回廊另一个方向走去。

    每经过一盏烛灯便吹熄里面的蜡烛,看起来十分熟练。

    昭然郡主回头对郑景仁偏了偏头,目标直指知安王书房,一路过去吹熄遇到的烛火。

    到知安王书房前的分岔路时,昭然郡主去把花园里的笼烛也吹灭,郑景仁则直接前往知安王的书房。

    透过窗纸,里面早已熄烛,知安王应是回房休息了。

    推开门闪身进入,关好门后打量这巨大书房。

    左右两侧皆是书架,门口正前方有面巨大屏风,将书房分割成前后部分。

    郑景仁在这些书架上随意看了看,确定没有和宫廷秘史一般大小的本本后,直接越过屏风来到书房后面部分。

    书房后面部分左侧有张床,中间是一张巨大的檀木书桌,书桌后面的墙壁上还有一扇书架,右侧是窗户。

    郑景仁目光在书桌上扫了眼,没发现什么可疑之物,绕过书桌来到后面那扇书架前。

    目光扫视,停留在左上角边边的位置。

    三册和宫廷秘史一样大小的小本本安静的躺在上面,郑景仁直接伸手拿下。

    宫廷秘史3:描绘了宫廷中各种技巧的小画本,此为第三册。

    宫廷秘史6:描绘了宫廷中各种技巧的小画本,此为第六册。

    宫廷秘史9:描绘了宫廷中各种技巧的小画本,此为第九册。

    将三册小本本收进锦囊后,郑景仁抽了抽鼻子。

    这书房中除了书墨香和他身上的兰花香,还有一股纸张被烧后的味道。

    在房中转了转,发现左边床下有个火盆。

    火盆里还有一堆纸灰,郑景仁伸手拨了拨,还有小半张没被烧毁的纸张被他收进锦囊。

    在书房里转了两圈,确认没有其他对他有利的东西后,返身出了书房。

    昭然郡主和知书小丫鬟早在外面等急了,一见郑景仁出来,立刻拽着他回往昭然郡主的书房。

    冬天风大,府中烛火被吹熄是常有之事,但这么多同时被吹熄,免不了引起别人注意。

    他们刚回到昭然郡主的书房,知安王已经带着一帮人前往他自己的书房。

    他进入自己书房片刻后,出来时面有惊怒之意,对府里的管家冷然出声:“搜。”

    管家躬身应是,转身遣人搜府。

    知安王脸上阴晴不定,在原地沉默片刻,抬步走向昭然郡主的书房。

    昭然郡主坐在书桌后,听郑景仁汇报在知安王书房里发现的情况。

    郑景仁把书房里火盆的事说了说,没把那半张纸交出去,宫廷秘史的事更不会说。

    昭然郡主洁白的双手撑着下巴,面上若有所思:“父王居然有要烧毁的密信?这跟樊离弑君的事到底有没有关联?”

    “啪!”

    书房的门被打开,吓得书房里的三人怔了怔。

    知安王站在门口,目光在房中三人扫过,目中怒火不言而喻。

    昭然郡主显然也没见过这般盛怒的知安王,不过还是硬着头皮的站起身:“父王,这么晚还没睡吗?”

    知安王眼睛眯了眯,朝外面招了招手,两个穿着大红道袍的怪异道人走进来,目光在郑景仁和知书小丫鬟身上流转不定。

    郑景仁心中狂跳不止,不敢有任何动作。

    这两个红袍道人身上的气息,比他见过的所有伪真境都要强,似乎和樊离相近。

    两个红袍道人面无表情的看了郑景仁和知书一会,对知安王摇了摇头。

    知安王挥手让他们退下,像一头即将发怒的雄狮盯着昭然郡主:“昭然,你老实说,是不是你进了为父的书房?”

    昭然郡主虽惊,但并不慌乱,一脸茫然的摇头:“没有啊父王,女儿一直在书房看书。”

    知安王盯着她看了一会,转身走出书房:“早点歇息。”

    昭然郡主绷紧脸应了声“是。”

    知安王走后,昭然郡主也挥手让郑景仁和知书回去休息。

    郑景仁跟在知书后面,背后已被汗水打湿。

    这知安王府里,竟有两个真境bo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