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有刺客(求推荐)
    跟着知书回到挂着‘达理’牌子的下人房,郑景仁关好门在床上坐了一会。

    平复心中的后怕,将新得的那三本宫廷秘史拿出,和原来那本合在一起。

    宫廷秘史:10/5(1、2、3、6、9册)

    聚集五本后,被遗忘的历史拨开一丝迷雾。(观看每册的最后一页)

    按这条新出现的说明,郑景仁翻开宫廷秘史每一册的最后一页。

    前面三册的最后一页描绘了男女之事,第六册的最后一页描绘了一个婴儿诞生。

    第九册最后一页描绘了两个婴儿,其中一个右手有个梅花胎记。????宫廷秘史,男女之事,两个婴儿,兰花胎记。

    什么意思?

    郑景仁想了片刻,从锦囊里拿出在知安王书房火盆里得来的半张纸。

    被烧毁过半的密信:

    樊离有所察觉···近日···抓其女要挟···大事···

    上面的内容大部分被烧毁,只剩下这寥寥几个字。

    系统提示音还没消失,房门忽然被人推开,昭然郡主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郑景仁翻手将两样东西收进锦囊:“郡主这么晚了还不睡,找小人有事吗?”

    昭然郡主换了一身白色纱衣睡裙,外面披着一件厚厚的白色披风。

    两条雪臂和小腿在黑夜中十分显眼,她清秀书气的脸上带着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

    她往前一步,双手背到后面把门关上:“说吧,你是谁?刚刚在父王书房里拿了什么?”

    她刚才换了睡衣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对劲,若达理在父王的书房里什么都没拿,父王就算发现有人进了他书房也不会如此暴怒。

    加上达理身上的香味,以及言语上与平时有所差异,所以,这个达理绝对有问题。

    “郡主说的哪里话,小人不是达理还能有谁?刚才什么都没拿。”郑景仁一脸冤枉的摇头,抬脚往昭然郡主走去。

    昭然郡主素手一指:“停下,否则我立刻叫人。”

    郑景仁无奈的停下脚步,知安王府里有两个真级boss,若是昭然郡主叫出声,他就死定了。

    见郑景仁停下,昭然郡主玉手上翻:“把刚才你看的东西拿出来。”

    郑景仁把宫廷秘史拿出来,一脸不好意思:“是这个吗?”

    昭然郡主看了眼,确定正是刚才郑景仁看的那本书:“把书扔过来,你不准动。”

    郑景仁不无不可的把宫廷秘史扔过去,目光紧盯着昭然郡主,他相信昭然郡主看到小本本内容的时候,一定会心神震乱。

    昭然郡主接过宫廷秘史的时候,防备的盯着郑景仁,确定他没有趁机冲过来,翻开小本本的第一页。

    描绘着各种男女之事的连环画映入眼帘,昭然郡主只看了一眼,立刻就要合上这小本本,甚至想要扔出去。

    一心只看圣贤书的她,从来没见过这种没有节操可言的小画本。

    而一直盯着她的郑景仁神行百变展开,房间里风声大作。

    昭然郡主还没合上小本本,郑景仁已出现在她身后,左手捂着她的嘴,右手抢回宫廷秘史。

    昭然郡主被捂住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响,双手不断拍打身后的郑景仁。

    郑景仁头上冒出一个个-1,右手并成剑指在昭然郡主的小蛮腰上点了点。

    赵萱书,20级,昭然郡主

    被郑景仁点在腰上,一股酥麻散开,赵宣书双眼睁大,眼中雾气升腾,身子使劲往左前方扭去,想要远离那两根手指。

    过目不忘的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那本连环画上的内容,生怕郑景仁会对她做那些事。

    这样拉扯着走动,她披着的厚厚披风掉下来,冬季夜晚的寒意让她粉嫩的肌肤激起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

    郑景仁内力能用不多,又担心她叫出声,脚步连忙跟上。

    小腹贴着她的俏背和臀部,大腿张开夹住她双腿,左手捂着她的力气加大,右手连连施展金银指。

    金银指连连落下,酥麻散开,赵宣书惊恐的发现她浑身力气开始退散。

    兰花香和异性的气息包围她,那双有力的大腿夹得她头晕目眩,似要窒息。

    背后那个火热的身躯像一块吸铁石,不断吸走她浑身力气,身体里莫名出现一股燥热。

    她不是战斗类型的游戏人物,对这种攻击完全没有抵抗力,下意识的顺从本能。

    情不自禁的往后靠去,想要融进背后那个火热的身躯里。

    她知道这样的状态很不对,但体内那股燥热和酥麻已经充斥了她的心房,娇小的身躯靠在身后那火热身躯上开始扭动摩擦。

    本来她里面就只穿了睡裙,香嫩的滑背在郑景仁小腹上摩擦得他热血激昂,但他不敢松开赵宣书,只能死死的捂着她的嘴,加快金银指的点穴速度。

    赵宣书像水蛇般扭动的身子越扭越快,靠后摩擦的力气越来越大,内力不多的郑景仁甚至有点夹不住她。

    她的肌肤越来越热,身躯的颤抖变得明显,桃红满面的她双眼氤氲缭绕,剧烈起伏的呼吸吹得郑景仁的手都在发热。

    “唔~”

    一声被捂着的叫声从她喉咙里发出,她仰起头,身子死死的往后贴,眼角有泪光点点,双手无意识的紧捏睡裙的裙摆。

    尔我谩言贪此乐,神仙到此也生淫。

    这便是书中说的那种引人坠落的快感吗?

    赵宣书浑身无力的靠在郑景仁身上,脸上余韵不减,细细的吐着气。

    她双眼出神的看着天花板,一股粉红色的能量从她身上发出,融入郑景仁体内。

    郑景仁身体一热,兰花宝典的进度直接从原本的80%直接飚到99%,脑海中的无情真意似乎动了动。

    她竟然也是个特殊体质的女子,郑景仁意外的看了眼还在出神的赵宣书。

    金银指施展那么多次,这是第一次抱着女孩子施展,没想到她反应这么激烈,刚才差点夹不住她。

    趁赵宣书还沉浸在余韵中,郑景仁右手轻砍在她的后颈,把她打晕过去。

    把她扶到达理的床上帮她盖好被子,悄无声息的打开房门,一路走到知安王府的外院墙边,确认无人注意后翻身离开。

    赵宣书在达理的床上睡了片刻,不知是因为初识人事,还是心神惊震的缘故,她从昏迷中醒来。

    看了眼身上的睡衣,虽然皱乱却没被脱下,她脸上露出复杂之色。

    沉思片刻,她起身捡起披风披在身上,走出门外,清亮的声音在知安王府中响起:“有刺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