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久违的属性面板
    姓名:魔君花郎·郑景仁

    特殊状态:气运入体

    拥有称号:千人斩、龙台五剑

    千人斩:面对异人(玩家)时,攻击力增加20%

    龙台五剑:闯迎龙台五剑齐空,面对游戏人物时,气势压迫增加10%

    等级:53级92%(伪真级boss)

    下次播报行踪倒计时:177天23小时

    血量:260000/260000

    体力:100/99

    声望:13000(名震江湖之魔君花郎)

    移动范围:九州四海

    装备:千变万幻、连环追命弩、冰蚕软甲

    内功:兰花宝典五阶(0%)

    疯魔真意:疯魔真意吞噬无情真意后凝聚的魔君法相,拥有压迫人心,扰人心神效果,攻击范围增加30%。

    普通技能:金银指、灵狐游觅、流星投掷

    闻名技能:随风化影、贴身十八摸、追魂三式、探云腿

    顶尖技能:神行百变

    腊月十八,郑景仁坐在太安城玉乡楼的望雪阁,听着稚嫩青倌弹着琵琶小曲,望着外面落下的大雪。

    樊离和樊青衣走了三天,太安城风波渐息,人皇不知是在樊离的帮助下,还是人道皇权的滋养太好,已经恢复清醒。

    知安王被当场诛杀,府上抓了些管家恶仆,昭然郡主倒是无事。

    她不知是羞于知安王谋反一事,还是本身之愿,搬出了知安王府,自去三林书院常住教书。

    太安城中玩家散去过半,来往的npc却越发多了,除了富贵商贾,大部分都是气息深沉的高手。

    他这几天留在太安城里,一来想看看被他杀的那几个伪真境,背后的隐世门派会不会出来报复。

    二来,他手气爆黑,在那几人身上都没摸出好东西,想留在太安城寻把趁手的武器。

    两个真境,三个伪真境,除了顶级疗伤药和他们的武器外,其他都没得什么好东西。

    两个火刀宗的长老留下的两把武器很好,就是功法属性极度不友好。

    赤炎灵刀(绝世珍品):攻击力+85

    等级要求:50

    神匠以火山口经岩浆长久冲刷的赤炎矿为主体,参合炽火石以百炼之法打造,入手滚烫如火焰。

    (火属性功法者使用威力提升10%,其他属性功法无法使用火刀效果。)

    两把刀的属性都一样,估计是附带的属性太契合他们,那两个80级的真级boss才没舍得换武器。

    陈麻定留下的青色玉棍和那背剑女子的长剑,都只是稀世珍品的武器。

    青元棍(稀世珍品):攻击力+65,出棍时有狂风助势(破损)

    等级要求:60级

    巨匠青元玉加琥珀风泪打磨而成,重五十七斤八两八,棍出风随,势大力沉。

    极昼剑(稀世珍品):攻击力+70,出剑时剑气自生

    等级要求:60级

    巨匠以极金石和四十九只白虎爪熔炼而成,锋锐异常,剑光刺眼如昼日。

    武器都是好东西,特别是那两把赤炎灵刀,绝世珍品要求的等级特别低,就是拿在手上烫了点,久了会脱皮起水泡,有点熟肉的味道。

    关键时刻应应急还行,久的话他也吃不消。

    这三天他在太安城里跑了个遍,武器店看完,哪里偏僻往哪钻,想看看有没有爱到偏僻巷子开打铁铺的神匠。

    结果很感人,什么都没找到的他回到休息的客栈里,听到有路人讨论,闻名太安城的神匠陈大锤经常去玉乡楼。

    玉乡楼是太安城有名的青倌楼,专门培养女童琴棋书画,待到十四五岁到时候,就会上台表演。

    青倌弄丝弦,卖艺不卖身。

    玉乡楼的青倌脾性温润,体态较小,在太安城中十分受欢迎,不仅是游戏人物,连玩家都有不少每天前来捧场的。

    若是哪位客人有本事,能够让相中的青倌儿自愿赎身出楼,便成了一段风流佳话。

    有些人去得多了,偶然会见到陈大锤,不过陈大锤去了玉乡楼从不说话。

    目光在每个青倌身上流转一遍,连老鸨都不问一句就直接离去。

    搞得玉乡楼背后的老板,想趁机跟这位神匠打好关系,却又不知道该送哪个青倌给他,要是送错了,又担心会惹恼他。

    郑景仁今天是第一次来玉乡楼,倒也不指望能立刻遇见陈大锤,就当听听曲,放松放松心情。

    可惜他想放松心情,有些事却会自己找上门来。

    老鸨是一位风韵犹存的美妇,穿得薄纱轻衣,裙子高叉到大腿,性感撩人的扭着腰肢抖动丰满胸脯来到郑景仁面前:“郑公子,我家姑娘有请。”

    郑景仁皱眉看向老鸨,这老鸨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内力的波动,除了身材下流一点,其他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竟然能一口叫破他的身份。

    在老鸨下流的身材上看了看,难道这又是个修为高深,返璞归真的大高手?

    虽然这确实很胸,但没摸过,呸,是没打过,谁知道是真凶还是假凶?

    见郑景仁盯着她胸脯一直看,在这烟花之地浸淫许久的老鸨娇笑出声:“郑公子,先去见了我家姑娘,再来慢慢看吧。”

    说着,她丰满的胸脯抖了抖,抖起一阵波涛汹涌。

    “···你家姑娘是哪位?”波乱人眼,郑景仁眼前白花花一片,一股**钻入鼻孔。

    老鸨见郑景仁还能保持清醒的反问,眼中闪过一丝讶异。

    他刚才色眯眯的样子,配合夹在胸脯里的勾魂香,应该立刻站起身跟她走才对?

    郑景仁抽了抽鼻子,觉得这股**特别香,暗道幸好在怜花那里经历过更香艳的画面,否则又要流鼻血。

    老鸨沉默一会,凑到郑景仁耳边轻言:“我家姑娘是欲香门的秀灵姑娘。”

    郑景仁想了一会,确定自己没接触过也没听说过这个门派,摇摇头:“没听说过,你家姑娘找错人了。”

    老鸨轻笑两声,一手搭在郑景仁的左肩,柔软温热的胸脯贴在他右肩:“你当然没听说过,欲香门是隐世门派,听过的人可不多。”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

    郑景仁端起快要变凉的茶水轻抿一口,身子后靠在椅背,让过那对丰满的柔软,目中清明语气平淡:“你们隐世门派找我何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