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陈大锤(第三更)
    闺房中只有郑景仁不断灌水的声音,以及秀灵细细的喘息声。

    放下茶壶,郑景仁身后的幽蓝虚影散去,伸手拿出狼牙诛心弩走到秀灵身后对着她:“你找某到底想干嘛?不说的话某就射死你。”

    秀灵止住身体的颤抖,脸色坨红的爬起身,恨恨的瞪了眼郑景仁:“你这个淫贼。”

    她脚跟现在都还在发软,狼牙诛心弩抵在她身前,这么近的距离,就算再出手也不过是被射穿心脏的结局。

    深吸两口气平复敏感的躁动,她嘟着嘴:“帮我一个忙,我有好处给你。”

    郑景仁下意识看了眼她那极度不符合身材的雄伟,舔了舔嘴唇:“帮什么忙?有什么好处?”

    秀灵被郑景仁那眼神看得有点心慌,双手抱在胸前有点害怕的后退一步:“去一个秘境里拿一样东西,出来你要钱给钱,要秘籍给秘籍。”

    郑景仁看着这个可爱萝莉抱胸害怕的样子,鬼使神差的一步上前,胸膛紧贴着秀灵抱在胸前的手臂。????秀灵心里一惊,抱着胸连连后退,但郑景仁步步紧跟,将秀灵压到墙边。

    闻着郑景仁身上传来的那股好闻的兰花香,身前传来的挤压感,秀灵没来由的想起刚才那股几欲升天的快感,身体又开始泛红发热。

    她目光惊慌不敢看向郑景仁,躲躲闪闪的看向地面:“你,你想干什么?”

    郑景仁哈哈一笑,满足了心中的某种恶趣味,紧贴着秀灵:“某不要钱,秘籍是什么品级,有没有装备?”

    “顶尖品级的秘籍,装备的话也有稀世珍品的。”秀灵被挤压得浑身发软,她敏感的雄伟有些发痒,眼睛快要滴出水来。

    郑景仁看这小妮子快要受不了了,后撤一步收起狼牙诛心弩:“那你给某详细说说,某再考虑考虑。”

    郑景仁忽然后撤,身前那火热的挤压不在,秀灵心里觉得空落落的,呆萌的看了郑景仁一会才愣愣的点头“哦”了一声。

    看得郑景仁心中暗笑,这丫头虽然功力高深,但是蠢萌可爱,把她卖了恐怕还能帮人数钱。

    秀灵抱着犯规的雄伟走到桌前坐下,讲诉找郑景仁来的缘由。

    欲香门有一个秘境,只是秘境在之前人道皇权神力不显,人的七情六欲供念低迷时关闭了。

    现今人道皇权再现,这个秘境随之重现。

    关闭太久,这秘境没那么快能进入,要等到人道皇权的威力进一步增强,民众的七情六欲显念加深,这个秘境才能自由出入。

    但欲香门有一个老祖师,现在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马上就要坐化,所以她们要急着进入秘境里拿出续命药。

    能够提前进入这个秘境的,只有身负气运的人。

    至于为什么这个秘境只有人道皇权神威初现,它才随之出现,这一点秀灵没有跟郑景仁说。

    郑景仁估计应该是欲香门与不知道第几代人皇,有一些不可告人的龌蹉事。

    不对,是风流佳事,然后那一代的人皇帮她们欲香门弄出的这个秘境。

    听完大致情况,郑景仁摩挲着下巴沉思了一会,盯着秀灵那张可爱的萝莉脸:“有个问题,你是怎么认出某的?”

    秀灵脸上还有一层淡淡的韵红,看起来娇羞可爱。

    她扬了扬好看的秀鼻,有几分自得之色:“我们欲香门修炼方式与其他门派不同,自然有能分辨你真实身份的办法。”

    郑景仁一言不发的凑到秀灵耳边,朝她耳朵轻轻的吐热气:“到底是怎么认出来的?”

    好闻的兰花香钻进鼻尖,热气弄得秀灵耳朵痒痒的,她心慌的侧头躲开:“我们依靠七情六欲来分辨每个人,你的情绪波动和**在得气运那天,已经被我们记下了。”

    还有这样的认人方式,得抓紧把千变万幻升到绝世品级,天知道这些隐世门派还有什么其他特殊的功法招式。

    郑景仁心中暗自盘算,沉默不语的看着秀灵。

    秀灵被郑景仁直勾勾的看着,已经有心理阴影的她发慌的往后挪了挪,声音中有点惧意:“你,你到底肯不肯帮这个忙?”

    “里面有没有什么危险?另外你们知道陈大锤在太安城哪里吗?”

    郑景仁近来不打算离开太安城,打算再逗留十天半个月,看看邪道魔门是个什么光景。

    利益充足的话,去这个秘境走一遭也是可以的。

    秀灵听郑景仁这样问,知道他拒绝的意味不大,身子前倾面带欢喜:“里面没什么危险,不过这个秘境叫显欲天,人的**在里面会不断放大显现,也有些蛮荒异种。”

    顿了顿后,她蹙眉嘟嘴:“陈大锤住的地方我们倒是知道,但他不怎么达理我们,他喜欢哪个青倌又从来不说,性子怪得要死。”

    郑景仁盯着秀灵的脸蛋露出笑意,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你,你干嘛这样看着我?”秀灵被郑景仁脸上的笑容吓得心里发毛,身上伪真气运转,身后的粉色天女再次浮现,像个张牙舞爪的小老虎。

    郑景仁:“嘿嘿嘿···”

    站在昏暗的铁匠铺门前,郑景仁暗道自己还是太嫩了。

    这些个有本事的神匠,果然是没有最偏僻,只有更偏僻。

    陈大锤开的铁匠铺竟然是在太安城最乱的城区,平民区地下城区的小巷里。

    若不是太安城老人,这地下城区像个老鼠洞一样七拐八扭,根本难以识得路线。

    叹了口气走进这小小的铁匠铺,里面热浪扑面而来。

    推开掩盖着的玄关门,里面空间一层暗红,热浪更加令人难以忍受,“叮叮当当”的声响从经耳不绝。

    一个赤着上身,穿着宽松大裤的男子站在铁毡前,肌肉鼓起在暗红的光芒照射下汗光透亮。

    他约莫七尺来高,肌肉过于发达显得有点臃肿,手中的巨锤带着一层浅蓝的毫光,带着“嚯嚯”风声砸在铁毡上面的剑胚上。

    对于郑景仁的进入,他全无理会。

    郑景仁也不打扰他,在这热浪如炎狱的狭小空间里找了张凳子坐下,暗暗打量这铁匠铺。

    左边有个案桌,后面的墙上盖着一层篷布,剩下便是陈大锤面前打造武器的淬炼池和火炉了。

    陈大锤砸了将近三个小时,将手中的剑胚放到幽光潾潾的淬洗池中,回头看向郑景仁:“倒是识得规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