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显欲天(哭晕在厕所)
    腊月二十二,天色未亮,郑景仁跟着秀灵小萝莉踩着积雪来到太安城西北角。

    此处是太安城里另一个平民区,甚至可以说是贫民窟。

    低矮破烂的农房里,三三两两的丐帮弟子围着篝火酣睡。

    郑景仁腰间挎着炎风刀,好奇开口:“为什么你们秘境入口不在你们玉乡楼,反而在丐帮的地盘?”

    秀灵小萝莉眨了眨眼:“师父说,哪里七情六欲显露多,入口就会搬到哪里。”

    七情六欲?

    郑景仁看了眼蜷缩酣睡的乞丐,不再发言紧跟秀玲小萝莉。

    二人一路走到偏僻的死胡同中,秀灵小萝莉递给郑景仁一块腰牌和地图:“续命药的位置已经跟你说过,几百年没人进去过,你自己小心点。”????虽然对郑景仁有点心理阴影,但心地善良的她还是提醒了郑景仁一句。

    郑景仁笑眯眯的接过地图和腰牌。

    欲天令:进出显欲天必要之物。

    秀灵左右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从荷包里拿出一根檀香点燃。

    檀香飘出粉色烟雾,飘飘袅袅凝聚在二人身前,形成一个烟雾门框,门框里面迷迷蒙蒙,看不清通向哪里。

    跟副本空间的入口很像。

    郑景仁暗自点评一句,扭头看向秀灵:“明晚记得来接我。”

    说完,他挥了挥手跨进这个烟雾门框,消失在迷蒙的空间里。

    秀灵小萝莉收起檀香,闻了闻空气中郑景仁留下的兰花香,低声道了句:“大男人的身上这么好闻,比沁儿姐姐还香。”

    ······

    缓步行在迷蒙通道中,黑色闪电时不时在通道中窜动,郑景仁周身有一层黄色气运光芒。

    黑色闪电劈在郑景仁身上,都会被气运弹出去。

    一路走到通道尽头,同样是个烟雾门框,外面看起来青草茵茵。

    拿出欲天令,郑景仁一步跨出去,烟雾门框正对面有个石碑,写着‘显欲天’。

    石碑弹出七彩光芒照在他身上,他手上的欲天令亮了亮,石碑上的七彩光芒消失。

    空气中似乎带着一丝香甜,让人心情不自觉变得欢愉。

    天上没有太阳,闪烁着七种颜色的光带在游离飘动,像七种颜色的丝带被扭曲揉卷后铺盖在天际。

    收好欲天令拿出地图,以石碑为坐标,郑景仁钻进比人还高的杂草,朝着欲香门在秘境的山门走去。

    七彩的天上,一团不规则的粉色之物在漫无目的游离,在郑景仁进入的时候,它停下游离的身躯,看向石碑前的郑景仁。

    它粉色的身躯一阵波动,逐渐化成人形,男女身躯变换,最后形成女子的身形,身上不着片缕,带着粉色光芒的肌肤在七彩天空上显得十分诱人。

    它脸上一片空白,只有两只粉色的眼睛,跟在郑景仁前进的路线,漂浮在天上。

    细细的粉色丝线从它身上散出,蔓延向郑景仁,连接到郑景仁的头上。

    郑景仁对粉色丝线毫无所觉,右手压着炎风刀的刀柄,照着地图的方向警惕前进。

    这里几百年没人进来过,蛮荒异种不知道成长得有多强,繁衍生息的又数量有多大。

    在南疆遇见的赤蟞毒蛟,郑景仁可是记忆犹新。

    左边杂草丛忽然腾起一股凶猛的气息,凶戾之气扑面而来,杂草被踩践的声音不断响起,一只比人还大的棕色巨狼从草丛中窜出。

    它身上的棕毛绷紧如钢针,双眼血红晶莹剔透,满嘴利齿带着绰绰风声扑向郑景仁。

    郑景仁伪真气运转间,炎风刀出鞘,一抹寒光亮起,惊起无边刀意,幽蓝色的刀罡中暗红火焰燃烧,外面一层青色狂风席卷。

    “嗬~”

    刀罡穿透棕色巨狼,将其劈成两半,带起一股烧焦的熟味,狂风将两半躯体吹得朝两边落去。

    郑景仁手持炎风刀,腰杆笔直站在草丛中央,周围升起无数道凶戾的气息,激得比人还高的杂草摇摆不定。

    土针狼,65级(精英)

    郑景仁双眼微眯,凝神感应这些气息中哪道最为强大。

    只要找到头狼宰了,狼群自然会散去。

    “嗖嗖嗖···”

    没等郑景仁找到,空气中传来无数破空声,一根根坚如钢针的狼毛刺穿杂草,四面八方朝他射来。

    郑景仁身后浮现幽蓝色的真意法相,法相手中也握着一把长长的唐刀。

    举刀原地旋转横扫一圈,幽蓝色圆弧刀罡带着火焰狂风轰然扫向四周。

    以郑景仁为中心,刀罡所过杂草齐刷刷断落,狼毛被扫成粉末,一些躲闪不及的土针狼直接被砍成白光。

    “嗷~”

    凄厉的狼嚎响起,一匹皮肉干瘦却骨架庞大的土针狼高高跃起,躲过圆弧刀罡,扑向中心的郑景仁。

    郑景仁手一抖,脚下轻点横跃而起,一人一狼在半空交汇。

    “咔嘁”一声,狼身分成两截,郑景仁落在地上,看向周围的土针狼。

    他心中有股砍杀的**在升腾,有种莫名其妙的愤怒在翻滚。

    这种感觉,自从脑海中疯魔真意的虚影出现后,便再没出现过,如今在这显欲天又出现了。

    深吸两口气,压下心中的躁动,伪真气运转间一脚探云腿跺在地面,身后的幽蓝法相也跺向地面。

    “嘭!”

    地面如水波般荡漾,原地陷下一个巨坑,剧烈的震荡传向四周,周围眼睛血红的土针狼发出一阵低吼,缓缓退去。

    郑景仁抬头看了眼七彩的天空,炎风刀回鞘,法相散去,神行百变展开,拉出一道幽蓝色的幻影,直奔向欲香门的山门。

    这片天地,真如秀灵所说,能够放大人的七情六欲,她们在这里建山门,到底是如何抵御人的各种**念想?

    一路狂风拂面,奔跃间快若幻影流星,心中的愤怒和砍杀**消沉,反而有种欢愉在升腾,郑景仁跑着跑着脸上就笑出声了。

    郑景仁心中莫名其妙的欢喜越来越多,笑得像个三百斤的孩子。

    一路疯癫大笑的狂奔,徒然之间,心中升起一股惰性。

    速度迅速变慢,神行百变停止施展,脚步都懒得张开,直接扑倒在地。

    郑景仁趴在地上挣扎着起身,但是心中的懒惰不断放大···

    算了,懒得爬起来。

    好无聊,懒得睁开眼。

    呼吸好麻烦,懒得呼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