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偷香窃玉不行盗
    状态栏上出现个窒息状态,伪真气自动运转进入内息,但头上仍然像流水一样持续跳起-10的字眼。

    七彩天空那粉色的身影飘落,它连接在郑景仁头上的丝线收回,脸上出现五官。

    模模糊糊间,在樊青衣、阿蓝云、怜花、陈沁儿、柳雪元、韩湘玉、昭然郡主这几张面孔上来回变换。

    樊青衣和阿蓝云的面孔出现的频率最大,持续时间最久,怜花次之,韩湘玉、陈沁儿、柳雪元这三个再次,昭然郡主出现较少,而且几乎是一闪而逝。

    它不着片缕的身子拉长,逐渐变得丰满诱人,脸上变换的面容停下。

    变成一个粗看像阿蓝云,细看却像樊青衣的的精致脸庞。

    它站在郑景仁身后,粉色的双眼带着疑惑,声音似男似女的开口:“有色心却没**?”

    说到后面,它的声线完全变成了女子的声音,听起来软软糯糯,很好听。????它带着疑惑趴在郑景仁背上,缓缓融入郑景仁的身体中。

    被懒惰充斥心灵的郑景仁猛地睁开眼,张开口快速呼吸,一股想要羞羞的冲动油然而生。

    脑海中魔君法相的对面,一个不着片缕,身材完美,长得既像阿蓝云又像樊青衣的女子浮现。

    她眼神妩媚,通体带着一层粉色光芒,像个**女神,举手投足间都能激起人最原始的**。

    她走到魔君法相旁边,伸出粉嫩的玉手轻抚魔君法相脸庞,檀口微张吐出一口温热香气。

    紧致光滑的大腿抬起,在魔君法相的大腿轻轻摩蹭,柔弱无骨的玉体依偎在魔君法相怀里。

    郑景仁尚未突破到真境,魔君法相没凝聚他出的面容,脸上只有一双闭着的幽蓝色眸子。

    此刻这双幽蓝色眸子睁开,深处有疯狂和冷漠在跳动,他发出一声冷哼,抽出腰间的幽蓝唐刀将这女子劈散。

    女子被劈散后尖叫出声,如恶鬼凄嚎:“无情!”

    随着她的凄嚎,七彩天上的粉色丝带像受到召唤,源源不断涌向郑景仁身体。

    郑景仁双眼泛红,**升腾喘着粗气,被这道粉色丝带冲入体内,眼前一黑直接昏迷过去···

    当郑景仁醒来时,周围一切恢复正常,他脑海中的粉色身影消失不见。

    随即他像是想到什么,脸色大变的解开裤腰带,低头一阵猛看。

    刚才昏迷的时候,他做了一个长长的春梦,梦到所有被他吸收过动情能量的女子,都和他一起做了一些羞人又不可描述的事情。

    俗称的“啪啪啪”。

    虽然最初的第一个是个女版八戒,有点像噩梦,不过到后面越发的美好···

    郑景仁检查了一下,确定自己还没有变成太监,长长的嘘了口气。

    还好梦里的事不算真的,否则他就要“被”兰花宝典自宫了。

    爬起身展开神行百变,朝欲香门的山门继续前进。

    奔跑中的他,没注意到脑海中魔君法相眼眸深处有一层淡淡的粉色。

    狂奔了两个小时,经历了各种情绪后,郑景仁神色萎靡的来到一群建筑前。

    最后那段路,哀伤情绪汹涌澎湃,他一边奔走一边哭嚎,哭得肝肠寸断,抽泣不止。

    各种情绪被放大,大喜大悲后突然停下来,那种感觉简直想死。

    他面前的建筑群,像个普通的村落,村口挂着一个《欲香门》的牌匾。

    再没有比这更寒酸的山门了,不过倒回来想想,用一个秘境洞天来做山门,好像又很土豪。

    郑景仁不知该吐槽还是该夸赞的进入村中,矮房座座,只在中心位置的广场上有个七彩水池。

    一靠近这水池,各种喜怒哀惧涌上心头,郑景仁远远绕开,照着秀灵给的地图,找到所谓的门主住所——最大的矮房。

    恐惧被放大后,看着这座几百年没有人烟的孤村,郑景仁心里有点发毛,一脚探云腿踹在木门上。

    木门“啪”的一声碎成粉末,露出里面的场景。

    中间一张圆桌,右边有张床,左边是一扇扇柜子,古朴而幽寂。

    确定没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跳出来,郑景仁进去翻柜子。

    极怒丹(珍品):服用后怒意升腾,内力(真气)运转加速,容易被怒意冲昏头脑。

    还不错,当这次的报酬之一。

    乐极丹(珍品):服用后有无限欢喜,内力(真气)运转加速,容易成心情太好做了老好人。

    嗯,功效一样,收了。

    悲戚丹···

    七种情绪的丹药,都是增加内力(真气)运转速度。

    郑景仁一并收入锦囊里,就算他自己不吃,到时候拿出去卖也是一笔钱。

    奢侈浪费要不得,勤俭持家奔小康,刚刚被陈大锤敲了十万两黄金的郑景仁很会打算盘。

    第二扇的柜子是空的,第三扇柜子最下面的角落里有两本书。

    情诗杂句(手抄本):抄写了许多情诗杂句的书籍,笔墨清晰,看得出来其主人抄写时很用心。

    这有啥用?

    郑景仁随手翻了翻,没触发什么剧情任务,直接扔到锦囊里,查看第二本书。

    郎情妾意剑(顶尖):一男一女共同经历过七情六欲考验后,方可发挥其全部威力。

    连一本秘籍都在散发恋爱的酸腐味,是我大fff团的火把烧得不够旺吗?

    单身二十年的郑景仁冷冷的看着这本秘籍,然后收进锦囊中。

    拿出去卖了,到时看哪两个玩家学了,天天追着他们打。

    秀恩爱竟敢公然升华到技能这个阶层,而且还是顶尖技能,真是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

    第四个柜子同样也是空的,郑景仁目光看向最后那面最大的柜子。

    黄花木制造的它,一看就和前面用紫衫木做的妖艳柜子不一样,它大气,朴素,还镶金。

    郑景仁手中的炎风刀蠢蠢欲动,考虑是不是把上面镶着的金片撬下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做这种事,毕竟有损大花郎的颜面。

    一代花郎郑景仁,偷香窃玉不行盗嘛,他怎么会做偷窃之事呢?

    前面那些丹药和两本书?

    那是此次的报酬,不算偷窃,你们可不要凭空污人清白···

    他打开这镶金的柜子,里面空空荡荡只有中间一瓶药,伸手拿起。

    七情丹(绝世珍品):欲香门秘传续命神丹,凝聚七情与各类灵草炼制而成,服之益寿十载,须存放在七情显现之处,否则药力很快消散。

    拿起药瓶晃了晃,里面传来的声响显示只有一粒药。

    真抠门!

    郑景仁撇撇嘴,吐槽一句把药瓶收入锦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