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优惠价(求推荐)
    “不过这个费用嘛···”陈大锤脸上挂着友善的微笑,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

    “多少?”郑景仁颤抖着打开锦囊,后悔在显欲天的时候没把那些金片撬下来。

    陈大锤笑了笑,起身拍了拍郑景仁的肩膀:“回头客,给你优惠价,十万两黄金。”

    “你抢劫啊?”郑景仁双眼睁大的瞪着陈大锤。

    这憨货莫不是宰了他一次,还想宰第二次?

    陈大锤一副‘你赚大了’的表情拍了拍郑景仁胸膛,示意他不要激动:“已经优惠价啦,你这个东西比较特殊,先天之物还糅合了异兽魂魄,别人还不一定能帮你升级呢。”

    咬着牙翻了翻锦囊里的银票,要不是上次杀了那三个伪真境和两个真境,郑景仁身上的钱还真不够。

    颤抖着把钱掏出来,郑景仁看了看自己锦囊,里面的银钱就剩些碎银和一张三百两的银票。

    钱来得快,花得也快啊!

    陈大锤笑眯眯的接过银票,当着郑景仁的面点了点,看得郑景仁心里一阵滴血。

    他点完钱后,大笑一声:“谢谢惠顾,没急事的话就在这等吧,半夜应该就升级完了。”

    郑景仁坐在凳子上,看着美滋滋转身去火炉旁的陈大锤恨得牙痒痒。

    这他娘的,一夜回到解放前。

    没道理让这憨货连宰两次不反击啊,郑景仁摩挲着下巴暗自思索。

    这憨货去玉乡楼,说明他看上哪个妹子了,不过秀灵小萝莉她们都没能打探出来,确实有点麻烦。

    郑景仁看了眼空空荡荡(没有银票)的锦囊,随手翻了翻,视线忽然顿住,手中多出一根发钗。

    碧凰钗:魅力+10(限女性使用)

    (没有任何女性能够抵挡这根发钗给她们带来的美丽诱惑!)

    ······

    夜色降临,乌云蔽空,鹅毛般的大雪洒落人间,太安城中烛火升起又逐渐熄灭。

    街上只有打更的巡更人每隔一刻钟,出来敲打竹梆,嘴里喊着:“寒潮来袭,熄烛关门,三更啦~”

    陈大锤站在火炉前,朝坐在门口等着的郑景仁喊道:“过来,你的血和内力。”

    郑景仁一个箭步上前,陈大锤缓缓拉出火炉里的一块铁板,上面放着已经被烧得通红发软的千变万幻。

    郑景仁驾轻熟路的出刀放血,头上不断跳起-50,左手伪真气臌胀传向铁板上的千变万幻。

    陈大锤翻手在裤子里掏出一瓶小罐罐,将罐子捏碎,里面洒落点点金色粉末,和郑景仁的血融入千变万幻中。

    千变万幻一阵扭动,传来一声穿透灵魂的嗡鸣,逐渐融化成一滩液体。

    郑景仁心中一惊,正想停下伪真气的灌输,陈大锤立刻开口:“别停!”

    他单手握住铁板的梢末把手,另一手不断拿出小罐子捏碎,洒落各种颜色的粉末落在千变万幻上。

    随着陈大锤洒落的粉末和郑景仁血液和伪真气的灌输,铁板上的液体开始凝聚拉伸,在蝴蝶和龙形两个状态不断转变。

    当郑景仁血量掉到85%的时候,液体的形态逐渐稳定下来,形成一个盘卷成圈,身上有镂空蝴蝶翅膀的龙形。

    陈大锤见千变万幻形态稳定,立刻开口:“好了,一边去。”

    郑景仁退后一步止住血,盯着形态变化后的千变万幻。

    他有点忧伤,为什么千变万幻越变越小了呢?

    从刚开始覆盖整张脸的面具,到后来的蝴蝶面具变小一半,再到现在,直接就成了镂空的独眼面具。

    陈大锤拿出小锤子和刻刀一阵鼓捣,最后拿出一瓶小罐罐捏碎,将里面的粉末洒在上面。

    面具上的那条龙似乎动了动,背上的蝴蝶翅膀也稍微移动一下,最后凝固下来,变成一副银蓝中带着浅红的独眼龙形面具。

    拿起面具看了看,陈大锤满意的点点头,转身递给郑景仁。

    千变万幻(绝世珍品):可改变佩戴者面相骨骼、生魂气息,掩盖天机。

    血量+

    面部防御+100

    内力运行速度+35%

    使用后绑定,绑定后不可掉落。

    神匠结合巫族人的异兽炼制法,糅合诸多蛟龙材料,辅以龙形气运的真气打造。

    (有时候你看到的,感应到的,以及占卜神算之术算出来的,都不一定是真的。)

    多了个掩盖天机的属性,其他都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

    将只覆盖了左眼的面具戴上,面具融入肌肤,变回任正经的模样。

    陈大锤收好锤子刻刀:“以后再有什么占卜神算之类的想找你,基本上不可能了。”

    郑景仁点点头,他不知道魔门的人是不是通过这类手法找到他,得找个办法试一试。

    上前拍了拍满身是汗的陈大锤肩膀,郑景仁带着诙谐的笑容:“老哥,听说你经常去玉乡楼啊?”

    陈大锤老脸泛红,他这黑心神匠有点不好意思,推了推郑景仁:“瞎打听什么,没其他事赶紧走。”

    郑景仁顺势走出两步,手里多了碧凰钗,嘴里高声叫着:“呀,我这钗子不知道送谁啊。”

    陈大锤瞥了眼,眼睛亮了起来,快步上前拉住郑景仁:“诶兄弟,你这钗子要送人?”

    郑景仁心中暗笑,有戏!

    脸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什么,我刚才说要送人吗?没有吧?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舍得送人呢。”

    陈大锤顿时反应过来,郑景仁的套子在这呢。

    不过碧凰钗确实好看,他也就直接往郑景仁的套子钻了:“这钗子怎么卖?”

    郑景仁脸上挂着腼腆又不失放荡的笑容:“五万两,黄金。”

    “你抢劫啊!?”同样的台词在陈大锤嘴里说出来,音浪刺耳。

    郑景仁笑呵呵的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也别激动:“这已经是友情价了,这钗子,任何女人都无法抗拒,只要你拿出这根钗子,无论哪个女人都乖乖跟你回家给你做婆娘。”

    陈大锤胸膛快速起伏,盯着碧凰钗和郑景仁的脸咬牙切齿:“不行,再便宜点!”

    郑景仁看陈大锤神色,暗道他应该不会退步,犹豫了一下开口:“那行,你告诉我你看上的是玉乡楼哪个,我给你打九折。”

    陈大锤黝黑的脸色泛红如黑红苹果,嘴里小声的吐出两个字:“···”

    若不是郑景仁耳力大大加强,根本听不见,他满脸不可置信的瞪着陈大锤:“哈?”

    怎么会是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