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追查(求推荐)
    果真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谁能想到闻名太安城的神匠,会喜欢上玉乡楼的老鸨?

    见郑景仁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陈大锤咳了咳:“你不懂的,成熟女人的魅力,那些小娃娃哪里比得了。”

    郑景仁无言的点点头,确实那老鸨长得好看,身材也十分妖娆,有一批粉丝也是应该的。

    和陈大锤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郑景仁出了铁匠铺,回到福临商行附近,敲开商行对面的一家客栈进去入住。

    福临商行住的地方被邪道发现,拍卖会开始前郑景仁是不打算回去住了。

    某个幽暗的房间中,一个穿着黑红大袍的男子,站在一个水桶大小半人高的八卦台前。

    他缓缓推动旋转八卦台,上面有三颗圆珠在不断跳动,跳着跳着,其中一颗忽然停下不动。

    幽暗房间里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声音偏中性,分辨不出是男是女:“怎么了?”

    黑红大袍的男子额上冷汗直冒,连续推转了两圈八卦石台,但是掉下去的那颗圆珠就是不再弹起来。

    他惊颤的回身,躬身弯腰硬着头皮:“郑,郑景仁的踪迹消失了。”

    房间中再无人回话,只有黑红大袍男子惊惧的呼吸声。

    深山中,一间古朴的道观里,清瘦道人闭目盘膝坐在观中,观**奉的不是三清祖师,而是一个慈眉善目手持长剑的老者。

    这清瘦道人蓦然睁开眼,掐指算了算,眉头紧皱的站起身,走到门口看向太安城方向,脸上惊疑不定:“虚无命,遮掩天机,为何又有冥冥天定的卦象?”

    腊月二十八,连日来大雪不止的太安城终于放晴。

    郑景仁在客栈闲着无聊,出城刷了两个小时的怪,一张图卡都没掉,看得一些低级玩家目瞪口呆。

    听说过高级的玩家抢怪,也听说过装备好的玩家抢怪,但是npc抢怪还是第一次见。

    收起炎风刀,郑景仁郁闷的回城,看来这个‘迎元旦’的活动只面向玩家。

    缓步走进太安城,耳边传来玩家的讨论声。

    “原来不止我们九州服务器有这个活动,我表弟在骑士大陆的服务器也有集图卡的活动。”

    “那肯定了,不然九州服务器的玩家领先一步,其他服务器的玩家肯定不爽啊。”

    “你们还在讨论这个?国境都准备开放了知道不,到时候可以去别的服务器重新注册。”

    “哎哟?这不错哦。到时候删号去东瀛重新创个号,找个一抹多,天天嘿嘿嘿。”

    “哼,肤浅,去高丽那边,让一堆大长腿小妹妹围着叫欧巴不是更爽?”

    郑景仁听着这些玩家讨论,痛心疾首的摇摇头。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些少年郎的思维怎么就这么···时尚?

    玩家们可以直接删号去别的服务器注册,他还要漂洋过海才能跨境。

    看异国美女都比别人慢一步,还有什么是比这个更令人痛心的事?

    没有!

    郑景仁心痛的想着,加快脚步回到客栈房中。

    推开窗户,看向福临商行的门口。

    招呼小二要了糕点和小炒花生米,坐在窗口上看那披斗篷的人还会不会出现。

    等《郎情妾意剑》拍卖出去,该想想接下来去哪里提升功法了。

    拉开已经刷新完的九州势力榜,郑景仁边看边观察福临商行的门口。

    时过傍晚,天色将暗未暗,披着斗篷的人出现在福临商行门口,他进去后不久又出来,疾步走向人流中。

    郑景仁脸上快速变化,变成一个肤色黝黑的长脸男,翻身从窗口跃出,远远的跟着那披斗篷的人。

    从来都是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不管魔主找他想干嘛,郑景仁都不愿意一直让人惦记着。

    若是能从这斗篷男这里知道点信息,到时候再考虑要不要去阴台山。

    斗篷男在城中奇拐八绕,来到太安城的城东片区。

    住在此片区域都是太安城中非富即贵的存在,过往的人流逐渐稀少。

    斗篷男来到一处巨大宅院前,左右看了看后推门而入。

    郑景仁变做的长脸男漫不经心走过,瞄了眼门口,门没关只是半掩,透过缝隙能看到里面的守卫。

    郑景仁直接走过,一直走到拐角无人处,也不顾天色尚未完全入夜,直接翻身过墙。

    这也是他伪真气恢复了,才敢如此大胆行事。

    悄无声息落在宅院角落,宅院墙角没人注意,郑景仁视线在宅院中扫过。

    中间一座假山,左右有两棵大树,一条石板小路从门口一直延伸向阁楼。

    郑景仁眼睛微眯,恰好看到斗篷男子顺着石板小路走进阁楼。

    随风化影轻点在草尖,郑景仁如鬼似魅般飘到树上,转而跃到阁楼楼顶。

    掀开一块黑瓦片,探头望下。

    阁楼内是个大厅,一个穿着金缕丝边锦服的肥胖男子坐在主位,他四肢短圆,肚子圆滚鼓起,嘴上两抹细细的八字胡让他看起来像个活王八。

    斗篷男站在他面前,语气有些积郁压抑:“那郑景仁果真不在福临商行了。”

    肥胖男子手一挥,他旁边的茶杯砸到斗篷男身上,面色阴沉可怖:“废物!他身负气运,是魔主必得之人,弄丢了你我小命难保,赶紧去找!”

    斗篷男被茶水砸在身上,在肥胖男子阴狠的眼神下,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待斗篷男离开后,肥胖男子从椅子上起身,在阁楼里来回踱步。

    片刻后进内屋书桌上写了些什么,绑在屋内的信鸽脚上,来到门口,将信鸽放出去。

    郑景仁趴在阁楼楼顶,看到肥胖男子回到屋中后,起身看向还没飞远的信鸽,脚下轻点追去。

    离开宅院范围,郑景仁手一抬,狼牙诛心弩出现在手中,两道寒光射向那没有飞高的信鸽。

    “嗖嗖!”

    信鸽惨叫一声掉落,被郑景仁接住,拿下它脚上的纸条,转身离开此处,同时打开纸条。

    “郑景仁确实已不在福临商行,求给属下三日时限,若三日后找不到,魔主您再自行前来,届时属下死也甘心。”

    奔走中的郑景仁心中一跳,魔主竟然要亲自来找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