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殃及池鱼
    郑景仁心中一沉,预感变成现实。

    九州比他强的npc多如牛毛,不说最近刚刚新鲜出炉的隐世门派,亦正亦邪的人都还未出现过。

    更别说樊离和魔主之流,肯定比他强,为什么又凭什么会抽到他?

    这种代表九州出战,相当于整个九州服务器颜面的事,会用随机大概率来抽?

    郑景仁不信,所以他想不明白。

    结合他莫名其妙成npc的事,他越想越觉得这次比试有问题,但问题出在哪里,挡在面前的迷雾太多,他还看不清。

    回到客栈,打开新出现的并服比试界面,里面列明了比试日期,比试规则,获胜奖励。

    只有冠军才有机会抽奖,真抠门。

    郑景仁看完下意识的吐槽一句,转眼就把刚才的担忧丢到脑后。

    既然暂时想不明白,再怎么想也是浪费时间,不如想想怎么提升自己实力,面对十天后的比试。

    又或者想想魔主妹子那里,有没有机会获取她的动情能量?

    郑景仁想了半天,翻身从窗口上跳下去,奔着福临商行跑去。

    比试的规则是可以使用任意道具的,多准备点稀奇古怪的暗器准没错。

    走进福临商行的时候,疑是魔主的那个短发妹子和另外两人恰好从门口走出,郑景仁目不斜视的跑进商行,心里有点小忐忑。

    不过那三人直接走过,神情淡漠完全没管郑景仁。

    郑景仁找到福临商行的老板,问问他们商行里有没有好点的暗器毒药。

    老板笑呵呵的拿出一本小册子:“今天拍卖会刚过,又有很多异人拿着好东西来拍卖,我一下子也记不清,一起看看吧。”

    郑景仁也不客气,站在老板旁边看向小册子,老板翻到暗器毒药类,上面密密麻麻的名称和数量不断跳动。

    这小册子分明是直接连接系统时时更新,记得清才怪。

    老板在他的小册子上划了划,名称显示排列变成了估价最高到最低。

    珍品暗器:三棱透骨针,攻击力+15,穿透+3,带毒性

    珍品暗器:天女散花,攻击力+20

    珍品毒药:七星海棠,剧毒之物,中毒者每秒持续掉50点血。

    ···

    正看着,天上忽然传来一个男子威严中正的声音:“邪道魔门,安敢入吾太安城?”

    声如雷音,震如擂鼓,千钧般的威压覆盖太安城,一层淡金色的光芒璃火在太安城上空燃烧。

    “天下之大,吾想去哪便去哪!”一道不辨男女的中性音线响起,狂霸凶戾的气息不知从何而起,又冲向何处,席卷了整座太安城的大街小巷。

    威严中正的声音响起时,郑景仁身上仿佛被压了千斤巨石,身上的伪真气自动运转,幽蓝色的魔君法相显露。

    他旁边的老板没感受到威压,不过却被后来那股凶戾气息冲得头晕目眩,直接昏倒在地。

    人皇和魔主交手了?

    郑景仁脚下连点跃出门口,只看到一道黑色流光冲天而起,飞向太安城之外。

    淡金色的璃火凝聚成一只巨大的火焰手掌,抓向黑色流光。

    黑色流光中有三个人影,正是在拍卖行里见到的那三人。

    果然是他们,郑景仁心中暗念的同时,神行百变施展到极致,快速冲向太安城外。

    人皇现在没空理他,一会就不好说了。

    跟他一样冲向城外的,还有数十道身影,速度丝毫不比他慢。

    普通人和商贩昏倒在地,玩家们也收到系统提示受到真意威压,暂时无法行动。

    临近城门口,数十道气息升腾,一个粗扩的音线传来:“进了太安城,诸位何不多待一会?”

    数十个身穿金甲,手持各式兵器的武将站在城门前,城墙的墙头上还有士兵拉开强弓,正对着他们这些邪道人物。

    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魔主没端成,一锅端了他们这些邪道的伪真境大鱼也不差。

    郑景仁暗骂一声,脚下连点身形转折,不再冲向城门,掏出狼牙诛心弩五箭齐发射在城墙上,打算直接翻越墙头冲出去。

    继续冲向城门口的邪道人物和武将们打起来,刀罡剑气爪影纵横,城墙边上轰轰作响。

    郑景仁拉出数道幽蓝幻影,在密集的箭雨中左闪右避,脚步轻点在自己射出的五根弩箭上,借力攀上墙头。

    脚尖刚踩在墙头上,一点寒光如冷夜惊龙,无声无息又快若疾星的刺向郑景仁额头。

    “呛!”

    寒云鞘+15的出刀速度,让炎风刀快比音速的挥出,挟着青风暗焰斩在寒光上。

    “当!”

    青风和暗焰升腾,寒光上枪罡炸裂迸射,郑景仁只来得及稍稍偏头,那道枪罡便点在他额头上。

    “嗤···”

    千变万幻+100面部防御被穿透,在郑景仁偏过的额头留下一道血痕,让他头上跳起一个-5000。

    郑景仁心中后怕的同时,脚下丝毫不停,跃向城头另一边,挥手斩出唯快不破。

    “咻···”

    伪真气的加成下,唯快不破像是光芒闪烁,幽蓝刀光直劈面前那持枪武将。

    那武将不知是何许人,他似是提前知道郑景仁会反击,早已后退一步,手中长枪如大蛇翻身,又似猛龙摆尾,枪尖拖着寒光抽向郑景仁。

    “当!”

    枪头和刀身相撞,巨力袭来,郑景仁险先抓不住炎风刀,身形趔趄间脚下狂点,翻身跃下城头,冲向太安城之外。

    城墙上的士兵不断拉开强弓,箭雨带着劲风落下,郑景仁身后的魔君法相挥动唐刀,不断磕飞。

    那持长枪的金甲武将一言不发,收起长枪的同时,手中多了一张巨弓和一支巨箭,行云流水般弯弓搭箭,弓如满月。

    “嗡···”

    他弯弓瞄准射出,不过一秒的时间,那支布满淡银色伪真气的巨箭已经带着嗡鸣般的破风声,撕裂空气惊起一圈圈圆形气浪射向郑景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