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游龙一掷乾坤破
    这一箭太快太猛,快得郑景仁有种心悸的感觉。

    但他脑中反而冷静下来,身体因为紧张变得更加灵活,就像意识刚起,想法还未成型,身体就已经偱着意识行动了。

    借着魔君法相的感应,他身形前扑,左手下撑拍在地面,右手膨胀上举虚抓。

    恰好抓住了那本该射在他头上,却被他前扑躲掉的巨箭。

    巨箭上强大的冲力带得他身形要往前飞时,他左手深陷地面做为支点,身形横摆回旋一圈,化掉那股前冲之力的同时,他低吼一声,右手使出流星投掷。

    “来而不往非礼也!”

    游龙之掷:将全身伪真气以特殊技巧运行至右臂,使右臂力量暴增后投掷物品,威力绝伦。(使用枪矛时威力最大化,可升级)

    “咻”

    急促的破空声响起,那支巨箭消失在郑景仁手中。

    空气中看不到那支巨箭的轨迹,也听不到任何破空声。

    那高高在上,站在城垛后面的金甲武将瞳孔放大,身形动了动似乎想要离开原处。

    下一瞬,一尺厚的石墩城垛被巨箭刺穿,速度不减的刺穿了金甲武将的心脏,在他心口开了个大洞,斜斜刺向天空,最终消失不见。

    金甲武将眼中的惊恐还未扩散,眼中的神彩便迅速黯淡,跪倒在地再无声息。

    郑景仁瞥了眼城门口,数十个邪道人物,能冲出来的只有寥寥几人,而且身上大多都挂着彩。

    他身上幽蓝法相不散,拖出一道幽蓝幻影,消失在太安城外···

    是夜,乌云遮住星光月色,寒风席卷大地。

    郑景仁从一个新手村走出,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卤牛肉。

    卤香浓郁的汁水渗入牛肉,放进嘴里咬开,牛肉软而不烂,卤汁散开味蕾呻吟的同时,差点没把舌头咬了。

    很没形象的蹲在村口吃着卤牛肉,拿出地图放在双脚下踩着以免被风吹走,研究阴台山怎么走。

    千变万幻升级后,当面走过魔主都没认出他,他现在可以放心的去阴台山转一转,看有没有机会吸收魔主的动情能量。

    顺便见识一下这些‘同道’,虽然他自己一直不承认他是邪道。

    把最后一口卤牛肉放进嘴里,端起碗喝光里面的卤汁,郑景仁收起碗筷,美滋滋的前往阴台山。

    阴台山位于青州东部的海岸之巅,他从兖州地界,一路往东南方向走,过了边界后再往东。

    连续走了七天,中途搭了朝廷的赶路马车,终于来到离阴台山不远的海烟城。

    坐在海烟城的客栈里,郑景仁洗去一身尘埃后,好整以暇的坐在窗口打量城中气息深沉的人,或者说他看不出深浅的人。

    有的目露凶光,有的面色木讷,也有的看起来人畜无害。

    比如他自己,一看就是人畜无害,虽然他目光老是盯着路过的妹子。

    看了好半天,也没看到一两个大波浪,啊呸,是特殊体质的女子,让他有点小失望。

    正准备关窗躺一会,忽然发现魔主三人组里那个黑红大袍的男人。

    他面色苍白,脚步极快的走进药铺,没过多久便出了药铺,转角消失在拐角处。

    郑景仁跳出客栈,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此次变成了一个肤色偏黄的圆脸男。

    黝黑长脸的那张面孔被他们见过,在这几千里外的海烟城如果还出现,傻子都知道有问题。

    黑红大袍的男人一路出了海烟城,往西走了十来里路,他一路上十分警惕,经常回头察看是否有人跟踪,郑景仁好几次都显现被发现。

    周围人烟渐少,越往后越是乱坟之地。

    郑景仁在树后东躲西藏,一路尾随来到一间义庄前。

    看着这幽寂无声的义庄,郑景仁悄无声息的趴在义庄的院墙上,探头往里面看去。

    那黑红大袍的男子进了义庄里屋不久又走出,捡起几块砖头在院子中间堆了个火架,抬手拿出一个大锅架在上面,把水和药材放下去。

    然后一脚踢碎院子里的棺材,把棺材的木头当柴火烧起来。

    真缺德。

    郑景仁吐槽一句,心里突然升起一个想法。

    魔主不会是和人皇怼了一手后受伤了吧?

    嗯,可能性很大,不然堂堂魔主怎么会跑到这义庄躲起来,应该是怕邪道里黑吃黑。

    想到此,郑景仁嘴角勾起,从院墙滑下,回到海烟城的武器店中,买了好几捆长矛和天雷子放在锦囊里。

    转身又去了药铺,找到药铺最高级的**散,郑景仁放到鼻尖闻了闻,头脑沉了沉,不过还达不到让伪真境立刻昏迷的效果。

    软骨**散:强力迷药,若修为不足,闻之立刻昏睡不醒。

    虽不尽人意,但也聊胜于无。

    在海烟城的客栈里耐心的等到天色全黑郑景仁才出城,一路上绕了个大圈,没有从义庄的正面过去,而是从义庄的后方靠近。

    此刻天色已近子时三刻,正是一天中最黑的时辰,郑景仁翻身跳上义庄屋顶,掀开黑瓦。

    一股浓郁的药味从掀开黑瓦的地方升起,呛得郑景仁差点没咳出来。

    憋住气探头望下去,顿时把郑景仁眼都看直了。

    这义庄内屋早已经过改造,分隔成两个房间,郑景仁看的这个房间里面灯火通明,金盏珠帘,香榻薄纱,地面还铺了一层地毯。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哪怕里面再好看,再金碧辉煌,也不能让他看直了眼。

    只因在这内屋中间的地毯上,放着一个浴桶,浴桶里药香四溢,香榻薄纱里一个短发的娇躯正在除去身上的衣物。

    她脸色惨白,身上气息起伏不定,缓缓将身上的紧身衣衫褪下,露出那雪白的美好肌肤。

    只留下裹着她胸前两团软肉的青色亵衣,手里拿着一条蓝色丝巾掩在她大腿处,莲步轻移走向浴桶。

    烛火的光芒照在她身上反射出一层淡淡的光晕,刀削般的轻薄双肩,一路朝下的精致脊椎迎来那动人心弦的翘臀。

    郑景仁双眼睁大,鼻孔有点发热,目光扫视间拿出软骨**散,虽然美人入浴很诱人,但他还没忘了此行的目的。

    获取这个短发妹的动情能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