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头陀采花,正经拍臀
    玉面头陀吃到傍晚时分醉醺醺上楼,郑景仁看着他进房后,找小二开了一间上房。

    时间流逝,夜幕降临,城中烛火燃了又熄。

    玉面头陀房间的窗户打开,他脸上没有半点醉意,眼中淫光流转,翻身跃上楼顶,在屋檐上起落奔跃,直奔海烟城的中心。

    在他身后稍远的屋檐上,一道身影悄然无声的尾随其后。

    玉面头陀一路来到城守府,俊朗的面上带着几分淫笑,起落间跃向那几栋最高大的房屋。

    他原本只是单纯的想来参加魔主的召集大会,没想到在这海烟城见到一绝色美人。

    号称玉面头陀、花中淫僧的他,哪里会放过这种绝色。

    那美人在海烟城中也是有名之人,没问几人就已经打听出来。

    城守的女儿,蓝叶娘。

    凭他夜探过无数次府门的经验,如老马识途般,直接越过前面的几间大房,来到后面带着小院的房前落下。

    站在门口轻轻嗅了嗅,一股未出嫁的女子闺房幽香透过窗纸散出,他面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伸出手指在门缝上划过。

    门后的门栓如被利刃斩断,无声无息断成两截,玉面头陀推门而入,反身掩好房门,舔了舔舌头走向那帘帕后面的闺床。

    他没注意到,当他掀开帘帕走向闺床的时候,房门又被打开了,郑景仁一脸好学的走进来。

    他这个花贼一直没做过偷香窃玉的事,今天难得遇上同行前辈,怎么也要学习观摩一下。

    玉面头陀站在闺床前,掀起床帘挂好,看到盖着锦丝棉花被熟睡的蓝叶娘,他脸上的淫笑再也止不住,发出“嘿嘿嘿”的笑声。

    蓝叶娘身处城守府,夜间休息哪里有人吵过她,如今听到床边有动静,立刻从梦中惊醒。

    一个面容俊朗,但是却笑得十分淫邪的头陀站在她床前,她惊得便要张口大叫。

    但玉面头陀采花无数,如何不知闺中女子看到他后会有何反应。

    只是他就喜欢看她们想要惊恐出声时,却被自己点中哑穴,发不出任何声音绝望的样子。

    那种绝望的眼神加上挣扎的面孔,让他欲罢不能的同时欲火更加高涨。

    这次也不例外,在蓝叶娘叫出声之前,他的手指点在了蓝叶娘的玉颈上。

    蓝叶娘嘴张了张,没能发出任何声音。她的声线似乎已经离她而去,绝望的被这个头陀扯开被子。

    锦丝棉花被扯开,横陈的玉体穿着丝绸轻滑的睡衣,处子特有的腻香钻进玉面头陀的鼻孔中,他鼻息加重,开始脱身上的行者衣,笑声越发猖狂。

    蓝叶娘惊恐的往床里面缩,拉着被掀开的被子捂住自己的身体。

    而后,她便看到站在头陀后面,捂着嘴憋笑的郑景仁,惊恐的神色错愕了一下。

    心中升起一个更可怕的想法,难道今晚被这秃顶的头陀玷污不算,还要受那轮○之苦?

    玉面头陀最喜欢看女子在他脱衣服时绝望的神色,蓝叶娘的神色变化丝毫没逃过他眼睛。

    他心中疑惑的同时,扭头往身后看去。

    后面空空荡荡,只有帘帕在微微晃动,没有任何人影。

    他疑惑的回过头,却见蓝叶娘眼神惊奇的看向他头顶上面,那目光,不是在看他的秃顶,似乎在看屋顶。

    他不信邪的抬头看去,屋顶上只有房梁一根,再无他物。

    这小娘皮耍我?

    玉面头陀心中微恼,但他能屡屡犯案都未被朝廷和正道的人抓住,也是因为他比较警惕。

    扭头在屋中一阵摇转,视线在屋里到处扫视,依然没见到任何人,但耳边却传来绰绰风声。

    蓝叶娘此刻也看出来这个身法极快的圆脸男,不是和这个头陀一伙的了。

    她眼中露出希冀,看那圆脸男将这头陀耍得团团转,忽然觉得有点好笑。

    玉面头陀听着耳边的绰绰风声,原地旋转目光扫视间低喝出声:“谁!?”

    没有回应,风声依旧,玉面头陀心中升起慌乱害怕,如果不是功力远胜于他的人,那唯一的可能,便是他奸杀众多女子后的冤魂来索命。

    无论是哪种,在这种连看都看不到对方的情况下,他都完全没有胜算。

    瞥了眼床上的蓝叶娘,他眼中厉色一闪,纵身扑向床上的美人,就算死,也要拖着个美人上路,黄泉路上也快活!

    但他还未扑到床上,他便觉得臀部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啪!”

    声音不算响,但也不算小,玉面头陀张口轻吸空气,双眼睁大的同时浑身颤栗,身下一股热流激荡。

    他竟被这轻飘飘的一掌拍尿了。

    如果不曾被那一掌拍过,他不会知道世间竟有如此奇异的掌法。

    这一掌,拍得他大小便失禁,拍得他臀部周围的经脉震颤不止,伪真气完全被拍散,现在他臀部的软肉都还在疯狂震荡。

    震荡过快带来的那股麻意,让他控制不住身体的失禁。

    但这种震与麻中,又有一股无以伦比的快感,简而言之,舒服。

    如果非要形容是怎样的舒服,他只有三个字:爽到尿!

    他下身瘫软的趴在床上,脑海中还在回味那股爽到尿的快感,被郑景仁一记手刀砍在后颈上砍晕过去。

    他原本只是想试试这个说明只针对女子的掌法,没想到对男的也出乎意料的好用。

    就是效果上有点小差距,女的是动情,男的是失禁。

    蓝叶娘美目盼兮的看着郑景仁,面前的这个人虽然长得不算多英俊,头上还包着头巾,但他武艺高强,能在危急之中赶来救下她,实是一位大英雄。

    她面态含羞的想要开口,却因为哑穴被点没能说出话。

    郑景仁露出礼貌又不失放荡的微笑:“姑娘你别高兴得太早。”

    话音一落,金银指如雨点般落在蓝叶娘身上。

    蓝叶娘被点得浑身娇软,玉体横陈躺在床,没有丝毫抵抗力,她完全不敢相信这个刚刚救了她的人,竟然也会对她行此无德之事。

    浑身肌肤在发红发烫,轻滑的睡衣似乎有点多余,身体的燥热让她想扯掉睡衣,让寒冷的空气直接接触在肌肤上,好让她燥热的身体能降温些许。

    双手不自觉的在身上抚动,脸上似委屈似舒爽,被点了哑穴的她只能发出一阵急促的鼻音。

    随着郑景仁抬手把蓝叶娘翻过来,一手拍在她的翘软香臀上,拍得她发出一声飞上云巅般的娇媚鼻音。

    一滩水印在床上扩散,郑景仁吸收完动情能量,拎起玉面头陀大笑两声后转身离去。

    留下颤栗不止,趴在床上细细喘息的蓝叶娘,她双眼迷离水汽氤氲看着摇动的帘帕。

    他究竟是个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