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第一局
    光芒闪动,再睁开眼时,眼前是一处巨大的擂台,千变万幻不知为何在此处失去效果,露出他自己的容貌。

    对面站着一个手持巨盾和大剑的西方男子,他身材高昂,穿着一身白色铠甲,身上气息磅礴外露。

    这个西方男子也在打量面前的东方男子,穿着一身青衫布衣,手里拿着一把长刀,配着头上的头巾看起来有点滑稽。

    天空上虚幻的3秒倒计时消失,郑景仁和西方男子同时动了。

    郑景仁身上伪真气纵横,右手压在炎风刀的刀柄上,脚下轻点如离弦之箭跃向西方男子。

    西方男子身上银白斗气闪耀,低吼一声开启了狂暴技能,双眼泛红气息再次增强,左手巨盾抬起,朝着郑景仁使出冲锋技能。

    二人速度极快,瞬息之间便冲到面前,斗气覆盖的巨盾撞向郑景仁胸口,另一手大剑伺机待发。

    郑景仁右手握紧炎风刀,在出刀速度+15的寒云鞘加成下,炎风刀以一个极刁钻的角度快速削向盾牌后的西方男子。

    西方男子赤红的眼珠抖动,伺机待发的大剑斜举在前,巨盾去势不减的砸向郑景仁。

    “当!”

    “嘭!”

    炎风刀和大剑相撞,伪真气与斗气双双湮灭,劲风四溢间,炎风刀中的黯炎和青风呼啸而出。

    火借风势,风助火势,风火席卷在西方男子脸上,将他烧得面目全黑,头上跳起一个-10000。

    那巨盾砸在郑景仁胸口上,狂霸的斗气撞碎伪真气的防御,将他砸得倒飞出去,头上跳起一个-20000。

    西方男子身上斗气鼓荡,脸上的风火被斗气吹散,双眼赤红发出一声咆哮。

    他像是平空长高数分,撑得白银铠甲的连接处出现缝隙,身上的斗气像凝结成实质白银,低头对郑景仁使出野蛮冲撞。

    郑景仁身上伪真气一阵波动,身后魔君法相凝聚,傲世独立的霸主气息席卷擂台,长长的幽蓝唐刀在其手中出现。

    一步向前,手中炎风刀迎着冲来的西方男子一刀斩落。

    六叠劲第一叠加刀出无我。

    “当!”

    实质白银般的斗气和幽蓝唐刀相撞,白银被斩开,幽蓝唐刀被撞碎。

    西方男子脚下一阵狂踩,战争践踏。

    擂台的地面被踩得如水波一样荡漾,他手中的精金大剑斗气喷薄,一剑劈向站立不稳的郑景仁脑袋。

    郑景仁眼中幽蓝光焰跳动,脚尖在水波般的地面快速点过,竭力稳住身形的同时,手中的炎风刀再次劈出。

    六叠劲第二叠。

    “当!”

    刀剑相撞,斗气和伪真气在空气中荡起一圈气浪波纹,气劲罡风将地面割裂,将西方男子震得连连后退,手中的精金大剑差点拿不稳脱手而出。

    郑景仁被震得双腿离地倒飞,持刀的右手颤抖不已。

    战斗画面直播到各个服务器,不过玩家们一般都只关注自己服务器的玩家和npc。

    九州各个城镇中,郑景仁和西方男子战斗的画面也有不少玩家关注,毕竟代表九州出战的npc只有一位,要是第一局就败下阵来,那就太丢脸了。

    此刻看到他们二人的战斗,玩家们也赞叹出声。

    “这两个npc打得真他娘的够劲!”

    “这才是真男人战斗的样子!”

    “力与力的碰撞,果真有别样的魅力。”

    “他是郑景仁!”

    “天呐,我老公!”

    “爬远点,那是我郑郎!”

    有玩家认出这是当初在雍州大闹梁王府,在太安城里杀掉数位真境和伪真境后摸尸的郑景仁,纷纷惊讶出声。

    郑景仁身在半空倒飞,左手的寒云鞘换成狼牙诛心弩,五道寒光一闪而逝,射向西方男子的脑袋。

    西方男子举起盾牌,将五道弩箭挡下,站稳脚跟后再次冲向郑景仁,巨盾收回,双手持剑斩出如繁花似锦的白银剑气。

    郑景仁双脚着地,浑身伪真气沸腾如火的灌入右手,右手经脉刺痛如针扎,炎风刀似乎有千钧之重,当的一声刀尖落在破碎的地面,他眼中幽蓝光焰大涨,口中发出一声低吼。

    炎风刀青风缭绕,黯炎腾腾,幽蓝色的伪真气凝聚如实,斜斜朝西方男子一刀撩起。

    六叠劲第三叠。

    一刀出,百剑消。

    幽蓝中卷着青风黯炎的三色刀罡轰然扫出,擂台上狂风大作,炎气升腾。

    “轰轰轰!”

    火焰罡风席卷在刀罡周围,地面如被犁过一般出现一条深沟,繁花似锦的白银剑气湮灭,三色刀罡一闪而过,将西方男子劈成两半。

    郑景仁胸口剧烈起伏喘着粗气,丹田里的伪真气被榨干,右手止不住的颤抖,炎风刀快要拿握不住。

    白光一闪,他回到了客栈的房间中,耳边传来系统的提示音:“获得1胜,下次比试时间在明日,敬请准备。”

    身上白光闪耀,右手经脉的刺痛消失,血量也恢复如初。

    关注npc这场战斗的九州玩家们一阵欢呼,这一场打得虽然没多久,但是每一下的碰撞都是如此引人瞩目。

    赢了!真男人铁汉子般的赢了!

    兖州雁落山山脚的木雨县,樊离和樊青衣站在广场边缘,看着广场上的转播画面。

    樊离忧郁的表情不变,樊青衣嘴角微勾,她身上的气息变强不少,眉眼间有跃跃欲试。

    南疆和梁州的阿乌城中,阿蓝云和她爷爷阿乌古,还有五须子三人坐在茶肆里,看着广场上转播的画面。

    阿蓝云脸蛋通红,听着广场上玩家们的欢呼声,面上一阵激动欢喜,似乎赢的人是她一样。

    怜花坐在神珠绿洲的湖畔,目光从广场中央收回,低声呢喃:“你果然很行呢。”

    ······

    海烟城的客栈里,听着外面的广场传来的欢呼,郑景仁坐在床上回想刚才的战斗,总结自己每招每式的出手,是否有更好的应对方式。

    想了十来分钟,郑景仁觉得自己似乎有点过于依赖‘刀出无我’这招了。

    虽然加上六叠劲后,这一招的威力更加威猛,而且用起来也很爽,但当全世界都知道绝招是什么的时候,那它就不再是绝招了。

    而且凭他现在的功力和身体素质,第三叠已是他极限。

    d  .. q,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