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这根本就不是比试
    玩家的比试不同于npc,不能使用道具和暗器,打起来的话观赏性要好一点。

    基本上不会出现像郑景仁这种,见面就是怼,怼完结束还不到两分钟。

    不过郑景仁也不是每次都是秒射男,偶尔他也会陷入‘苦战’,比如说元月十三的这场比试,对面是一个手持弓箭的精灵妹子。

    青底白边的游侠装上紧下松,将西方年轻女性那丰满多姿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

    一手握不住的丰满下仿佛穿了束腰,细得像是一手可握,大胸细腰外加异域风情的脸庞,一双尖尖的精灵耳朵,金色长发绑着高高的马尾,视觉冲击瞬间爆炸。

    郑景仁被这股冲击炸得拔不出炎风刀,只能疲于使用一些低级技能,比如说金银指,或者说贴身十八摸。

    精灵妹子白嫩的皮肤泛红,拔出插在大腿外侧的匕首,竭力挥赶在她身上游走的大手。

    那双手像是恶魔之手,能够吸引人坠入无边的**地狱。

    每点一下,她身上的力气就被抽走一丝,每拍摸一次,她的肌肤就会火热一分。

    身体上的舒适以及脑海中的羞赫,让她完全没办法凝聚魔力,自然女神恩赐的神风之盾使不出来,她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能击飞面前可怕的男淫。

    这个男淫的速度比她这个精灵游侠还要快上一线,匕首完全刺不到他,身上却不停的被点被摸,电流般的酥麻快感不断上涌,她头皮一阵发麻。

    “啪!”

    “啊~”

    邪恶的手掌拍在她浑圆高翘的臀部,拍得她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呼。

    这可怕的巴掌,拍摸其他地方还只是发热发麻,但拍在那里,软肉像是一瞬间被震动了上万次,软肉周围全部麻软,舒服的信号不断冲击大脑,她双腿剧烈颤抖。

    眼中的泪花再也止不住,丢下匕首和大弓捂着屁股坐在地上嘤嘤的哭咽。

    这根本就不是比试,这就是一场在万众瞩目下的非礼!

    哭咽中她喊出了认输,身体化成白光消失在擂台上。

    郑景仁意犹未尽的看着她消失,这个精灵妹子能承受金银指和贴身十八摸混合疗法,外加一记拍鼓手,居然都没登上云霄,是她体质过人,还是西方妹子的忍耐力比较强?

    这个问题要记在小本本上,以后去骑士大陆如果还能见到她,一定要跟她再交流讨论一下。

    郑景仁的身影也消失在擂台上,但是观看赛事直播的玩家却看得目瞪口呆。

    好半天后有人反应过来,在人群中小声的问了句:“郑师父收徒弟吗?”

    “想拜师的算我一个。”

    “+1”

    “组团去找郑师父。”

    “呸,下流!”旁边妹子鄙夷的怒骂。

    “那个精灵看起来好像是舒服到哭啊···”另一个脸蛋泛红的萝莉妹子咽了咽口水,小声说着。

    木雨县里,樊青衣脸蛋薄红的啐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县城的广场。

    阿乌城的茶肆里,阿蓝云脸色臊红的喝了口茶,她想起郑景仁对她一阵狂点的夜晚,她也像这个女精灵一样,没有抵抗之力。

    ······

    回到客栈房间,郑景仁下楼点了吃的,发现街上的男玩家头上都戴着一条跟他款式差不多的头巾。

    把鸡肉塞进嘴里,郑景仁吃得满嘴流油,疑惑的嘟囔:“最近流行戴头巾吗?”

    端着红烧狮子头上来的小二听到,好笑的看了眼他的头巾:“瞧客官您说的,这些异人不都是想模仿花郎郑景仁嘛,您自己不也是,连衣服都跟郑景仁一样。”

    郑景仁眉毛挑了挑,端起桌上的那盘鸡肉走到客栈门口蹲下,看着来往过路的玩家。

    小二也不管他,郑景仁压在账上的钱够他在这里吃住两个月了。

    蹲在客栈门口吃着鸡肉,听着过路的玩家赞美和崇拜,郑景仁心里一阵暗爽,觉得今天的天气倍儿好。

    没一会,一个老乞丐走过来:“大爷,给点吃的吧。”

    他咽着口水盯着郑景仁手上的那盘鸡肉,只差没伸手来抢了。

    郑景仁也不在意,把盘子往他那递了递,老乞丐道了声谢,两手一抓,把盘子里的鸡肉拿完往嘴里塞,快速的吞嚼。

    郑景仁看了眼空空荡荡的盘子和上面的手印,暗道这家伙还真是不客气,不过也没什么恼意,起身去拿起另一盘红烧狮子头。

    自己先夹起一个,走到门口继续听玩家们说要找他拜师的崇拜言论。

    那老乞丐吃完手里的鸡肉,见郑景仁又端一盘红烧狮子头出来,老实不客气的伸手把剩下那三个都拿了。

    把红烧狮子头放进嘴里,他一边嚼一边说:“吃肉不喝酒忒不得劲,再来壶酒吧。”

    郑景仁愣了愣,这老乞丐还真是个怪人,不过他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是听这老乞丐的不会吃亏。

    灵龟卜的先知先觉吗?

    郑景仁想了想,招呼小二要了壶酒过来。

    小二虽然很想把这乞丐赶走,不过郑景仁在那,他只好零嘴提醒了一下:“这些乞丐经常骗吃骗喝,客官你别上当了。”

    郑景仁不在意的接过酒递给老乞丐,这种狗血剧情,他已经猜到接下来会如何了。

    让这老乞丐吃好喝好,然后他拿出几本秘籍供郑景仁挑选,再说一些什么‘维护天下和平的重任就交给你了’之类的话。

    笑眯眯的看着老乞丐吃完喝完,老乞丐看了眼他:“你这笑得忒难看,老叫花看得直想吐。”

    说完,他起身就走。

    郑景仁:???

    这跟说好的剧情不一样啊,但是那种‘听他的不吃亏’的感觉,真的就只是错觉?不是灵龟卜的效果?

    犹豫半天,郑景仁还是没追上去问他是不是忘了什么没给,起身回房间的被窝找安慰。

    义庄里的魔主黄媚韵盘膝坐在床上,在人道皇权威力最盛的太安城和人皇怼了一手,她现在的伤势才算完全痊愈。

    期间还是托了某个小花贼的福,魔猿体得以大成,伤势才能恢复这么快。

    睁开眼的她忽然往海烟城方向看去,白色面具下传出清冷的言语:“老叫花?”

    元月十四九点整,郑景仁出现在擂台上,对面是一个手持巨大镰刀的西方男子。

    d  .. q,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