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强敌(求推荐)
    他看起来很瘦小,穿的衣服款式有点像西方神职人员的黑色长衫,脖子上围着一条厚厚的围脖。

    一头棕色头发,蓝色的眼珠带着些许病态的癫狂,手上握着的镰刀比他还大,颜色暗紫近黑,脚跟在地面不耐烦的轻踩。

    3秒倒计时一过,他脚下出现一个紫黑色的小型魔法阵,一脚迈出身形像被强行推动一样出现在郑景仁面前。

    他手中的巨大镰刀横扫,锐利的刀锋上缠绕着丝丝缕缕的紫烟,周围有血腥味飘荡。

    这种类似短距离的瞬移,让郑景仁差点没反应过来,真意法相涌现,炎风刀侧挡在身前。

    “当!”

    镰刀斩在炎风刀上,巨大的力道袭来,郑景仁持刀的右臂被反弹力弹得高高扬起,胸前大开,镰刀上的血腥味浓郁得令人作呕。

    瘦小男子眼中的病态光芒大盛,通过系统翻译后的癫狂话语传出:“你死了。”

    他双臂上泛起两个小小的紫黑色魔法阵,手中镰刀快得只能看到一条黑线,横扫向胸口大开的郑景仁。

    郑景仁心中狂跳,左手的寒云鞘抬起,想要挡下这一记横扫。

    “叮!”

    “呲!”

    左手毕竟不是惯用手,而且仓促之间伪真气也没到位,只是缓解了镰刀的力度,没能完全挡下。

    那镰刀的刀锋斩在郑景仁的左侧腰间,刀尖插入他身体,头上跳起一个大大的-50000。

    剧痛袭来,刺激得郑景仁发出一声低吼,被弹开的右手伪真气流转,斩出一道幽蓝色的刀罡。

    那瘦小男子脚下出现一个魔法阵,身体瞬移般朝后退去躲过刀罡,而他这一退,还插在郑景仁腰里的刀尖直接将他左边肚皮切开,头上再次跳起一个-50000,而后不断跳起-50。

    偶滴肾啊!

    郑景仁心里痛叫一声,为自己的肾一阵哀鸣,身形被镰刀拉得往前走了两步,鲜血喷洒而出,左手收起寒云鞘,死死的捂着被切开的肚皮。

    瘦小男子发出一阵病态般的笑声,抖了抖镰刀上的血液,说出的话系统自动翻译:“痛吗?尖叫吧,嘶嚎吧,我会让你的血液洒遍这座擂台哦。”

    还洒遍擂台,老子血都快被你放一半了。

    郑景仁看了眼只剩下不到16万的血量,已经进入重伤状态,不动声色站直身。

    这个瘦小男子,比第一次场遇见的那个战士还强。

    不是魔法,也不是战技,类似于神术,短距离瞬移般的速度,加上那强大的力量,是个劲敌啊。

    那瘦小男子切开郑景仁的肚皮后就不急着进攻了,将镰刀拖在地上,围着郑景仁开始转圈,脸上挂着病态的笑容。

    一直关注郑景仁比试直播的玩家们,心里都捏了一把汗。

    郑景仁前三天的表现太好,已经让不少男玩家封他为一代狼神,视为偶像。

    部分女玩家虽然很不耻郑景仁昨天下流的招式,但怎么说他也是代表九州出战的npc,代表着服务器的颜面,心里还是想着郑景仁赢的。

    “郑师父不会输吧?”

    “难讲,对面那个npc的数据绝对有问题,等下去投诉,把这个服务器削一削。”

    郑景仁头上不断的跳起-50,盯着绕他打转的瘦小男子,手中的炎风刀上青风黯炎蠢蠢欲动。

    兰花宝典全力运转,魔君法相越发的凝实,周身幽蓝色的兰花幻生幻灭,一缕缕微风从他身体往外吹去。

    瘦小男子似乎走够了,脚下的紫黑色魔法阵再现,一步迈出就出现在郑景仁面前,双臂挥舞着镰刀斩向郑景仁脖子。

    郑景仁见识过他的速度,心里已有准备,蓄势待发的炎风刀斩出。

    六叠劲第一叠加唯快不破。

    “当!”

    同样的场景,凭双手武器力量大的优势,瘦小男子的镰刀强压郑景仁单手炎风刀,将郑景仁的右臂弹开。

    病态般的笑声传出,他双臂上紫黑魔法阵闪耀,手上镰刀化成紫黑光芒再次扫向郑景仁的腰身。

    他有自信,就算郑景仁还有其他后手,他也会在这刀下加重伤势。

    但这一次,郑景仁身后的魔君法相如实质般的手臂挡在镰刀前面,他手中的炎风刀被弹飞出去后,以更快的速度回斩落下,直劈瘦小男子的脑袋。

    六叠劲第二叠加唯快不破。

    速度丝毫不比瘦小男子的镰刀慢,若瘦小男子不收刀后撤,二人似乎只有同归于尽这一个结局。

    但郑景仁有魔君法相守护,瘦小男子不敢赌,他是骑士大陆邪神教的教徒,行事癫狂近乎病态,但这不代表他在面临死亡的抉择前能够病态的不加理会。

    而且他占据优势,面前的敌人身受重伤,这样高度凝聚精气神的反击他还能发出几回?

    所以他退了,脚下的紫黑色魔法阵闪烁,他的身形瞬移般后撤。

    而就在他脚下闪烁出紫黑光芒的瞬间,郑景仁下劈的右臂膨胀得跟他身躯一般粗壮,上面青筋毕露,似虬龙般扭曲凸显。

    游龙之掷!

    幽蓝色的伪真气包裹黯炎,外面青风狂乱,炎风刀在二人之间的距离间拉出一道三色彩线,直追瘦小男子瞬移后退的身形。

    游龙之掷的速度之快,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不比瞬移慢!

    “嗬···”

    那瘦小男子脚下刚刚站稳,便觉额头一凉,化成白光消失在擂台上。

    郑景仁左手捂着肚子,右手的再次痛得像是无数钢针在扎一样轻轻颤抖。

    强行把下劈的唯快不破改成游龙之掷,肌肉筋脉差点没废掉。

    白光涌现,他身形消失在擂台上,回到客栈的房间里,炎风刀也出现在他旁边。

    还好,系统没把他刀黑了,还算有点良心。

    治疗白光涌现,右臂刺痛消失,肚子上伤口也在愈合,郑景仁松了口气仰躺在床上,精神疲惫的睡去。

    “赢啦!”

    “郑师父赢啦!”

    “那一手真是太帅了,你看没有?像条三色狂龙一样。”

    “我老公还是我老公,厉害还是我老公厉害。”

    “妍妍,你昨天还说他下流的。”

    “你记错了,我昨天说的是他风流而不下流!”

    d  .. q,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