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东瀛忍者
    比试一场场进行,郑景仁后续几天再没有遇到非常棘手的对手,除了遇到两个妹子拖得久了点,其他的大叔大妈猛男丑女,他都是见面就肛,两分钟不到解决战斗。

    虽然偶尔也会肛得头破血流,不过总的来说没有那个瘦小男子,和第一场遇到的那个战士强劲。

    他每天比试完回到客栈里点上菜,蹲在客栈门口看广场上的转播,期间那老乞丐每天过来蹭吃蹭喝。

    郑景仁也不管他,‘听他的不吃亏’这个错觉每天都浮现在心底。

    他们一老一少坐在客栈门口,吃着菜肴看着玩家们比试,指指点点说个不停。

    如今九州的玩家被淘汰不少,不过也有几个实力强劲的脱颖而出。

    比如正在和东瀛玩家对战的‘至尊之境’,他双手舞动一杆银枪,枪尖点缀如繁星,枪身如银龙纵荡,大开大阖间伪真气凝聚成锋锐枪罡,将东瀛玩家压制得完全没有抵抗之力。

    能够连着闯过好几关的玩家,手上实力都不会差到哪去,但这东瀛玩家如今只能勉力抵挡,完全找不到反击的机会,没过几刻便被枪罡刺成了白光。????郑景仁看向另一个画面,一个名为‘数学学的好’的玩家手持青锋长剑,一手精妙剑术使得抖擞利落,剑气四溢,对面骑士大陆的刺客完全近不得他身,转眼便被剑气斩成白光。

    这个玩家郑景仁有点印象,当初榜单变动时,他就出现在排行榜前十里,看来能抢先突破靠的也不完全是运气。

    正当郑景仁打算看向另一个名为‘妨徨’的玩家转播画面时,旁边的老乞丐没头没脑的说了句:“嘿,耐不住来了吗?”

    郑景仁朝他看的方向看去,穿着黑色长裙,戴白面具的黄媚韵出现在街角,她动作不快,但每一步踏出身形都会朝前移动好几丈,没几步就来到二人面前。

    身上气息深沉而庞大,她面具后的目光盯着老乞丐,语调清冷带着寒意:“你要跟吾抢?”

    老乞丐漫不经心的拿起一个丸子:“老叫花不过是想看看杀我徒弟的人是什么模样,你别激动嘛。”

    黄媚韵沉默片刻:“你徒弟不是他杀的。”

    老乞丐嘿笑一声:“老叫花知道,但老叫花惹不起樊离,所以只好来看看他小子了。”

    郑景仁听到这里总算明白这老叫花是谁了,他是太安城里另一个老乞丐陈麻定的师父。

    怪不得心里总有‘听他的不吃亏’的错觉,不听的话估计早被这老货一掌拍死了。

    黄媚韵身上气势暴涨,海烟城上空乌云凝盖,阴风嘶嚎,她面具后的双眼如两颗星辰闪耀:“那你惹得起吾?”

    街上刮起狂风,客栈里门板被吹得来回摆动,里面桌椅东倒西歪,郑景仁也趁机往后退去。

    两位大神打架,可不要再殃及池鱼了。

    老乞丐对黄媚韵暴涨的气势无动于衷,他脸上露出无赖般的笑容,伸出油腻的大手抓住郑景仁:“老叫花徒弟死了,你给老叫花当徒弟怎么样?”

    黄媚韵听到老乞丐的话语,背后魔像忽现,巨大的手掌挟着阴风拍向老乞丐。

    老乞丐大笑一声,抓着郑景仁化作一道青芒射向海烟城外。

    魔像的巨掌拍在客栈门口上,将石板地面拍出一个深凹的巴掌印,龟裂般的纹路密密麻麻扩散向四周。

    郑景仁被老叫花抓着,疾风拂面,老叫花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给老叫花当徒弟,老叫花借你气运用了便还你,还可传你丐帮神功,但魔主的话,后果如何你自己想。”

    说完,那老乞丐撒手把郑景仁丢在城外的荒野上,把郑景仁摔得灰头土脸,自身化作青芒消失在地平线外。

    黄媚韵的身影出现在郑景仁面前,目光看着老乞丐消失的方向:“他跟你说什么?”

    郑景仁一脸憋屈的吐出嘴里草根:“他也想借气运。”

    黄媚韵沉默片刻,转身化成黑芒跃向义庄方向,清冷的话语带着不可置疑的霸道:“你只能是吾的。”

    郑景仁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起身,这次算是彻底被魔主盯上了。

    原本纳入后宫的话可能还只是说说而已,这老叫花来插一脚,听魔主刚才的语气是铁定要纳他入后宫了,得想个办法跑路。

    同一时间,深山中的道观里,清瘦道人关好道观的门,在门前自言自语:“既然算不到你的踪迹,那便算算此行吉路。”

    他掐指算了算,脸上也不甚用心,抬腿走向山下,似乎完全不在意算得准不准。

    客栈老板和小二被吓得躲在大厅后面,门口那巨大的巴掌显示出刚才的人有多恐怖,那位整天模仿花郎郑景仁的客官,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回来。

    郑景仁从巴掌形的巨坑跳过,嘴里啧啧有声:“被这种霸王龙娶回去,这辈子就真的只能做个小媳妇了。”

    从客栈老板和小二旁边经过的时候,郑景仁想了会,从锦囊里拿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递给老板。

    虽然那巴掌不是他打的,不过老叫花和黄媚韵都是为他而来,不给点补偿有点不太好意思。

    转身上楼,留下感恩戴德的客栈老板。

    元月十八的九点,郑景仁再次出现在擂台上,对面是个穿着忍者服饰,背后交叉背着两把短刃的东瀛男子。

    他脸上蒙着一块布,头上披着头巾,只露出一双眼睛,眼中似乎带着一丝惊喜。

    3秒倒计时一过,郑景仁身上伪真气沸腾,魔君法相凝聚在后,虽然这个忍者的眼神有点奇怪,但这几天的比试下来,他已经习惯了开局便全力以赴(对手不是美女时)。

    神行百变展开,身后拖出一道幽蓝虚影,手中炎风刀蓄势待发冲向黑衣忍者。

    黑衣忍者似乎在笑,在郑景仁冲到他面前拔刀的一瞬间,他手中多了一枚红色圆球。

    圆球砸落在地,“嘭”的一声炸出浓郁红烟。

    郑景仁眼睛微眯,手中的炎风刀如灵光闪现,斩向紫烟出现前黑衣忍者所在的位置。

    刀锋划破空气,却没斩中任何事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